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四十五章)

凌晨4点我接到大编剧的电话,说今天要去外拍,让我去帮忙,顺便要我借两个摄影师给她:“你又要借我爸公司的摄影师给你拍私片!”

“你爸公司那边也不缺那几个,借一个两个给我用一天也没关系啦。还有,你早上6点给我到啊,事情多着呢。”

“现在已经4点了!你这意思是我干脆别睡了就直接来了吧!你拍个片子为什么要我来!”

“你不来,男主会不开心的。”男主?什么男主:“男主开不开心关我什么事情?”

“今天要拍的片子的主角是你师父啊。”

“你说什么?!”我顿时百分之一百的清醒了:“你对他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就是上次你带你师父和我们一起吃大餐的时候,我趁你去上厕所的时候邀请了谢大哥来做我下一次主题海报的模特而已。”

“……又是古装?又是要他扮演师父?上次都被你坑上舞台了,你还要拍照!”

“上次舞台的视频我内部让人偷偷拍了你和你师父那段,全方位角度加超清晰特写镜头,视频我已经到手了,你想要的话最好按照我所说的乖乖的毫无怨言的认真的去做!”

“是,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去联系摄影师…我6点肯定到……。”关了电话我二话不说即刻起床穿衣服,给老爸的助理去了个电话,让她去安排摄影师之类的事情。顺便告诉她别让我老爸知道。

早上5点半,我到了大编剧家的剧院。大编剧已经在门口等着我了:“早啊!”一边打着哈气,我一边把车钥匙塞大衣口袋里去,被大编剧一把摸了去:“到时候让古董开车到影视基地,你的车上到时候坐你师父,我还有李君严。”

“李,李君严…他是谁?”大编剧点头却不回我的话,让我进后台的化妆室,我说我就不进去了,外面等着好了。想想不对,师父怎么没见到,我就问大编剧师父在哪,她又不回答,直把我往里推,我刚一脚迈进去,迎面就看到穿着一身皇帝装扮的人站我面前,我被吓的倒退了几步,差点踩到身后的大编剧,而那个皇帝似乎察觉到了,拉了我一把。我简直要三跪九叩了:“……谢…谢谢…。”

“喜悦,他就是李君严,今天一起参加拍摄的另一位男主!”没等大编剧说完,我迅速打量了一下面前的这位皇帝,发现他比我高,比我瘦,至于长相…大编剧能让他来扮一个皇帝,自然这个人本身气质就很接近…顺便这个人应该就属于时下最受女性喜欢的那种类型…脸好看就是一切…所以古时候做皇帝的都是这种脸?大编剧是不是搞错了……皇帝…等等,为什么会有皇帝:“今天拍的片子的主题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有皇帝这种角色!”大编剧要弄的东西为什么越来越复杂了!

“有皇帝在当然是宫廷戏啦,自然要有爱妃啦,有了爱妃自然就要有王爷啦,有了王爷,这王爷自然要和皇上的爱妃有一腿啦,有一腿自然就会有矛盾冲突啦,有冲突就要爱恨情仇,生生死死啦。”

“简单一句,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故事!”突然出现并且毫不客气插话的古董给大编剧来了个总结:“只不过那两个男人一个是皇帝,一个是王爷罢了,喜悦,她最近宫廷戏看多了,有今天这一出是早晚的事情。忍过这一天就过去了。”

“……哦,那,那我师父就是王爷了……?”古董认真的点了点头:“王爷的衣服不在剧院里,所以我之前带你师父去店里试衣服,衣服今天凌晨4点才赶出来的…。”临要拍片了才赶出来对大编剧来说简直家常便饭:“他现在在车里休息。”

“衣服如何?”大编剧关切的问,她居然只关心衣服!

“衣服很适合,原本定的化妆师见了谢先生表示好像不需要化什么妆,还有这位皇帝也似乎不需要了……如果大编剧你有特别要求的妆面到时候再说……最后就等那位爱妃了…她的话应该直接在影视城那里和我们汇合,她应该自己带着化妆师和其他工作人员。”

“喜悦!去哪里!”我正想跑呢:“不是说师父在车里休息吗?我去找他。”大编剧想了想拉着皇帝就送到我面前:“那正好,你带皇帝陛下直接上你的车吧,我和古董等下就来!”

