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四十一章)

“土鸡串烧拼盘来2份,烤串拼盘3份,加炸薯条,炸奶酪,煎鱿鱼,炸鸡翅,巨无霸炸虾排,天妇罗饭团,土手味噌炸猪肉串…恩,忘记了!还有鹅肝5串!土鸡玉子八丁味噌布丁~ 梅子酒先来2杯!”

“大编剧,我们就3个人……。”

“谁说算上你们了,这是我一个人的份。”这样看来…我和古董得另外再自己点:“我随便吧,古董你叫吧。”

“给你一杯清水我看就可以了。这2个礼拜都找不到你人…不,我应该这样说,自上次庆功宴结束,你和谢大哥一起离开后就找不到你人了,干什么去了?”

“……没干什么。”看着菜单心思却在别的地方,我什么都选择不了,所以我最后还是把菜单传给了古董,而古董都懒得看,直接照着大编剧点的重复了一遍,导致我们的餐桌上慢慢的被各种吃的给占满了。看着满满的一桌食物,我默默的喝起酒来。

“这2个礼拜我在师父家里……。”看着古董和大编剧一边咬着串烧一边吃惊的模样盯着我,感觉有些畅快…我就知道他们会有这样的反应。

“会不会太快了啊……。”虽然这样问我,但是大编剧看起来并不是很难想象的样子:“你那次应该是第3次见到谢大哥吧,那天饭局结束后你就去他家了……?”

“那天我不是送他回去吗…不过半路上他提议说想去他另外一个住处。我就去了…没想到他另外一个住处在很偏僻的地方,还有山路,我从市区开到那花了两个多小时,当中还在加油站加了一次油……。”古董和大编剧听的很认真:“然后呢……?”

“那天晚上已经下雪了…到了他住处后,已经是凌晨了…他自然不会让我再开车回去……。”

“我看你也不想回去。”大编剧还真是一针见血:“…不过,特意说要去他另外在远离市区那么偏僻的住处,会不会有些……?”

“…他说他喜欢安静,不常待在人多的城市里,我也没多想。不过因为之后雪下的越来越大,到了第二天早上,大雪封路……我下不了山,所以就干脆住下了,这一住就是十多天,昨天我才回来的,顺便……在山上没什么信号,师父家里也没有网络……。”

“……你都不怕被卖了杀了被监禁甚至被……好在他不是坏人,否则你死了都没人找得到你的尸体。”会不会说的太严重了:“他干嘛要杀我啊……大编剧你电影看太多了。”

“想想呗,想想总没错吧,你也太相信他了…当然,是我我也不会怀疑他的……。”古董听大编剧说完,深深的感叹了句:“……哎…看脸的世界…。”大编剧表示非常赞同古董的感叹:“嗯,然后呢…住了十天,你感觉如何。”

“虽然没信号没网络,但是也不觉得无聊,刚到的那天晚上和第二天比较意想不到之外,之后就没什么了…而且师父本来就很好相处,每天和他一起睡觉一起起床,我都习惯了。”

没有再接话,也没有问题,大编剧和古董听完我说的感受之后顿时安静异常。

怎么……我说错什么了吗……?

大编剧连嘴边的肉都不下口了,思索了许久终于看着我说道:“谢大哥家里…一室无厅……?沙发都没……木屋…?”安静了半天居然就挤出这个问题简直不可思议:“他山上的住处是座别墅,房间到底有几间我没数过,但是肯定不会是木屋…怎么也不会是木屋啊大编剧…你想什么呢…那天晚上我到他家后,他直接安排我睡他房间,其实我一开始以为他打算让出自己的房间给我,但是不是这样……那天晚上我洗完澡,师父帮我吹干头发后,就直接和我一同上了床…然后就一起睡下了。其实我到现在还是有些不太明白,一般情况下都会安排来自己家的客人或者朋友住别间才对。但是师父他理所当然的让我和他一起睡……那天晚上我根本睡不着,脑子里一团乱,好不容易忍到早上,想着赶紧开车回家好睡觉…最后却发现大雪封路,下不了山……我最后实在没办法了,一晚上没睡,我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只能一大清早就扑倒在师父的床上直接睡过去了,一睡下去直到晚上才醒过来,醒来就发现师父抱着我睡着……我!我觉得我快要死了……。”

