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四十三章)

不和师父打声招呼就把他一脚踢下床,和不对我说一声就自个儿跑来镇子,哪个更让人生气?


哼…生气……明显师父对那件事表现的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表面完全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的。而我,我自然表现的很明显,我都觉得自己太沉不住气了。


“哈哈哈哈哈!我之前就说你那小情人沉不住,没想才一个晚上,他就来我店里拿人了!”


没错,说的很对,才一晚上而已。我得到师父的消息后,急忙跑回府,把已经被小菜塞的肥出一圈的馋鸡给救了出来,连夜起飞赶到了客栈。因为着急,我没多考虑就让馋鸡明晃晃的停在了师父落脚的客栈门口,吓的在店内吃饭的客人没一个敢走出门外一步的。而本来想要进客栈的一溜烟全跑光了……最后只有师父一个人出来迎我,他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一如往常:“下次可别那么大动静,绍老板的生意都被你赶跑了。”然后就听到师父身后传来绍老板的大笑声和数落:“你还让他来下次,我看你还是快和他回去,我怕他之后就让那妖怪拆了我的客栈!哈哈哈哈哈!”


“他今日若是拆了你客栈,我之后必是要多留几月为你重建,想来得不偿失……。”这话接的真善解人意,想必师父吃准了我不会这样做,知道我不会做还说出来。如今看来,他和绍老板的交情没我想的那么简单,第一次和师父来绍老板客栈那次,绍老板就爱拿我开玩笑,谁想师父居然完全不在意这些,还和绍老板有说有笑,很是随意,随意到了和他一起来打趣我。师父在有些时候的确喜欢拿我开玩笑,虽然没有绍老板那么明显,但是每次都让我感到特别委屈,现在可好了,两个人简直像是商量好了来对付我。


小情人小情人叫的那么顺口,师父也不阻止也不解释。现在想想,那时候绍老板随口一句小情人,如今真是让他给叫对了。但是再确切一点来说,我不是师父的情人,而应该是…正室才对!师父你既然不介意别人拿我玩笑,我也不给你面子了。我和你之间的感情今非昔比,我在把你当师父的同时,也没忘记,你已是属于我乐无异一个人的!


“师父,你今后要是再不辞而别,不管你到底去了哪里,我先来这里拆了绍老板的客栈,等你来重建,然后我再每天陪着你!所以你以后大可放心的不辞而别!还有,你做的飞行偃甲藏哪了,拿出来,我现在就拆了它!”从我踢师父下床那天夜里,到偃甲鸟来也就两天多,师父没有鲲鹏,居然能那么快就来到这个镇,必定是新做了东西。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世上也就你敢,你会拆谢大偃师做的东西了!他那东西搁在他房里呢,你今夜里别让你师父上床,让他自己拆了再准他睡!哈哈哈哈哈!”绍老板的笑声真是越涨越高,他就不怕店内的客人都听到…?


“绍老板,你到底是站谁那边的……?”我本以为他会帮着师父,没想那么快就倒戈了?再去看师父,他居然直勾勾的盯着我,看不出生气,也看不出其它什么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觉得他在笑……在师父的内心里,一定是。


“谁有理,我就站谁那边,你师父不辞而别就是他的过错,自当是要好好教训哈哈哈哈哈哈! ”师父他点了点头:“徒儿教训师父……应该,应该……。”胡说,师父你说这句话的时候,故意抬高徒弟和师父,还说应该,心里一定是念着该打吧。绍老板继续笑他的,看他是不准备停下来的样子。师父得了个空带我进去店里,找了个位置和我一齐坐下:“可吃过饭了……?”我摇头说没有,绍老板就立刻去叫人端了菜上桌,他们认准了我今天会到客栈来了想是,连菜都备好了来对付我。


“这菜是谁做的…?”我防着馋鸡跳进盘子里,去问正忙倒酒的绍老板。


“你师父!”听完我故意丢下筷子就说:“不吃了!”其实看这菜色我就知道不是师父做的,师父做的菜从来颜色就不对,一看就吃不得!绍老板接着一阵大笑,师父只管一旁收去我面前的一碗酒,毫不在意我:“别让他喝酒,醉了就该闹腾了。”


“你徒儿现在就如此厉害,往后里你这做师父的该怎么对付?”师父摇头说不对付,换了一碗饭端我面前:“无异,菜是绍老板做的,不许再闹。”我听是绍老板做的菜,特意做出我放心了的模样来,忙说吃吃吃,忙夹菜,还想去夺师父收去的酒,被师父严厉的阻止。他阻止我喝酒,我便阻止他往我碗里夹菜。阻止不到,师父夹多少菜到我碗里,我便挑出来多少给馋鸡吃,来来回回好几次,师父干脆把馋鸡给收走了……馋鸡每次对着师父,就异常乖,不动不闹,站师父肩头和师父一起看着我。