 

什么…慢着……。

 

为什么把皇帝交给我!

 

我满怀着一肚子的不爽,带着皇帝出现在师父车外的时候,师父正准备下车。

 

当他看见我和身边这位皇帝走向他的时候,师父连车门都忘记关了…看来面对这种特殊的场面,即使像师父这样处事不惊从来稳稳当当的人,也难免会小吃惊一下吧……。

 

“师父!你和君严上我的车。”正想摸车钥匙,才想起之前钥匙不是给大编剧拿走了吗:“等等!钥匙在大编剧那!”我忙打算跑回去拿钥匙,被皇帝一把拉住:“你先别回去,他们两个应该在忙,在门口等等吧,没有关系。”

“无异,夏公……。”师父顿了顿,走向我和皇帝,向皇帝示意了一下:“我们就在这里等等吧……。”然后向皇帝伸出了手:“你好,我叫谢衣,很高兴见到你。”

 

“你好,谢先生,我叫李君严,看来你就是今天的王爷了。”师父笑着看着我和皇帝点头说是,李君严也满脸笑容的和师父握手,我看着这两个人握着手面对面笑着,都懒得再笑……他们这是在干什么…他们今天的角色不应该是一对情敌吗?不先入一下戏……第一次见面就笑的那么腻歪没有问题吗?还有为什么我感觉师父对这个皇帝有种其实认识他的感觉……是我多心了?

 

“来了来了!”古董一边跑着一边远程遥控开了我车门的锁…为什么每次只要古董和大编剧在,我的车就必定是古董开呢…我为什么就被理所当然的塞到了后座呢。而且今天的情况也太奇怪了,左边一个皇帝,右边一个王爷,我夹在当中算什么……我简直就像是一个穿越的。而前座的大编剧时不时的就回过头来用手机拍我们。

“拍够了没啊,要拍拍师父和皇帝陛下,别带上我。”大编剧只管拍,完全不来理会我。我只好低着头挡着头躲,想想到目的地还有2个小时多吧,总不能一直躲下去,侧头过去看了一眼皇帝,我不禁忍不住问大编剧:“大编剧,今天的皇帝陛下你从哪坑来的?君严他该不会也是和影视工作完全没有关系的职业吧。”我觉得八成不是相关行业的!

“皇帝陛下是我以前大学同学的女朋友的朋友的哥哥的弟弟,有次一不小心看到了他的照片,然后我就把他借来帮忙了。”

“这种错综复杂的关系我就先不纠结了…。”我反正也搞不清楚,所以我干脆问当事人:“君严,你是干什么的?”

“我…检查官……。”他似乎对我直呼他的名字感到有些在意:“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哦,对,我姓魏,名叫熙悦,你就叫我无异吧!”然后我忍不住去看师父:“君严原来是检察官啊,果然是和影视演员完全没关系的职业哈哈哈哈哈,我师父是文物鉴定师。”

 

“……无,无异…?”我正在考虑该如何解释这名字的问题,大编剧就机智的帮我给解释了:“哦,无异是他的ID,你可以这么叫。不过我和古董习惯叫他喜悦,你喜欢哪个叫哪个,反正他都会有反应!”这喜欢哪个叫哪个不一定适用在每个人的头上,比如现在的皇帝陛下听完后反而不知道该叫我什么了,干脆跳过我和我师父客套。

一个是文物鉴定师,一个是检察官,现在都被坑来为了拍套片子而演皇帝和王爷,他们能聊什么,我想想都觉得很难懂。

两小时的车程,我想着想着就不小心睡着了,直到到了影视城我才被师父给叫醒的。醒来的时候车里只有我和师父,我靠躺在师父身上……而其他人早就下车忙活去了。一开始醒过来看见师父的那一刻我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在没有遇到师父之前的梦里,我知道自己时常会躺在一个男人的怀里,而这种感觉,和现在的一模一样,在梦里我看不清那个男人的脸,但是却或多或少能知道一些什么,尤其是感觉,被他抱着,搂着,从背后,我可以看见他抱着我的手,古代衣服才会有的那种宽大的袖子,白色的……还有我在梦里曾试图转头去看他,虽然看不清脸,但是多次下来,我总觉得他应该戴着什么,类似眼镜的东西,在右眼……还有就是…那个红色的……。

