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四十六章)

我现在不太肯定自己到底是个什么鬼模样,因为我一点都不想照镜子。不看比看了省心,所以干脆不看。说实在的我也不敢看,到时候照片出来我绝不承认那是我。


弄了那么久,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这套衣服穿好,基本走不了什么路了。衣服长的让我头疼,做衣服的人简直拼了,居然用了那么多的料子。顺便,这套妃子的衣服全红…料子还很薄,现在可是3月…是要冷死我吧,大编剧到底安的什么心,之前跑掉的那位女主,到底为什么会答应在那么冷的天拍这种片子穿这种衣服,跑了简直明智!

 

帮我弄头发的工作人员本来想帮我弄很复杂的发型,我说时间来不及了,简单点弄吧,她就简单到直接帮我梳个马尾,然后在头发上插了不少金色的头饰,头饰上都有垂下的流苏,我问她我头上的东西会不会动一动就掉,她说基本不会,除非我翻跟头,我说我穿着这种衣服怎么翻得了跟头,这倒是一个很艰难的学术问题,她说就算我不翻跟头,说不定走几步就能把自己踩到摔跟头,我听完就直接不想说话了。她好不容易找了一副耳环给我夹上,还吐槽我说居然没有耳洞,我说我怕疼,她就不再说什么了,迅速帮我贴上红色的假指甲,这一来,我连手都不能乱拿东西了。


化妆师在一旁不停的盯着我看,看了又看,怎么都觉得不满意,给我换了3种唇色,我说我不要大红的,她看着我全套红色的装扮,最后还是选了大红的。还好她们看我的睫毛本来就比较长比较浓,否则化妆师非要给我贴上她一直想要给别人尝试用的假睫毛,这假睫毛别说有多亮丽了,我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要在假睫毛上面贴钻,难道不会觉得重吗……化妆师还在考虑,她就是不肯罢休,总觉得我脸上少了什么,之后干脆在我的眼尾附近画了什么,按照她的说法是帮我画了一朵花型的做装饰,本来还想在我眼睛附近再贴一些东西,我抵死不从!

 

我实在忍受不了她们继续帮我加东西了,开了车门,我就跳下车,而衣服就直接拖地上了,反正脏不脏我也就管不着了,身后会有人帮忙看着。衣服长有长的好处,我直接穿运动鞋也没有什么大问题,否则到哪里去帮我找一双女人的鞋子……我下车后,站在车门外的古董拿着喇叭转过来看我,嘴巴张着话倒一句都说不出来,我就知道他会有这种反应,说不定我照镜子之后,也会和他有一模一样的反应。光看古董那吃惊的表情,就能知道,我现在是个什么鬼样子了。

 

“古董,我师父和大编剧呢……?”古董关掉喇叭,擦了擦汗喝了口水说:“到前面去了,说是要找个比较宏伟的地方试镜,测光,你师父和皇帝都准备好了,就等你了,大编剧说只要你好了,就把你带过去。”我说我ok没有问题了,不等身后的人跟来我就先跟着古董走,到影视城里来拍片的不少,除了大编剧这一组,还可以看见其他组的人,但是无论是哪一组,都不会有我这种女主出现才对。大编剧对自己作品的执著到底执著到什么地方去了,她根本就是一直在执著整我吧……。

 

走了没多久,看见前面围了不少人,不知道在看什么,古董说师父他们应该就在那里,一想,该不会已经被围观了吧,居然聚了那么多人,虽然师父和那个皇帝的确很引人注目,但是现在就聚了那么多人了会不会有些夸张了。古董看了我一眼,默默的递给我一副墨镜,要我先戴上,然后大义凛然的去前面为我开道,叫着喊着让那些围观的人让一让,让我过去,我戴上墨镜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穿行过去,简直丢人!

 

丢人已经丢到这里了,下面就是直接丢到师父面前,我弄成这样还要和师父拍照,之后的日子可怎么过下去,师父见到我这样会不会被吓到和我直接say goodbye,会不会嫌弃到再也不想要见到我,我到底现在能不能见人,我越想越感觉不对,直到大编剧走到我面前,一把摘掉我的墨镜,直接甩了出去,古董都来不及去接:“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但是也够惊艳了,爱妃!”说着她拿出手机,直接对准我按了几张,然后将手机对着我要我看,简直不给人活路走。我只是扫了一眼,马上转头不去看手机:“我不看…师父呢。”大编剧让我转了个方向:“前面……”

 

前面……虽然我很怕被师父看见我现在的样子,但是现在的情况好像比师父看不看到我更加让我难以接受,我师父为什么拿着剑和皇帝打起来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他们打起来了!谁来告诉我!难道是剧情安排!不是拍照吗!动作需要那么连贯吗!别告诉我是拍视频!拍视频也不需要这样啊!”虽然一旁的确有摄影师在抓拍,但是这明显不像是在拍照啊。这明显是在过招啊。师父和皇帝都拿着剑,这样看去,简直像是在看武打片一样…为什么会这样?