“还吃是不吃…?”师父发话了,语气都变了。


我看着是没理了……只好埋头吃饭。


“发生什么事了!父亲!店里怎么一个客人都没有!”一两突然抱着一坛酒冲进店里,看见我一阵惊叹:“你怎么来了!”我嘴里正塞着一口的饭,没办法回他的话,索性就干脆不理他,夹了菜继续吃,他见我不理他,看了眼师父和绍老板,再低头想想便不问了。店内的客人在鲲鹏变回馋鸡后,陆续一个个落跑了,在我和师父赌气的时候,已经跑的一个不剩…而之后一两瞧我的那眼神那表情,简直像是这客人全跑了,一定是因为我的关系:“你一来准没好事!又来抢我的千年珍藏!”


千…年……?说的可是他怀里的那坛酒…?


“等等,我是不是听错了,是七年还是千年?七年没见而已,你的酒怎么就千年了!”


“我说千年就千年,你倒是给我证明这酒不是千年的啊!”


“这简单,你让我喝!”一两抱紧酒便退:“喝…?你休想再毁了我的酒!”七年前的事情到底记得有多牢,他这样念念不忘到底为了什么,还给我随便判了死罪,真是一点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绍老板当着我和师父的面,随便训了几句一两,让他放好酒便过来一起吃饭,一两捣鼓了许久才跑出来,坐我对面,直盯着我不放,让我都吃不下饭了。


“你居然真没死…。”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哪能随随便便就死了!”


“活着好,活着才好啊……当年你师父误以为你死了之后,他也差不多和死了没两样,在被烧毁的屋外,守了七天七夜。我和一两除了每天为你师父送些饭来,什么都帮不了啊!哈哈哈哈哈!”那么严肃的话绍老板也能笑着说:“之后你师父足足消失了6年之久,去年你师父回来镇上,我才知道你原来还活着…那时候你师父还未打算向你表明一切,我可是劝了很多次让他别再瞒着你,你这小子也蠢笨,自己师父在你身边待了5年都没发现!”


“我!他要故意瞒我我怎么发现得了!要不是因为遇到行刺,他实在藏不住,我看他还打算一直瞒下去!”我转头去瞧师父,师父只管喝酒,不来理我。


“说来…我没想到你还会愿意来这地方,你在这里又是活埋又是被火烧的,可没少受罪啊。”一两这冷不防的一提,被绍老板一巴掌拍的头撞去饭桌上面,简直像是向着我磕了个响头…本来让我不禁在意害怕的东西愣是被一两这一磕给磕的烟消云散…受罪……是啊,在这里受的罪都能赶上别人一辈子受的苦了,所以,这里真不是应该回来的地方,但是我也没打算特意避开这地方……。


“这都怪为师不好…绍老板不必责怪一两,我本打算着明日就与无异回长安…。”绍老板摆手就说他这儿子平日里莽撞,就爱乱说话,是该多教训,这使我不得不想起师父当年把他一脚撂倒在地的模样和我踹他的……真是有些过意不去来…一两摸着头和绍老板争辩,看样子很是不服,就是不肯承认自己说错话,其实我也没觉得一两有什么错,我看着他觉得挺有趣:“一两说的不错,这地方是让我受尽了折磨,能不来最好不来!但是既然来了,也就没什么可避讳的。再痛苦再可怕的事情我都经历过来了,现在还不是好好的在这里和你们吃饭喝酒,说到底这里还能可怕到哪去,还能把我乐无异怎么样!说起来,师父在这里何尝不是受了更多的罪,他还不是说回来就回来了……对了,我差点忘了,我今日是来还七年前所欠下的那800文钱的!”说着我便从偃甲包里摸出一条银条出来递到绍老板面前,绍老板忍不住大笑:“哈哈哈你还记得这个,你师父早就给清了!谢大偃师,你徒儿可比你想的简单明白多了,你不得不认输啊!哈哈哈哈哈!”


“听说你那次大火后做了两年乞丐?平日里你都吃些什么?捡地上的东西吃?”这次被绍老板又一顿打可怪不了谁了,一两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绍老板也真狠心,下手可真不轻,坐我对面的一两又磕上了响头,我看不下去忙去阻止:“绍老板别打了,一两再这般磕头下去,都赶上拜我为师了…!”