 

“无异……?”我还想继续赖着,不想离开啊:“师父,你以前是不是戴过眼镜……?”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我再去仔细看了一眼师父眼角下的红色印记:“哦,没什么,总觉得我没遇到师父之前有梦到过师父,不过那个人好像戴着单片眼镜的样子……。”

 

“哦?还有什么……?”师父似乎有些兴趣:“还有什么,还有就是…恩,怎么说呢,梦里我和他好像是…那个什么……我总觉得我很喜欢这个人,而这个人,也非常喜欢我的样子,我和他在一起,就像是一对恋人一样……就像现在这样,他总是抱着我,我总是躺在他的怀里…。”为了更形象的描述这种感觉,我胆大妄为的直接往师父怀里蹭:“师父,就像这样!”

“然后呢……?”然后?还要然后?没有然后了啊,梦里就只到这里,虽然我也很希望有更多的进展,但是梦根本不由我控制,所以只能到此为止了:“……没有了。”我又想了想:“…好多年前就开始梦到了,断断续续的,进展又很慢,有些我或许已经想不起来了。”

 

“那今天为何想到了,无异?”我抱着师父,师父摸着我的头问:“刚才被师父叫醒突然就想到了,师父穿着古装的时候就会让我感到特别的熟悉,不知道为什么。其实我梦里也穿着古装,一套蓝色的…留着长头发,扎着马尾……恩,这些一直记得很清楚。”

 

“那个男人除了抱着你,还做过什么?”我抱着师父抬头看他:“没有做过别的,或许做过也可能记不起来了,我想他要是能亲我一次该多好……。”

“这是为何……?”我不由自主的瞄了一眼师父的嘴唇,之后马上在心里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没,没什么……只不过,我想…我想这样就能看清楚那个人的脸了…哎…就是这样…而已……。”这种时候还是别再去看师父一眼比较保险,看多了说的话就该越来越乱。但是又忍不住不去说,不说怎么试探师父…不说怎么知道师父怎么看我。

 

但是不管怎么看我,师父只会透过乐无异来看我魏熙悦才对,但是纯粹把我当做是乐无异替身的说法我也并不完全赞同,如果我真的只是和乐无异长了同一张脸,我只是和乐无异一模一样,我只不过是乐无异的替身的话,那我那些梦又算什么?梦里见到的一切又该怎么解释?对师父的感觉又该怎么去判定?

 





那天大编剧告诉我,师父只是把我当乐无异替身的时候,我的确很难过。我觉得师父否定了我魏熙悦的存在,我甚至想过不再去找师父。但是,这又能解决什么问题,不去见师父只会让我更加想师父而已。之后的几天里,我简直24小时候每小时每分钟每一秒都在想师父的事情,想到师父爱着的乐无异,想着他为什么可以让师父那么喜欢他爱他,而乐无异为什么不在师父身边了,为什么要离开师父,我还骂过乐无异,骂他居然离开师父,他真该死……但是冷静下来之后,我才发现,其实最应该骂的应该是我自己……所以我最终下了一个让大编剧难以想象的结论。

 

我不知道师父和乐无异的事情,我也不知道师父他到底是不是把我当乐无异的替身,总而言之,和见不到师父相比,被师父当做乐无异的替身反而更能让我接受。我可以忍受被师父当做别人的替身,但是我不能忍受见不到师父。我要见师父,我要和他见面,和他说话,和他在一起…无论做什么…所以,我熬过了3天激烈的思想斗争地狱生活,最终毅然开车直奔师父远在郊区山上的别墅,闯进去就找师父。

 

师父早就把他别墅的房门钥匙给了我,所以我一路通行无阻,车库停完车我就直接闯进了师父的书房,我知道他一般都会在里面,然后看见他我就直接奔溃。

 

没关系,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能让我见到师父就行。

 

何必在意他为什么会对我如此好。就算真是因为乐无异又如何?我应该感谢乐无异才对,如果不是他,谢衣根本不会来理我,也不会对我那么好,更加不会给我机会去接近他。如此一来,也就什么都不会开始,甚至连遇到师父都不可能,如果是这样,我情愿自己是另一个人的替身。


