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四十七章)

我从摄影师那拿到了那天的照片,并且威胁摄影师如果这些照片传出去了,我会让他们最怕的人收拾他们。他们听完一个个都憋着笑拼命点头说:“是是,熙悦少爷你放心,我们一定会保护这些照片不让外人看见,反正大编剧她自己会发出去,并且还会打印大幅海报挂她剧院门口的。”所以我这威胁有什么意义吗?最大的威胁根本不起任何作用。那天准备正式开拍了,摄影师特意聚过来探望我,一个个露出了像是终于抓到了我很大把柄一样的邪恶笑容,放下手里的机子,居然先拿自己的手机按了好多张,把我气的去抢他们的手机要扔,谁知他们居然完全不在意的说:“熙悦少爷快扔吧,我们正好想换新的了,没事,扔。”我好不容易忍了下来,为了在师父面前保持形象,我艰难的把手机还给了他们。导致拍摄过程中一直保持着相当不爽的表情对着他们。

 

照大编剧说:你和皇帝陛下在一起可以不怎么笑,你可以表现的有些不情愿的意思,然而在摄影师他们口中的描述,我哪是有些不愿意,我是很不情愿,很不爽,非常不快。皇帝陛下见我看他的表情,都忍不住来问我:我是哪里惹到你了?我正烦着呢所以没好气的和他说你别管我,我现在的表情就是这样了,谁来问我都一样,这是我对皇帝陛下你的演技!大编剧说了,我爱的是王爷,不是你,所以我就这种表情!皇帝听完也不能拿我怎么样,只好随我。

 

最后随我的结果就是,大编剧嘴角抽搐着翻完了摄影师相机里的照片,然后立刻转头就来骂我,骂完不算还要我重拍,我很不甘心的问大编剧不是你说我可以不情愿的吗!大编剧就开始和我争论,争到大家都饿了,只好开饭。开饭就开饭,大编剧居然就不准我一个人吃,说我不好好配合拍照,所以不准吃饭。我又冷又饿,却只能看着别人吃盒饭……虽然说我不执著盒饭,但是在这种情况之下,没盒饭吃还是很不好受的,而且这盒饭里肉居然比菜多!所以,我想吃!师父见我这模样,为我向大编剧求情,然后借着怕我受冻带我上了车,要我在车里待着,说是车里空调暖和。然后他也一起坐了进来,关上车门,把盒饭塞我手里。

 

“师父…我手指甲这样不方便拿筷子……。”师父听完就理解了我的意思:“那是要为师喂你吃了。”我点头嗯了一声,想着能被师父这样服务今天弄成这样也算是值了:“我之前见到皇帝陛下拿着盒饭不知道要怎么下手的时候,简直乐的不行,还想着师父王爷的模样拿着盒饭坐皇帝一旁也开吃的话,我绝对会忍不住要拿出手机来拍下这历史性的的一刻!”正想笑,师父正好往我嘴里塞了一块糖醋排骨,这一堵把我给堵得无话可说:“无异,要不要再披一件衣服,你穿的着实单薄。”我摇着头,嚼着嘴里的肉:“没事!之前都冷习惯了,现在这一热,我怕之后都不愿意再出去了。”车里暖和是暖和,但是一旦放松下来了,就感到各种不舒服,尤其是在衣服里面的那些东西。都让我觉得有些痒有些勒得疼了,真是要命。本来那东西的尺寸就不是我的,还垫了别的东西,现在不良反应都上来了,果然是因为时间长了…不是我的尺寸,拜托我在想什么,怎么可能有我的尺寸,男人又不会戴这种东西!想着想着我忍不住想去解开背后的搭扣。有生以来我还是第一次穿这种东西。被硬逼要穿上这个的时候,我如何挣扎都没用,她们说了,爱妃怎么能没有胸,死垫活垫也要弄出胸来,所以在逼迫我穿上胸罩后,还在里面塞了两层的透明玩意,这东西还凉的很,刚垫进去的时候,简直凉透了,我的老天。我受不了了,越来越觉得难受!

