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四十章)



“……无异,你怎么坐在这儿?”


谁愿意坐在这,还不是因为你…现在连唯一一句台词都说错了,我还有什么脸约你吃饭……。


等等,师父的第一句台词是这样的吗?没有啊,我有看过一眼…不是这句啊…还有51是什么,我演的徒弟叫这个名字吗?不对,大编剧根本没告诉过我他叫什么,所以说其实这个徒弟的角色完全是个打酱油的,其实连名字都没有?总结下来就是,现在的台词……是他为了救场而临时修改的?而叫我51是想让我配合他改台词顺便入戏……?


他真的是文物鉴定师……?


怎么办,我该怎么接下去?现在已经无关台词不台词了,我唯一的台词其实无论怎么说都不会错:“师,师父……?”按照剧情来看,我师父应该是死了吧:“你,你不是已经……?”话不说完应该就错不到哪里去,其他让师父接下去比较安全,不过这种没底的演法让我第一次上台就经历没问题吗?现在我要不要站起来啊,我想站起来啊,我不能一直坐着…我想溜……想个法子快让我下台……对,快让我下台!


“…为师不放心……回来看看你。”基…基本看不出有什么错误的对话…只要继续对一些有的没的就能混过去了吧:“……我……我太没用了,只会让师父操心……。”我一边说着一边努力的使劲的给师父打手势,挤眉弄眼,当然是在不让观众发现的情况角度下……做出我要下台,快让我下台的表示,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注意,有没有理解我的意思!


“既然知道为师操心,那还不快走……?”走……没问题!他有理解我的意思!这句台词说的太好了!我急忙从地上爬起来,打算迅速逃跑!好不容易逮到合理的机会下台,我还不赶快!但是!要快也要有这种能力,穿着这种衣服我怎么努力也是白费,我又踩到我自己的下摆了,这次虽然没有摔倒,但是却扑到了师父的身上去……我急忙调整了自己的重心,好让自己站稳,而现在的形式已经不可能让我下台了,我现在的姿势简直像是抱着师父……抱着,抱着…感,感觉还真不错……。


混蛋…我在想什么……51啊51…我呸……熙悦啊熙悦,现在都这样了,还顾虑什么。你都抱到谢衣了还怕什么,还下什么台?在台上你反而占尽优势,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反正戏一结束你都可以事后耍赖不承认。没人会当真,没人会怀疑你猜测你什么。所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不就是个台吗……既然上了,就干完了想干的再下。


“不!师父!我不想撇下你一个人走!师父你跟我一起走吧!我不想离开你!你也别再离开我了好不好!求求你了!”我死死抱住师父,说完这句台词我就把头整个埋到他怀里蹭个不停!一来这样观众看不到我的表情,二来我也能顺势贴他贴的更紧!Lucky!赚到了!


“傻徒弟……为师何尝想与你分开……然而……生死何其玄妙,终非人力所能企及……。”


这台词背的好顺,而且从他嘴里说出来特别有感情,特别感染人:“师父你在说什么,我不懂啊师父!我不管!师父,你不可以走,你不可以离开我!跟我一起回去!不管如何我绝对不让你再离开我!”我继续抱着师父,头埋的更深了……怎么办,我是不是太投入了!我现在根本停不下来啊!


”……无异,你是否相信有来世……?”


“我相信!但是这又如何?师父你别拿这个来糊弄我!就算有来世,我怎么知道你会转世到哪里?还有,我能到哪里去找你?几百年后,甚至几千年后,连我自己都已经是下一世了,我怎么能保证自己还会去找你?我怎么能保证自己还会留有上一世的记忆?更何况,师父你一定也什么都不会记得了吧!一定早把我忘的一干二净了吧!“这个问题我以前有反复考虑过,不过结果和我所说的一样,基本没什么意义。


“为师绝不会忘记你的……无异。为师一定会找到你,即便你什么都不会再记得……。”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不管!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要再听了!师父你就是不可以走!你不可以离开我!我不答应!”


