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四十四章)

表白都表白完了,关系也确定了…接下来该上肉了。

这章全篇有关肉。

请相信我。

---





我和师父在废墟地那块待了不少时候,我说我们两个只是互相看着对方其它什么事情都没做,不知道有没有人相信……。



不信也得信,师父就是这种人,有时候简直不解风情,正人君子到令人发指,所谓为人师表师父简直每时每刻都运用自如…这时候了还如此待我到底居心何在,我实属想不明白。不过师父偶尔也会有特别热情的时候,但是在这种时候往往会被我毫不客气的打断,我都和师父说过好多次你别这样,我的状况很不稳定了,但是师父似乎有他自己的打算。



说起来,一开始搬去师父府里住的时候,师父没少被我打…。



其实说打也不确切,只能说我心里的那个礼实属厉害,师父虽然清楚明白,我也万般警告师父和自己不可懈怠。但是两人每日里天天相见,怎会一直防着对方。一开始的日子里,我都没敢太靠近师父,要说话要吃饭要干嘛都隔着一些距离,随着时日推进,慢慢的靠近,总算是稳当了。可是一旦感到稳当了,就开始松懈了,我一松懈下来就全然忘乎所以,师父又什么都由着我也就不防着我了,然后就冷不防的被我一手一个巴掌扇下去,还好师父身手敏捷,很多次都躲开了,但是还是会有招架不住的时候。



每次想到这个我就一身的冷汗。看见师父就忍不住想要扑过去求罚!我还大言不惭的和师父说,师父下次我要是再打你,你要是没接住你就还手打我,我顶得住……师父直到现在还没被我折腾到看见我就跑我简直该谢天谢地了。



一边说着师父我喜欢你,另一边师父一接近自己就打师父,这样的我,师父怎么忍的下去,早知道会这样,师父是不是应该继续藏下去更来的安全…。



这半年来,最终能让师父和自己同床共枕简直让我痛哭流涕,但是结果却是让师父被我一脚踢下床……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自己,对不起夏夷则对不起老爹娘亲对不起太师父…一切都是我的错。



“哎……。”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又叹了口气。我和师父回到客栈已是夜晚,我自然顺理成章的去师父屋里,但是我一进屋,一看见床榻,我就想到之前的事情,如何都不敢躺下去。我怕我躺下去了,师父就该躺别处去了,所以我借着没吃饱的由头,逃出了师父的客间,偷偷进了绍老板客栈的灶房,打算煮些饭弄些小菜吃。灶房里还留有不少小菜。正想着吃些什么好便听到身后的脚步声。



“无异,让为师来……。”



“不用了,菜还有留,饭倒是真没有,不过烧米饭简单,师父用不着帮忙。”师父想说的话被我硬生生的给截断了,因为我知道他想说什么,想要做什么,为了防止之后的事情,我先让师父放弃那个念头。



“为师做饭是否会妨碍到无异?何以每次都如此防着为师。”



“没有,我没防着你,我不是防着别的吗……师父你多虑了,做饭这种事情何须师父烦恼,师父的偃术无人能及,自然不应该随随便便做别的事情,比如做饭。”



“单是煮饭何其简单,即使不会偃术,为师也自当会做。”



“师父真会做饭…?”



“把此生米下锅煮成熟饭,为师自然会。”



“师父你什么时候把生米煮成过熟饭?”



“为师没有…?”



“何曾有过?师父你每次都把米煮的半生不熟,每次都让我很是不快。”



我往锅里倒进足够的水后盖上锅盖,转身过去就正对着师父,我以为师父还想继续说些什么,但是他却异常安静的盯着我…而且还靠得我非常近…我忙握紧自己的手,不断告诉我自己千万控制住别又对师父动手。师父不说话又贴我那么近,不由得让我以为自己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细细一想,倒真是说错话了。



“那倒真是为师的过错了……。”



我不禁又开始冒冷汗了:“没,没有…。”



“无异,为师自认为可以将米煮熟,但若无异每次都在紧要关头倒下一盆冷水,为师还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我我我!我控制不住啊师父!”为什么突然变成是我的过错了,师父果然在意那些个事。我知道师父没被我少打击。他一定忍很久了:“师父!这冷水倒下去,饭还是可以继续煮的啊,火没灭不就没关系啊!”



“为师怕控制不好把米给烧糊了。”



“怎么会糊!最多煮成粥,师父你何必管那么多!师父!你往后尽可放心煮,爱怎么煮怎么煮,不用去关心米!”师父听完我这句话明显有些小吃惊,随后便是一笑,笑容里带着难以琢磨和无可奈何:“无异…你这是要为师对这米,用强的啊……。”



我终于意识到,此时此刻的我,所说的一切,都是在自掘坟墓:“……米…米……。”我该怎么办,接下去还能说什么,还可以怎么说,都说到这份上了,我还有余地吗,我还有什么路可走吗:“米愿意,米心甘情愿的怎么了!不行吗!”