 

“无异……你哪里不舒服?”师父见我左右不舒坦的样子问我,而我正努力的用手摸索着我背后胸罩的解扣,我找不到啊!到底在哪里:“没事!我弄开就好!”师父看不明白的朝着我背后幅度最大的手的位置看了看:“背上怎么了?”麻烦了……虽然由师父帮忙弄开是最方便的也是最快的,但是我不能让师父帮我解胸罩扣啊!多变态啊!被师父知道我穿了这玩意师父会怎么看我:“我背没怎么样!我背很好!我只是有些痒,我抓几下就好!师父你别看!”我转了转身面对着师父坐,背朝车门位置,好不让师父看见,然后继续去摸索那解扣。想来这绝对是技术活,没练过应该很难解开,我突然对一直戴这个的女人们多了一份崇敬,虽然这毫无意义。

 

“还痒……?”师父看着我这难受的样子,干脆不来管我,直接伸手摸到我的背后去,我都来不及躲开:“啊啊啊!师父你干什么!”师父的手刚摸上来,我背后直感到一阵冰凉,我直接倒吸了口气,急忙往后退,都贴到车门上了。来不及了,师父很明显已经摸到我身后那东西了:“是不是要弄开那个?”师父来问我,我只好点头说是。师父想了想然后开始试了一下,没解开,我忙说师父你要是解不开就算了,我忍忍没事,反正之后还要继续拍照,也不能脱…说归说师父自然不来理我,最后连另一只手也一并用上了…这么一来,我就像是被师父抱在怀里一样,当然前提是…如果不是因为还要解那东西的话……我会很愿意这样被师父一直抱着的……师父说我用一只手想要解开应该很困难,所以…师父用两只手就很快的帮我解开了那东西,我终于被解放了,虽然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没有值得高兴的地方……。

 

本来我还想挽救下,要师父别误会我,我不是故意要穿那东西的,但是该死的就是没机会,刚坐没多久,就被大编剧催命似的催着我快点下车准备开拍。在下车之前还劳烦师父再帮我扣上之前好不容易被解开的东西,好死不死还被正好来开车门的大编剧撞个正着,被大编剧用那饱含深意的眼神反复盯了好多次,我说我可以解释,大编剧一挥手就说你别解释,我懂。鬼都知道大编剧能懂到什么地方去!我还没向师父解释,接着就要想怎么和大编剧解释,但是他们都没给我机会解释!我没有出口,最后把所有的不满烦躁都发泄到了和皇帝陛下的戏份里去。大编剧说我和皇帝的每张照片都像是要杀了他一样,而和王爷的照片,也不见得看我有多爱王爷,每次要拍了,都看我一头脑的扑向王爷,简直像是要吃了王爷一样。反反复复拍了好多次,纠正了好多次,最后拍到我麻木,一点表情都挤不出来,拍到我不停的擦鼻涕,师父最后是看不下去了,一直抱着我,好不让我更加冷,所以有很多照片都是被师父抱着的。大编剧最后看我挺不住了,翻了翻照片,觉得有些还过得去能用,最后决定收工,终于放过了我。我简直感激涕零。

 

 

 

 

到手的照片我选了一张我自己最满意的,去店里打了一幅大尺寸的还加了个相框,打印店里的老板一边打印一边看着照片里的人再来看我,我心虚的解释这照片里的女人不是我,是我妹妹。好不容易终于弄完了我赶紧跑。带着照片就奔去了师父家里,我抱着大相框给师父看,师父看着就忍不住笑了,我问师父你对我那天的样子什么都没表示,就老是笑,师父我那天到底有什么可让你好笑的。师父不明不白的回答我说:怪只怪你身边站着一位皇帝,而你却是他的爱妃。若是放到过往,你这模样,为师可要发愁了。

 

发愁……?过往?这句话我要怎么理解,又要我自己理解……师父的很多话我至今都没理解过。

 

什么地方都找不到字典可以用来查师父说的话的意思。所以我已经养成了干脆不去多想师父话的意思,自顾自的把大相框挂去了我和师父的卧室里,床头上,这么一来,看上去简直像是我和师父的结婚照。我心里别提有多美,拉着师父来看:“师父,挂在这里如何?”