 

“我觉得这样也不错啦…我让摄影师用连拍的,另一个叫他直接拍视频了,太有趣了!”大编剧在一旁兴奋的看着,我实在搞不明白:“有趣什么!为什么他们说打起来就真的能打起来,师父和君严学过剑术?君严是做检察官的勉强还能理解下,为什么师父也会练过这个!他为什么从来都没告诉过我?!”

 

“我也不知道啊,在你去换衣服化妆的时候,你师父和皇帝在聊天,不知道聊到什么,皇帝就说自己以前学过5年的剑术,然后你师父就邀请他过过招,我想这剧情有对峙打斗的话会更加完美,所以就让人借了两把道具剑给他们…然后就如你所见,打的真漂亮。”

 

“皇帝的招式看起来比较中规中矩…你师父的招数看不太懂,而且动作明显比皇帝快,力道也大得多,我觉得皇帝接的有些吃力…。”古董在旁边很冷静的分析,而我简直快要受不了了,那两个人穿着这种衣服居然还能打得起来,我开始有些佩服拍古装武打戏的演员了:“……大编剧,我们现在就这样看着他们打吗?”我问大编剧,大编剧想了想,拉着我往他们的方向走:“看来练过的人一旦切磋起来就没完没了了。喜悦,我去叫摄影师卡好位,我之后一旦挥手,你就冲过去,然后朝着他们两个人跪下去就喊:王爷陛下请住手!”

我听完这些立马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大编剧我求求你行行好…这种狗血的剧情亏你想得出来还叫我去演!我不演!这种时候叫他们停下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要拍!”

 

“不拍白不拍!他们两个现在状态那么好,为什么不干脆拍下去,反正他们两个也没见过你现在这模样,到时候吃惊的程度堪比专业的演员!效果一定很完美!喜悦,你现在都已经这样了,演不演都一个结果。反正一样要去叫他们停下,那你就去叫他们停啊。”大编剧这洗脑的功夫简直让我不得不折服,说到底做和不做都要做,何必再挣扎…只不过演技这种东西我从来没有,所以我也不打算演什么,我朝着天深吸了一口气,心里默念:死就死吧!然后提着裙子朝着师父方向走去,完全不去理会大编剧的什么手势。

 

因为师父和皇帝在过招的关系,位置不怎么固定,而他们两个的动作幅度又特别大,我都抓不准他们的方位,这种时候,大编剧说的没错,只能对他们用喊的,所以,我提了一口气:“师父!别打了!!停停停停停!!开饭啦!!”我这一喊,的确终于让师父和皇帝注意到了对方以外的人,师父看见我后立马失手丢了剑,而皇帝因为之前被师父逼的收不住,退了好几步才停了下来。然后他们两个不动也不说话,就站原地看着我,我被他们这一反应给伤害到了,尤其是师父,他居然看到我连剑都丢了,很可怕吗,我现在是不是很可怕很丑很人妖,是不是不能见人!?我是不是吓到师父了!

 

我心里现在装满了“该怎么办”这几个字,但是就是没有解决的办法,大编剧赶了上来对着师父和皇帝就说你们终于停下来了!前面拍了很多不错的照片和视频!而我只能等着师父接下去的反应。皇帝先向我走过来,看他的表情就明显是想笑但是出于礼貌硬是憋着的样子,我看他能憋多久。然后我还发现他和之前看到的样子有些不一样了,可能是因为加了妆的关系,之前看起来是个明君的样子,化妆后突然就像昏君了,大编剧难道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昏君!你要笑就笑吧,别憋出病来!”说完就听到师父的笑声,笑的很明显很不客气。这真是让我没有想到,师父居然会笑在昏君前面,怎么说师父应该更能忍才是啊,怎么说笑就笑了呢!

 

“师父!你笑我!昏君他都还没笑啊!”师父难得会说他自己会有忍不住笑的时候,我也是第一次看见师父这样笑…虽然能看到师父这样我很愿意…但是被笑的人是我自己,我真不觉得有什么值得开心的!而这种时候昏君干脆也就不忍了,和师父一起对着我笑,我简直就变成了笑话……之后没办法大编剧发话了,说王爷皇帝陛下你们先看着喜悦笑一会,笑够了就要正式开拍了,到时候就不可以笑了。所以,在有限的时间里,师父和昏君就得到了可以笑的特权……我被他们两个笑的简直憋屈到想打人。出演爱妃的待遇会不会太差了,大编剧之前说的搂搂抱抱亲亲我我呢……在哪里。



评论(3)
热度(13)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