“……无异。”声音好轻,轻的好像不是在说台词,而是专门说给我一个人听的。我感受到了师父在我抱着他的手臂上加的力道,他稍用力掐了我一下,在我的耳边轻轻说道:“无异,你再如此死搅蛮缠下去,这戏…就演不完了。”啊……?什么完不了了……糟糕!我瞬间意识到现在我和师父的处境很尴尬……还是我把事情弄到现在这种局面的。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变得那么投入,而且根本收不住自己,一股脑的瞎闹,现在可麻烦了,怎么收尾?怎么结束……我和师父的这段应该只有5分钟不到,现在音乐都停了……我和师父已经超时了!


我现在突然转性说师父拜拜你走吧,我不任性了这剧情还合理吗?观众能接受吗?开什么玩笑,观众又不是白痴,就算他们接受,大编剧会忍?别说大编剧,连我自己都不能接受,那我该怎么办,怎么收场,我先前还那么激动那么任性的不让师父走,还抱着他不放,现在说放了就放了,说走就让师父走了?吃错药了除非!我急忙先收敛了自己的动作,打算先放开师父,然后再考虑如何合理的让人能接受的情况下,让剧结束。然而,天不遂人愿,在各种急死人的情况下,居然还能发生让我更加尴尬的事情……那就是我发现……因为自己的太投入太用力,我的头发缠在了师父衣服的配饰上!而且这种时候我还不能去解!因为会被观众看的一清二楚!我还天真的以为,或许这头发缠的不怎么牢,用些力气就会分开的,但是,试了几次之后,我绝望了!


师父察觉到我不动,也不放开他,很快就发现了原因。这次丢脸丢到家了,而且从头到尾都是我在犯错,而且越错越大,越错越离谱。我和师父现在在台上就一直抱着,我一直抱着他,他也就被我一直抱着。我们不动也不说话,全场安静,安静的只能听到我自己和师父的心跳声以及呼吸声……这回师父也没辙了吧……他现在一定觉得遇到我特别倒霉极其丢脸吧……真的很丢脸,虽然已经无法挽回了……但是我还是…还是觉得赚到了。所以…我已经没救了……。


幕布这时候突然降了下来…我看着它缓缓落下后…大大的松了口气…!


太好了!得救了…大编剧终于上线了!

 

幕布完全关闭后,我被师父搂着一同走下了台,大编剧觉得诡异迎上来接我和师父,一看我的头发,笑的很不客气。师父找了个角落,打算帮我先把头发解开:“费些时间而已,无异,你无需担心。”我点头说我不担心,师父可以慢慢来,我不急。但是急的人有,比如大编剧,她拿着一把剪刀直接奔过来,看她脸上露出的笑容,让我感到十分的不安全:“师父!她要剪我的的头发!快让她走开!”我死死的抓着师父不放,就是不让大编剧靠近,她隔着师父不怎么方便,却还是来拉我的手:“你给我过来!别抱着谢大哥不放!一个大男人留那么长的头发我早看不过去了!现在既然都这样剪掉算了!缠那么牢你就别麻烦谢大哥了!”我就是不放开师父,就是不让大编剧剪掉我的头发,大编剧也不示弱…在这种情况之下,师父被我们两个闹的没办法,硬是被逼的叹了口气,然后他接过了大编剧的剪刀,很果断干脆的剪断了他衣服上的配饰珠窜和绳子一类的东西……保住了我的头发同时,也瞬间解放了我的头发。


大编剧震惊之余,看着师父穿的那套衣服被剪坏后的样子露出好可惜的表情,而师父剪完向大编剧表示了歉意,并要求赔偿这套衣服。听完我急忙拦下来说这件事情完全是因我而起,所以应该由我来赔偿。大编剧到是很高兴的接受了,马上把需要赔偿的价格告诉了我。果然如此……她真是逮到机会就来敲诈我!

 

剧还没结束,而我和师父的剧肯定是算完结了。按照大编剧所说,我和师父的那段基本看不出什么大问题,虽然从头到尾都被我和师父改了,但是还算合情合理。她打趣我说,说我第一次上台就会加戏了,我简直无言以对!我和师父换好衣服后,就等着去大编剧的庆功宴,其实是我等而已,说实在的,一旦放心了下来,就觉得非常的饿……。



--------

舞台部分完毕。

最近好像太勤快了……是我的错。

评论(4)
热度(15)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