火癫子

恨 (四十九章)

我又看到了我自己,在梦中……。

梦中的我依旧是一头白发,与之前有所不同的是,我带着一个面具,而那个人正在为我穿那套蓝色的衣服,为我梳起马尾,系上头带。我和他在说着什么,他点了点头,牵起了我的手。

我和他似乎是要出门,这一天,或许是一个节日…….

 

 “师父…师父,师父,这回戴着面具出门,就不会再有人误以为我是你父亲了吧……师父。”

 

“是的,无异……。”


 -----------------------------------



这…这个声音。

声音。

 

头好疼……疼的快要裂开了。

我想哭,我好想哭…。

“他是不是在哭……。”

……什么…我在哭?不是啊,我只是想哭,想哭而已。

“悦儿……?”

谁在叫我?

“喜悦…!”

喜悦……喜悦,不是…乐无异。

我是……?

魏熙悦。

 

从没想到过,单单只是想要睁开自己的眼睛就让我挣扎了好久,终于醒了过来却发现自己居然满眼的泪。我完全不清楚这到底是为什么,更加让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我是在医院的病床上醒过来的。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不是要去…师父…师父呢!师父在哪里?!我要……!”我要去师父那,我应该是去找师父的,我开着车,然后,然后我越来越觉得头疼,觉得好累…然后,再然后就…到底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让自己冷静了下来,回想着来龙去脉。对……师父不会在这里,师父他不知道我在这里…这里是医院……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师父,我忍不住,忍不住……。

 

 “喜悦…冷静点,你先看清楚你面前的人是谁。”看清楚?看清楚什么……大编剧的声音…?

“阿姨,你别太着急,喜悦他刚醒可能还有点糊涂。”古董在叫谁,阿姨……?

阿姨…老妈?!

“……悦儿,你怎么了?让我看看。”直到被老妈摸着脸擦着眼泪,我才意识到了现实状况有多糟糕:“知道我是谁吗?”

“知,知道……你是老妈。”连她都来了,这次的事情是不是代表着有些严重了。

“悦儿你是不是做噩梦了,哭成这样?嗯…?是不是哪里疼?”我摇着头说我没事,只是头还有点疼而已。老妈继续问我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进的医院,知不知道自己出了什么事情。我想了想,说我知道…我出车祸了。

“老妈,我没事,我没失忆,脑子也没撞坏,你就别问了……。”再问下去我也不能说,怎么能让老妈知道那些事情呢。所以我借口说身体不舒服,有些累,想要躺一会。老妈虽然担心,但是只好先依着我。而且古董也在一旁告诉我,医生之前对我老妈说过:我一旦醒过来了,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了。所以老妈也就松了口气不继续问我了,要大编剧和古董在病房里陪着我,说着就先去见我的主治医生了。


老妈前脚刚出去,大编剧就毫不客气的来骂我,骂完我,再去怪古董:“你知道喜悦只要遇上谢大哥的事情就会横冲直撞,你还帮他弄乐无异的那些东西让他看!你看他看完就出车祸!”古董被大编剧说的只好不断的向我道歉:“大编剧,那件事是我要古董帮我的和他没关系,这都是我自己的事情,出车祸也是意外……我车开到一半,昏过去了……。”

 “昏过去!开着车你也能昏!早上下着雨你知道不知道!还好你还没上高速公路就突然停的车,要是上去了,你还突然昏过去,一旦撞车,你就醒不过来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个方向明显是去谢大哥家的方向!”古董一边劝着大编剧说话轻点,一边去门口张望我老妈是不是回来了:“……我这不是没事。”我这随意一说,使得大编剧听的火更大了,古董叫我还是别说话了,我就只好不说话了。

 