“然后你被他睡着睡着就习惯了……?”大编剧刚说完这句,古董就把他刚喝下去的酒给喷了出来,我赶紧抽了不少纸巾给古董,古董忙乱的擦了起来:“别这么说啊,只是睡一起而已,我们什么都没做……。”

“我怎么觉得你说这话有点失望的意味?”大编剧说话直接喜欢一针见血…还有就是,很多时候,她看东西比别人都要来的细心,很多别人看不透的想不明白的事情,她却异常的透彻清楚:“说了那么多,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我不明白,就像你说的,我和他认识不到一个月,但是,他在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对我很好……。”

“51…你今天约我出来,是想问我的看法?”大编剧应该早就发现了:“你第一次和谢大哥遇到的经过是怎么样的?”

“……我那时候被卡在了自行车里进退两难,是他帮我出来的。然后他把他的衣服和围巾脱了下来给我,还帮我绑了头发,用那根古董的绳子……。”大编剧想了想:“然后你让他上了你的车,你告诉他名字后,他就变得奇怪了……?”我点头:“…是的,听完我告诉他名字后,他表情有些不太对,说不上来……好像整个人突然就冷了下来,或者是…像是受了伤害一样…我不知道怎么形容。”

“你再仔细想想,还有没有其他奇怪的地方?”古董问我。我拼命的回忆那天和师父遇到的所有细节:“……不知道那个算不算…我听到他说了51…好像是在叫我……但是我51的称呼是之后才被叫起来的,第一次遇到师父的时候,那句51……我完全不明白到底是什么。”

大编剧喝下一口梅子酒,想了会儿,表情有些严肃的盯着我:“……他那时候叫的不是51,他从来没叫过你51。我们叫你的51是五和一,五(wǔ)是第三声,一(yī)是第一声,而他叫的是无异,无(wú)是第二声,异(yì)是第四声,我上次在舞台边听的清清楚楚,他在舞台上叫的也是无异,当然我不清楚这两个字到底是哪两个,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叫你的不是51.而这个无异,我认为,很可能是另外一个人……你记不记得我们去博物馆找他的时候,我告诉保安你叫悦51,那时候我只是随便帮你报了个名字上去,因为你说他对你的名字可能有看法,可能反感,而你那时候站了半天都不说话简直在浪费时间,所以我就报了你的ID出去,没有想到的是 ,保安刚说出悦51这个名字,对方就马上回复叫你进馆……如果谢大哥不熟悉这个名字,或者悦51这个名字他没听说过,不认识叫这个名字的人的话,他不可能马上做出叫你进馆这种反应的。如果按照这样推测下去没错的话……他所认识的那个人的名字应该叫乐无异,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们真的是歪打正着,非常的巧合。”

无异……51,听大编剧这样分析,的确师父在叫我51的时候,和他们叫我51的音节不一样…所以,他在叫别人?而不是在叫我?

“大编剧,你的意思是……?”如果真是这样,那……那…。

“51,你们第一次见面的那天晚上在下雪,你穿着短袖T恤在大街上,有人会多看你几眼这是很理所当然的,但是会有人来帮你解围,之后再把自己的衣服和围巾给你穿上,你认为这几率会有多大?就算真的有这种好人,做到这里已经算仁至义尽了,他还帮你绑了头发,用的还是古董。”大编剧停下看了古董一眼:“当然我们先别管这件古董的真伪,我们就说他这种行为背后有什么目的吧……。”

“你认为他有目的……?”我从来没想过他会带着目的和我相处,而且,在我身上能得到什么……。

“说目的严重了点……那就换说是用意吧,其实没有什么人会没有目的没有所求而去对一个人好的,更何况你们那时候才第一次见面,他完全没有必要对你这样……不过考虑到你老爸那方面,我认为想要故意接近你的人应该不少,但是仔细想想,谢大哥在你身上想要得到什么,有点多虑……图财没必要,我看他很有钱。不图钱就是图名声?看他连手机都不用…还不喜欢人多,喜欢安静独处的话…那些就只能pass了……然后还剩下什么……你好好想想,他的所有出发点,他对待你的态度,他和你在一起的所有言谈举止,51……他或许真的是为了一个人来的,为了那个…叫乐无异的人……。”