这句话一出,我可以肯定我的脸此刻一定红透了,我感到自己的脸开始发烫,我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说出那些话来,而且还是对着师父说!他还靠我那么近!真希望现在立刻有人给我一盆冷水,给我冷水…没办法,没办法了,面对师父投来的目光,我简直快要被烧死了,不行了不行了,怎么办啊,谁来灭火啊!明明是在说煮饭的事情,明明只是在说米而已!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不就是煮个饭吗?!



我就不应该和他说煮饭的事!



我发誓往后绝不让师父再接近灶房一步!



“你们师徒两个怎么回事?”是绍老板的声音……我的老天哎…总算来水了!



“我还以为灶房里进贼了,过来一瞧是你们两个。大半夜的煮个饭,你们何以如此大费周章一再讨论?放米倒水点火这难道还要我来教你们师徒两?谢衣,偃甲如此复杂的东西你都能做,怎煮个饭就不行了。”



“绍老板说的不错,该是如此,我的确顾虑太多了…。”



“师,师父…我之前说的都是米…米而已!我没别的意思!”说完我才发现这简直就是欲盖弥彰,此地无银三百两!现在还耍赖不承认会不会太晚了…师父绝不会理我。



“不是说米,那说的是什么?”绍老板实在听不明白我也不能解释给他明白…好在绍老板这时困的很,见我和师父不回答便摆了摆手说你们师徒两继续,别烧了他的灶房随便我们使,然后就走了。怎么能这样,怎么说走就走,我和师父接下去该怎么办啊。我要怎么办啊!


“无异,你这米还煮是不煮……?”这句话的意思是单纯的煮饭还是有另一层意思?如果单是问煮不煮饭,我自然回师父煮就没事了,但是如果还有另一层意思,我怎还好意思说煮。但是如果两个意思都有,那我说煮不好,说不煮也不好!那要怎么说!


“煮……不…不煮!”这下可好…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好了……。”师父轻叹了口气,稍退了一步去:“…和我回房。”


“不回!”我想都没想就喊了出来,把自己给吓的不轻:“不,我不是……那个什么,师父,我不是那个意思,不是!我什么意思都没有!师父,你别误会!”


“为师误会无异什么……?”我简直是垂死挣扎:“师父,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吧…。”


“那和为师还回不回房了…?”我忙点头,睡觉自然还是要睡的,我已经打算好睡地板了:“回……。”师父见我点头说回但是却杵着不肯动,只好来拉我的手带我离开了灶房。


进屋后我整个人就僵着,不坐也不动,师父瞧了我几眼实在是忍不下去了:“无异,你打算今晚就这样站一晚上……?”我对着他摇头,但是我也不知道该干嘛:“师父你别管我,你自己先睡。”师父回头看了一眼床榻,再回来看我,我实在忍不住,硬是背过身去好让自己冷静一点,但是这么做没起到冷静的作用,因为我感到师父从我背后抱了过来,随后我突然感到一阵热流迅速窜进体内,我双腿一软,便倒向师父:“师,师父……你,你做了什么……?”


“无异,以往为师太过在意你的感受,生怕伤害到你,反倒让无异担心不快……为师有错,自当补救。”师父说着将我抱起:“为师对你略施了点法术,限制了你的大半体力,为了防止为师再次被你踢下床榻,为师只好出此下策。”


这种时候还考虑那么周全!


“无异…得罪了……。”

 


得罪……?这哪里是得罪?


这种得罪我愿意,我甚至一直在等着师父你来得罪我!


限制我大半的体力,好在不是全部,否则我连回抱师父的力气都没了我该会有多伤心!虽然一开始我还很不适应,整个人都有些晕乎乎的,但是之后便没事了。或许是因为以往我总是会忍不住挣扎反抗,师父总是防着我的关系,他对我施的力道着实不轻。还是说因为我也是男子的关系,师父他就不控制了。全程都让我有师父非常用力的感受。到达最高处时,我简直有种快要被弄死的错觉,让我忍不住就喊出了:要死了,要死了师父!我要死了!


喊的多了,师父就气了,说我不喊点别的,非要喊最不吉利的东西,我只好委屈的问师父,不喊这些那喊什么,师父就说你喊其它什么都可以,就是别喊这死字。可是这种时候哪还有心思去想喊什么,本不就是因为忍不住才喊出声的吗,难道还要特意去考虑一个……?最后我决定还是别喊了,使劲忍住,拼命忍,咬死不喊!以免让师父又怪我。


生米终是被煮成了熟饭。当米,可真不容易……。

 




往后的日子里,想要师父的时候,我便会和师父说:师父,我饿了,今晚煮不煮米。师父有这意思便会回我说:煮。每一次基本都是我先主动暗示师父,师父不会先开口,大多时候都是如此。当然也会有师父先开口的时候,但是很少数,而且并不明显。他有次问我:无异,米是不是不够了,要不要再去买一些,我如果明白了会回师父说:米还够,今晚可以煮。但是遇到不明白我会先去查看米缸,真要是没米了,那就是要去买了……所以要理解师父是不是这层意思全看米缸……。

 

有几回师父对我说:无异,你去看下米缸。

我还以为是什么意思,跑去一看,馋鸡又躺在里头一脸满足的样子……。

馋鸡什么时候养成的这爱躺米缸的习性。

我下回必要回府去问下小菜!


评论(12)
热度(28)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