“谁要拜你为师!拜谢衣也不拜你!”一两拍着桌子突然就站了起来,我紧跟其后,比他拍的还响:“他的徒弟只有我乐无异一人,谁都别想再拜他为师!”


“拜师也带独揽的?!”


“没错,他是我一个人的师父,谁敢拜他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当然他要是瞒着我收徒弟,我就……!”


“无异,你当初可有向为师正式磕过头,拜过为师……?”这话问的我哑口无言!师父你突然冒出这句话到底是何居心!


“师父!当初是你硬要我叫你师父的,你那时候带着不许我再犹豫的口气问我叫是不叫,我要是再不叫你师父你生气不理我了怎么办!我自然叫师父!”


“哦?那是为师逼你了,其实无异并非想要拜我为师?”


“我!我当然想拜你为师了!只不过没机会拜啊!再说,你说要给我的见面礼呢!对,师父你难道忘记了!”


“为师并未忘记…。”


“那你有没有忘记,着火那天夜里…你离开我之前说的最后那句话!师父你记不记得!”


【我谢衣所爱之人,并定明媒正娶。】


想来这句话师父现在是绝对说不出口的……也怪不得师父,那时候的我如此凄惨模样,他自然捡着我喜欢的话来说,接着又因为各种要命的事情耽搁到现在,一直都没机会提起。师父八成是忘了吧,一定忘的一干二净了!


但是记得又能如何,明媒正娶,娶……如何娶。


嫁…我嫁师父?如何嫁,同为男人,所谓嫁娶根本毫无可能,这一世……恐怕做不到了。


“谢衣,你那时候到底说了什么……怎么不说话了。”师父你果然不敢和任何人提起这件事!


我像是得了胜利,等着师父向我认输,师父坐着不说话,绍老板看这种情况也不肯善罢甘休,做出定是要问出来的架势:“原来你也会有说不出口的事情,哈哈哈哈哈!”


做不到…如果是我说出这句话,我也做不到。


而我现在问师父这个,为了得到什么……?


希望师父如何回答,娶?嫁?做不到的事情师父不会承诺。所以那句话只为让我安心。那时候师父要离开…他只能这么说…他知道我会很愿意听到这些…我会很期待…我会等他…为了他的话……所以…是的……那时我真的很开心,我真的真的很感动,能在师父那里得到这句话,我…真的很……。


“我吃饱了!”我觉得我都快要哭出来了,忙摆下碗筷就跑出客栈。


我不知道该干什么,但是总比在饭桌上对着师父哭来得好。


何况要是被绍老板一两看见了,那该有多难看。


难看…今日一直在给师父难看……我很清楚,但是我就是忍不住。


我和师父不再单是师徒这一层关系,我以为这代表着我可以不用再小心翼翼,可以不用再忍着藏着什么,可以…肆无忌惮……。


这个镇子和七年之前没有多大的变化,唯一的变化或许就是我和师父一起住过的那个屋子已经化为灰烬了……。


我在这片废墟上站了许久。我从来没有想过,我有一天还会来这里,还会站在这里:“师父,你老是喜欢偷偷的跟着我,5年的习惯改不掉可不好。”


“为师觉得这习惯不改也无妨。”看着我们曾一起居住过的地方如今的惨状,我有些恍惚,七年…是的…已经过去七年了。


这七年里乐无异你是如何度过的?


师父,这七年里你是如何度过的?


苦吗?


痛吗?


累吗……?


我背对着师父,听着他渐渐接近自己的脚步声。


我没有转身,我没有勇气面对着师父说那些话。


“师父…我恨你。我恨你的一次次出现。我恨你让我总是想着你。我恨你让我喜欢上你爱上你。我恨你总是离开我。我恨你对自己的不在乎。我恨你那【我一定会回来】的承诺。我恨你总是对我说好。我恨你一切都听我的。我恨你让我变成这个世上最怕失去你的人。我恨你成为了这世上我最害怕之人。我害怕你的任何变故,任何不辞而别。任何沉默。任何不作答。”


“无异…你既然恨为师,那为师就做那最可恨之人。”


“我好…恨你。”


“为师愿意做无异认为的任何一种人。”


“我…恨你……。”


“为师愿意守护无异日日夜夜,守你一生一世。”


“好恨你……。”


“你我师徒如有来世,为师必定穷尽一生去寻找与你,永不后悔。”


“我…。”


“为师会一直陪着无异,陪你去所有你想要去的地方。看尽一切你所想要看的风景。”


“师父……。”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永不后悔。”


评论(3)
热度(27)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