人与人相遇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我还对这个人一见钟情,所以我绝不会放弃,我绝不能妥协。乐无异我不管你是谁,你有什么理由,你和师父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我魏熙悦是绝不会离开师父的,遇到他,我就不会再离开他了。这样就好,没有什么可多考虑的。完全没有必要。

 

那天见到师父后我奔溃的结果就是直接在师父面前哭的稀里哗啦,简直收都收不住。师父被吓得不轻,一直追问我到底怎么了我也说不出一句话来。我不能说,说不出口,也说不清楚,一切都是我自己心里的事情,我不想让师父烦恼。我还有很多事情根本还没弄清楚搞明白,我除了哭还能干什么。所以我就干脆哭个爽快哭个痛快,师父就一个劲的安慰我,哭到我叫饿为止。这种时候或许给我下一碗热腾腾的面,我会好很多,但是我在之前住下的10天里了解了一件很可怕的事实就是:师父根本不会煮面做饭…所以我怎么哭爹喊娘都不会掉碗面下来…最后哭到实在饿的不行了,只能抱着师父说:“我饿了,师父,要不要煮面……。”这句话一出去,师父愣了一会儿,之后居然直接吻了上来。

我被吓得的都忘记自己为什么要哭那么久了!

我只是问了师父要不要煮面,他为什么吻我?为什么连预兆都没有?

我难道触动了什么机关吗?煮面难道代表着另外一层意义?

我想不明白啊!

但是不管如何,那天我算是满足了。

我和师父接吻了,不,是师父先吻上来的。虽然之后师父突然中断了,像是犯了什么错误一样的感觉,他之后还很小声的说了一句:对不起,我会错意了。

会错意……。

这句话我该怎么理解……?

我直到现在都没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但是那天我完全没有在意。

之后我很干脆的决定直接在师父家住下,整个新年我都窝在师父家中,期间还包括了一天情人节。之后师父没有再对我做过任何超出界限的事情…虽然让我有点小失望…但是我还是每天都过的很开心…直到接到我老爸来的催命电话。

我要是再不接电话,不回去,我老爸会用非常手段把我押回去,我不想让老爸直接派人闯到师父家里来拿人,只好乖乖的和师父道别回家。

虽然几天后我又偷偷溜出家门和师父见面了……。

 

 



“打扰一下……喜悦你能不能给我放开谢大哥!”车门被打开,大编剧很不客气的来打扰我和师父,把我的思绪硬生生的拉了回来,我忙放开师父,迅速下车,刚一抬头,就看见对面直直的走来一个美女,看了我一眼,再跟着看了眼我身后的师父:“大编剧你哪找来的人,气质好特别,脸也相当符合我的口味。”这话听得我超级来气,她八成就是那为爱妃了吧,还没等我来得及开个口,我就被大编剧一把推开。

 

“我的眼光一直很完美,他今天就是你的王爷。”大编剧向那个爱妃介绍师父,师父一如既往的礼貌对待,而大编剧意思是要师父和她先熟悉熟悉,然后不管我愿不愿意,使劲把我拖到一边,我怎么说都要监视着师父和那个女人,说什么都不肯走远,大编剧拖了我一小段路,终于放弃了:“觉得如何……?”这话问的我完全不知道什么意思:“什么觉得如何?”

 

“你和谢大哥整个年都是一起过的吧?进展的如何了?”


“你不是都看见了,在车里那样。”大编剧不敢相信的看着我:“就这样?”我点头说就是这样,你还想怎么样?大编剧笑着说:“拍个照都会有搂搂抱抱亲亲我我的,你们这算什么?”我一听就觉得好像哪里不对,不,是哪里有危险:“今天拍的东西什么剧情!有没有搂搂抱抱亲亲我我!”大编剧恶意的点头说有:“女主角和皇帝有,和王爷更多,怎么说都是私情,自然会有搂搂抱抱亲亲我我,拍照而已,你别介意。”

“我介意!”我毫不犹豫的表达了我的抗议和不满:“我还没怎么和师父搂搂抱抱亲亲我我,你怎么就能让他和别人搂搂抱抱亲亲我我!我不准!”