“…为,为了乐无异?为什么?不可能,我不知道…我不是他啊……。”大编剧指着我否定了我的话:“你是不是乐无异已经不是由你来决定了…决定权在于谢大哥,他认为你是他……从头到尾,他一直都把你当那个人。”

那个人…那个人……那个乐无异…?。

“这只是我的推测……他会这样对你,最有可能的原因是…你和那个乐无异…长的一模一样,甚至连头发也是,那个乐无异应该也是长头发,所以才会有第一次见到你就帮你绑头发这种行为…舞台剧那天,你和他下台之后,他只管帮你解头发,直到剪断他身上穿的衣服配饰为止。他只考虑你,不管其它…那时候你怕我剪你的头发在反抗,他就果断的用这种方式迅速了结了这件事。一般人应该会先和衣服的主人打个招呼再剪才对,他没有……可以说,他只在乎你…。”

只在乎我…?

“不…他在乎的是无异……大编剧,你说的这些可能是正确的,我和那个乐无异长的一模一样,所以他才会对我那么好。所以他才会有那么多的理所当然,他对我做的一切都那么自然,那么熟练,丝毫感觉不到任何不自在和不舒服。想来…之所以第一次去他家,就安排我和他一起睡也就说得通了……他甚至每天起床都为我梳头发…他对那个乐无异所做过的事情所有的习惯,今天都落到了我的身上。那天夜里第一次遇到他,他就那样对我;第二次在博物馆,他那些自然而然的亲密举动…还有在舞台上他的那个亲吻…之后的一切一切…我来来回回的想过很多次,我想过各种可能性,我甚至以为他从第一次遇到我送我头绳开始,就是一种暗示,暗示他想要……追求我…哈哈哈哈,他想要追求我…亏我能那么自信那么自恋……说真的,我否定过,但是他一次比一次更深入的对待我,我很难不去相信,他喜欢我,所以才会这样对我…他在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一定是对我一见钟情了…我这样想着,然后沉浸在这种可能的幻想里,但是我又不敢去相信,我不能肯定……。”所以,我今天才会坐在这里,我想听大编剧来告诉我,这一切她是怎么看的,她看到的是什么,她会给我什么结论。

“…一见钟情的不是他,喜悦……一见钟情的人是你才对,你第一次会对别人那么上心,而且那个人还是你才见了一面的人,你非常在意他,然后想着办法到处去找他,这还不足够证明吗?今天你想要知道的结果可能不是你想要的,甚至会让你很失望,喜悦,我不认为谢大哥是一个随随便便就会对男人出手的人,虽然我们没有多大接触。很多事情不需要探究的太过清楚也许是正确的,而这一切的决定权现在在你手上,喜悦,我可以告诉你,如果我的推测没有错,谢大哥深爱着那个叫乐无异的人,而那个乐无异…已经不在他身边了。我们不用去纠结乐无异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会离开谢大哥。我们现在知道的是,谢大哥把你,当作了乐无异,所以当他听到你自称是魏熙悦的时候会有那种反应,他…似乎因为乐无异的离开而受了很大的伤害或者刺激,才会导致第一次遇到你,就把你完全当作是乐无异。现在的他可能并不清醒,也可以理解为在逃避现实…他可能太过思念乐无异了,所以看到和他长的一模一样的你,就……。”

是啊…这就对了,这样的解释才合理……。

原来如此,原来一切都是我在自作多情……。


他从来都没有看过我一眼,他至始至终看到的…是另外一个人,他真正喜欢深爱的人…。

无异……乐无异…。

他一开始…就否定了魏熙悦……否定了我。

为了那个已经不在了的乐无异。

他否定了我的存在…。












评论(8)
热度(15)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