是的,我昏过去了……。

昨天我回家后就打开了古董发我的文档,我想着花一个晚上应该能看完,只是我没有想到的是:当我看到第一句话的时候,我就感到头疼。

古董的翻译不知道是按照什么次序来的,但是我确定我看到的第一句话是打着:我恨着师父……。乐无异留下的文字都是以第一人称写的,所以当我看到这第一句“我恨着师父”的时候,我很肯定他写的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痛恨的意思。只不过这句话到底要如何理解我就不能肯定了。所以只有看下去才能知道,才能理解,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我迫切的想要快点将乐无异写的这些全部看完,但是我发现越是往下看,我的头就越疼,疼到我无法忍受的地步……可是当我发现内容还有一大半没看完的时候,我实在不愿意浪费时间了,所以,我最终选择咬紧牙关拼命忍着看下去,不看完我绝不罢休,即使头痛欲裂到我眼泪都止不住的往下掉为止。

到最后我眼睛都模糊的根本看不清字了,我实在没有办法,穷途末路,我只好倒床上一觉过去。

我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看个文章我都会头疼成这样,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难道乐无异不希望我看到他写的东西吗?还是我自身在抵触?可是我想看,我想知道所有的事情啊。我没有理由去抵触任何有关乐无异的东西…。

师父和乐无异的一切一切我都想知道。

我必须知道!

所有的内容还剩下一部分我没办法继续看下去,本以为睡了一觉醒来还可以再撑一把,谁知道只是光看一眼,我眼睛就疼的根本睁不开。睁不开眼睛怎么看下去。为什么古董能翻译,我就不能看,我想不明白。

但是再怎么想都没有结果,我前后又试了好多次,看不了,无论如何都不能再看一个字。我无可奈何,最后想到了,只能之后拜托古董直接读给我听算了……。

暂时放弃看下去的念头后,我不免就马上想到了师父……之前为了让古董帮我翻译,和师父借口说我回家拿东西马上就回去的。但是现在我为了看乐无异写的东西,都耽误了一晚上了,想到这里我立刻想起了乐无异写的那些和他师父发生过的事情,脑一热我就急忙冲出了家门。那时候我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我想见师父,我想要快点见到他。

无论如何我都要见到他。

只是没想到……我居然会在开车去师父家的途中,不知不觉昏了过去。那时候我就觉得一阵头痛眼花,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到底怎么了……。

我想不明白啊。

 

“你今天早上出车祸这件新闻,各大电视台应该都在播,你要不要看看?”大编剧发完火停下后,突然把话题转到了一个很奇特的点位上面,我有点适应不过来……。

“……别…每次看到我自己的报导,我都觉得自己超级傻……。”大编剧叹了口气说你还有空在意自己傻不傻?你应该担心另外一个人的事情。

“你出车祸的时候,有记者正好在现场,所以你被台上救护车的过程都被拍下来了。我也是看到新闻才知道你出的车祸,所以我情急之下打了你以前的手机号码。你应该清楚,你之前的手机号码现在谁在用……。”

“……师父知道了…?!”大编剧有些为难的点头说是:“这件事情是我的失误,电话一接通我都没听对方说话我就直接说我看了新闻知道你出车祸了,问你有没有事。我想你既然能接电话那就代表应该没事…。”所以,师父肯定是知道我出车祸了…他会怎么样,他会怎么样我可想而知,我不能让他担心我,我知道他一定会很着急,非常着急:“大编剧你告诉他我所在医院地址了……?”

“…那种情况下我怎么可能还瞒得住你师父,算下时间,你师父估计快到了……。”

“古董,去盯着我老妈。”古董被我迅速做出的反应给吓到了:“喜悦…你还好吧。”我很肯定的保证我没事,我脑子很清楚:“我想见师父。”大编剧很冷静的告诉我你要见你师父没有问题,但是你除了要防着你老妈之外,应该先解决医院门口的记者:“你应该知道你今天出车祸肯定会有记者来盯你,就算是一般的老百姓出个车祸也会被报导…。”大编剧知道我听不下去,只好无奈的告诉我:“我已经和你师父联系好,等下我去接他进来……。”大编剧看了下时间,说差不多了她先下去。大编剧刚出门不久,随后就听到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古董急忙对我喊:“不好喜悦,你爸妈一起来了,快躺下!”我听到他们来了,条件反射的直接转进被窝装死。