 

“……两位…。”

 

“你不准的太晚了,要拍照还管你的意愿?”

 

“…那个……。”

 

“师父一定也不会答应的!而且我还在旁边,而且摄影师也是我爸公司的人!”

 

“喂……大编剧…!”

 

“我叫你来是为了干活的,可不是为了让你搞破坏的喜悦。”大编剧严肃的向我表示我如果敢搞破坏,我就再也见不到上次舞台的视频了。我说即使拿视频来要挟我,我也不能对搂搂抱抱亲亲我我妥协放任!争了半天古董实在忍不住了,直接开了扩音喇叭喊:“大编剧!喂!喂!大编剧!女主跑了!女主跑了!”

 

“什么!女主跑了!?为什么!”大编剧和我异口同声的喊了出去,她是因为真的感到震惊和不解,而我却是因为幸灾乐祸。古董拿着喇叭不方便解释,直接指了一个方向给我们,然后我和大编剧齐刷刷的看了过去,看见了皇帝陛下。我和大编剧凑近了古董问他怎么回事,古董收起了喇叭就说:“之前那位出演女主的还在和谢先生聊天,聊到皇帝是谁的时候,谢先生带她去见了李君严,女主一看到他直接扭头走人,头也不回。劝都劝不回来,还放了话说:有皇帝就没爱妃,今天就让皇帝和王爷两个人相亲相爱去吧……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多大的仇……。”大编剧有些好笑的问,这种时候居然还笑得出来:“都没女主了,你还笑,接下去该怎么办?”


大编剧一阵沉默。随后古董和大编剧两个人不知道又什么时候做的沟通,又齐刷刷的看向我,又上下扫描,居然立马又做出了决定:

“……来不及了,没有别的办法了,死马当活马医,赶鸭子上架就只能上了。”等等,这句话怎么那么耳熟,总觉得在不久之前有听到过:“那就只能让喜悦上爱妃了。”大编剧凑近我轻声说:“出演爱妃可以同时和皇帝以及王爷两个人搂搂抱抱亲亲我我,好机会喜悦,上不上!”

 

“和皇帝的留着给你大编剧你要不要!叫我顶爱妃这个角色是不是故意要整我!你很恨我是吗!摄影师是我老爸的人!他们都认识我,让我老爸知道了我还活不活!”

 

“我倒是觉得,摄影师们会很愿意看见你装扮成爱妃的模样给他们拍的。”大编剧托着下巴开始想象起来。表情简直可怕。

 

“抱歉,这件事是因我而起,我没想到她是今天的……。”顶着一张容易惹祸的脸,还一脸无辜的来道歉,我看到这位皇帝不知道为什么就会莫名的感到不爽。

 

“没事,没事……爱妃可以再找,皇帝我可不想再找你以外的人了。”这种时候对他还那么客气……大编剧你对这个人的皇帝到底有多执著热爱……。

 

“好了,别浪费时间了,今天大家都是几乎通宵准备到现在的,喜悦,谢大哥也基本都没睡,今天的拍摄必须完成,你觉得呢……?”说到底还是大编剧你狠,居然用师父来压我。我不上岂不是对不起很多人?但是这次和上次打酱油的角色差太多了,连性别都给我换掉了,难度会不会太高了。


“你别担心,换上衣服,化好妆,以我的眼光,喜悦你顶爱妃这个角色在我们现在所有的人里面,应该是最合适的。”简直睁着眼睛说瞎话,工作人员里明显还有几个是妹子,大编剧本身也是,反而来说我最适合,这言下之意是我最像女人:“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吧,反正你就是想看我装扮成女人的样子罢了!”

 

大编剧根本毫无顾忌,连连点头说是,然后直接把我扔给一堆人,让他们帮我换衣服化妆,做发型。我干脆闭上眼睛直接打瞌睡,随便他们怎么弄。

 

反正今天是逃不掉了。


爱妃……大编剧你真是什么都干的出来……。


下次我必须严密防着她。


这次都已经爱妃了,下次说不定就让我去顶乞丐了……。


不行……。


太可怕了。






评论(4)
热度(17)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