 

“无异你喜欢挂哪就哪吧……。”说哪里都好,我就突然觉得有些不够了:“师父,你书房里也可以挂,我下次再去打了挂上!”说着我就跑去师父的书房,想去看看哪个位置挂相框最合适。

 

师父的书房很宽敞,里面除了有很多书以外,更多的是一些别的东西,这些东西直到现在我都看不太明白,我没办法确认这些东西到底都是什么。我问过师父,师父只是随意的说了句,那都是些一直以来留着的东西。我也没再多问,每次进来的时候都会去看几眼,摸几下,在我看来,那些东西更像是一些玩具,大多是木头的玩具,有几个东西做的还很精巧,尤其是一只木鸟,我经常会拿来看,翅膀还是有关节的,我问师父,这木鸟能不能飞起来,师父说,曾经可以,只不过现在已经飞不起来了……。


 那时候听到师父那句“飞不起来了”的时候感到师父似乎有那么些伤感,所以我之后就没有再去问过这木鸟的问题。


我有时候会把书房里的那些木头之类的玩具搬出来擦一擦,尤其有一个东西,挺大挺重,第一次看见的时候实在觉得很有趣。那东西有腿有手有脑袋,脑袋上面其实刻有字,我最近才发现的,字已经很模糊不清了,但是依稀可以辨识,应该是“不要打雷”四个字,只是这四个字到底有什么意义我就不清楚了…我问师父这是不是做给孩子玩的东西,但是为什么会刻着不要打雷,怕雷劈吗?这种玩具哪能那么容易就被雷劈到?师父就笑着说,做这玩具的人有些迷糊。自然就怕雷劈了。听完后总结……我听不懂。但是我还是会有事没事就去问师父,问来的也搞不明白,然后再去问,来来回回的,现在的不明白已经堆成山了,但是我还是不吸取教训不放弃。

 

书房里还有很多角落我都没怎么注意过,这些地方大大小小还堆着很多奇怪的零件和东西。当然我每次看到不要打雷就忍不住想要去摸摸它,总觉得它会突然动起来的样子。上次把它搬出去后,搬回来我就给它换了个位置,现在看仔细了才发现这个位置的不要打雷身后有个奇怪的箱子,箱子似乎是锁着的,自从遇到师父后,我一看见锁就会起很大的兴趣,所以急忙搬开了不要打雷,然后去看那箱子的锁,这锁的形状奇怪复杂了点,还有类似齿轮的东西,不知道是谁上的锁,想到如果是师父上的锁那我更是要把它给打开了,所以我就把箱子给搬了出来,放到空地上,看着这个锁,虽然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解开它,但是我每次只要去解锁,都会被很快的打开。我之前问过师父,我上辈子是不是做贼的,怎么遇到锁总是想去解,而且每次都能轻易的就打开了,师父没回答我为什么,只是告诉我:是你的东西,你自然就能解开它的锁。所以,这个箱子里的东西,就是我的……?

 

箱子里的东西并不特别,怎么说呢,看起来只是一块块的料子罢了,丝织的布料…我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箱子里会是这些东西,但是我很快就发觉到不对的地方,这些丝织的布料上面,都有字,每块布料上都写有很多字,而这些字看起来都是毛笔字体的样子,还是繁体。如果将这些字单个看的话,我还是能认出不少来的,但是连起来看就看不太懂了。


 “居然写的都是文言文……。”我看不太懂文言文,但是如果一个个去网络上查的话或许就能看懂一些,但是算了下数量,我想要看完这些东西非要花去一个多月不可,而且就自己在网络上查也不一定能精准。锁是我打开的,我不能让师父来帮我翻译,虽然我很清楚作为一个文物鉴定师,这种文言文对师父来说应该不难……但是,当我发现这些布料上的文字最后都有落款“乐无异”这个名字后,我决定不找师父。


我不能找师父,但是我必须知道这些文字到底都写了什么,都说了什么,我想知道乐无异他到底是谁,他是个怎样的人,或许只要看明白了这些东西,我就能知道很多事情,我就能更加接近乐无异,我就能知道师父和乐无异之间发生的事。我想知道,有关师父和乐无异的一切……。 


我取出箱子里的所有东西,用其它东西包了一下,然后再把箱子重新锁上,放回原来的地方,搬回不要打雷走出书房关上门。和师父借口说要回家拿些东西,出了师父的别墅,和古董打了个电话,要他帮我看一些东西。  



评论
热度(22)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