“我儿子现在怎么样了!熙悦!”虽然看不到,但是能听到老爸的叫声和老妈的劝阻:“儿子现在累着在睡呢,别吵他。”

“不吵,好,不吵。你也真是,当初我要给他买车的时候,你非要我买那辆,现在差点撞坏我宝贝儿子了吧!好在主治医生说熙悦没事,真是吓坏我了。”

“老爷,我们这宝贝儿子你给他买什么车都一样撞,你要不下次给他买辆坦克,随便他怎么样,横着开都不会有事。”

“……哎…阿姨,国内不能在公路上开坦克……。”

“古董,还是你开悦儿的车稳当。” 

“……也不是,喜悦在香港住了3年,我是怕他不习惯,方向还切换不过来……。”终于知道为什么我每次出去,大编剧都让古董开我的车了!到底有多不放心我!我埋在被窝里一动不动,好让老爸老妈确定我在睡觉然后顺理成章的离开。但是他们居然开始讨论起应该帮我买什么新车了,我简直无话可说。

拜托老爸老妈你们能不能快点出去,我是病人,你们这样打扰我休息到底还希不希望我快点好起来,而且师父快要来了,我不想让师父被你们看见啊,我还没想好怎么向你们介绍我师父他到底是谁啊。行行好吧。你们儿子现在很急啊!

 

“等等,谢大哥!”门外突然听到了大编剧的声音…接着一想,坏了……。

“无异……!”

拜托…上了个帝啊……师父你来的真是时候,大编剧和古董这种时候再想做什么挽救都没用了,谁都无法阻止之后的事态发展了……我认了…我现在是醒过来好还是继续装死下去好啊。

无异啊无异你就算了吧,这种时候还有必要多考虑吗,师父都来了,我还装什么死啊混蛋。

我盘算着准备装模作样的假装我被惊醒了,好给老爸老妈有个缓冲的余地……谁知被已经走到我床边的师父一把抱进怀里,抱的我一阵凉爽,抱得我直接懵了。

外…外面在下雨,师父衣服和头发全湿了,果然他一路是淋着雨赶过来的,可想而知,我这次真的是吓坏师父了。

“无异,你伤在哪里?让为师看看。”果然和乐无异写的师父一模一样,先问伤口,先要看伤口……。

“我没事!师父,我一点事情都没有,是车被撞坏了!是车!我只是小擦伤,我没事!”

“真的?”师父似乎不太肯相信,预料之中。

“真的!”我肯定坚决的回答师父我一点事情都没有,并且告诉他现在的医疗很发达,我这点事情不会有任何问题,明天完全可以活蹦乱跳,如果师父不放心我可以现在就蹦给他看。只是师父一直牢牢的抱着我,我没办法跳。

如果可以,我现在最想干的事情就是立刻拉着师父跑。现在这种情况我不跑就是等死,对,被老爸老妈的眼神杀死。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啊!我不想放开师父,师父也不会放开我的,但是就这样在父母面前和一个男人那么暧昧的抱着一起,做父母的会怎么想我们简直可想而知啊。这下我和师父可跳进黄河都洗不干净了…不要啊…洗什么啊,本来就这样,我和师父早晚都会洗不干净,我也不想和师父干干净净……我到底在想什么啊。

我抓着师父,和他抱得紧紧的,我瞄了一眼大编剧和古董,他们两个黑着线看着我和师父…我觉得他们已经放弃我了,所以我只好出了下下策凑上师父的耳朵和他说话:“师,师父,情况紧急,你身后站着的人是我老爸老妈,我等下就要装昏了,我没办法和他们解释你的事情,师父抱歉!我昏了!昏了。”说昏我就昏,装死的功夫谁不会。我相信师父能解决这些事情,所以我只能耍一次赖了。虽然很对不起师父……。

“悦儿……?”

“您好,您是无…是熙悦的母亲……?”

“你……你是……?”

“您好,我叫谢衣,我是您儿子的师父,以及…他的男人。”


---------------


Shit……看来50章完结不了啊= =

上帝这不是我的错!!


评论(4)
热度(28)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