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三十九章)

冬夜,五更,第一声鼓敲响……长乐门城楼。



“不必担心…我不会跳下去的。”天还是黑的…就像身后的人一样,黑衣黑发,黑色的面具。一直藏在深处,藏在黑暗里,找不到,毫无声息。



在黑暗里行走,连灯都不提,只留给我一个轮廓可辨。

 

“现在还早,看,天还没亮,你无需一直跟着我。虽然主上的命令高于一切,但是总该有喘口气, 休息的时候,你说是不是?”对方没有点头,也不摇头,什么都没有。



“昨天谢谢你救了我…保护我,用你的命…。”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可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用自己的命去保护一个人,去救一个人…如此不顾一切,如此决绝。你万一要是死了怎么办。你要是死了,爱着你的人该怎么办?爱着你的人他之后要怎么活下去…没有你,他怎么过的下去…?”我问他,他却只是朝我走近了一步,很缓慢…看上去他或许是在犹豫,也可能他是在做最后的决定。



但是你既然已经来了,就不可能再逃得掉了。



“曾几何时,我站在这里的时候,有那么一次两次,我有想过从这里跳下去…不过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的你…就已经开始暗中悄无声息的一直跟着我了吧…?”



“我想着在这繁华的长安城里,那个人已经不在了,我看不到了,碰不到了,听不到他的声音了…你说,我该有多难受啊……之后我又想,他其实已经到了别的地方,任何一个地方他都可能在,但是,他就是不会在我的身边,不会在我乐无异的身边…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啊……是啊,为什么…这个为什么不就是我自己给我自己的吗?不就是我一手造成的吗?我老是在问我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那样,为什么我会遇到这些事,为什么他总是离开我,我甚至以为…他从来没有爱过我…你说,我傻不傻……我现在才知道,我那时候想要的真的太多了…我好贪心,对他…我贪得无厌,我想要得到他的一切,想要他的人,想要他的心,却同时又想要让他自由…想他继续追求自己的一生向往…所以,我得到了惩罚…我让他离开了我,我失去了最无法忍受失去的人…我认了……最终我一次都没有跳下去过,我那时候要是真的决定跳下去了,想必就会被你马上阻止…。”我突然感到有些可惜,我早应该跳下去的,不为别的,就为他这个人,必定……就藏不住了吧?



已经不知道敲了多少声了,我和他之间除了能听到鼓声之外,或许剩下的就是自己的心跳声了。



他……已经近在眼前了。



“能说话吗?”我问他,他点头。

“能回答我几个问题吗…?”

“……可以。”真的是,藏不住了。

“昨日我要是不问夏夷则那天夜里发生的事情,不问那个人是谁,夷则如果不担下那个名,你此时此刻还会站在这里吗?会向我走过来吗,会靠近我吗,会愿意让我见到你,和你说话吗?”



“不会……。”



“你是怕我真的以为那天夜里的是夷则,还是只是不想让夷则为你背这个莫须有之名。还是你已经察觉,我会向夏夷则问起这件事,只因为我已经发现了……。”而夏夷则为了帮我确定这个事实,故意在我面前承认。所以,无论他回答那个人是他还是不是,都是同一个结果。



“无异…。”好久没有听到这个声音叫自己的名字了。



无异…无异……真的好久好久了…这五年来,就算在梦里,我都未曾再听到过……。



“……师父,把面具摘了吧。”我闭上了自己的眼睛,等待着面前的人摘下他的面具,我仔细的听着那些声响,紧闭双眼: “她在我心里留的东西还在,虽已经没有一开始那样强烈蛮横,但是或多或少还起着作用。我不知道还需要多久才能让她从我的心里完全消失,我也不知道睁开眼睛后看见你会是什么感觉,但是我会尽力去控制她,师父…我想和你在一起…我必须摆脱她。”


“无异,为师可以不摘下这个面具。”意料之中的我知道师父会这样回答:“好啊……师父,那我就再也不睁开我的眼睛了!”这算什么,这是耍无赖,闹脾气,我知道,但是我忍不住。


一直以为师父在五年前就走了,离开了,不会再回来了,因为我把他赶走了。我以为他走的干脆,走的毫无留恋,走的有些绝情,他都不和我做最后的道别。当然,师父他根本没机会和我道别,甚至多和我说一句半字,因为我没有给他任何的机会和希望。


君王果然是君王,将师父妥善安置在自己身边替他瞒了我那么多年,都没露出半点痕迹。要不是前天遇到行刺逼师父以命相救,或许我还是一无所知。我有些气夏夷则,但是我很清楚,他会这样做,全是为了我和师父。而师父,那时候就没想过要离开。他假装离去,随后就将自己藏起躲去暗处,一直把自己,藏在我的身边。


“无异…睁开眼睛。”

“师父,你瞒了我那么多年,要不是我自己发现,你还要瞒我多久?五年……十年?二十年?或者永远?”

“听我的话,无异。”

 

“是,是,你是师父,徒弟就应该听师父的话,徒弟就是用来干活的,我知道!”我一边争辩,一边朝着师父的方向靠近,但是就是不睁开眼睛。


“无异,把眼睛睁开…。”


 

 -------


 

无异,把眼睛睁开…。

别忘了,无异,我是你师父。

之前那个吻是什么…我脑子里简直一团糟!现在这种时候,这种状况,他也许只是想要帮我冷静下来而已,虽然这反而让我更加紧张……更加疑惑。

他让我别忘记他是我的师父是什么意思……是要帮我入戏?但是怎么样才能入戏。我不懂啊……我坐在地上不知所措,音乐在继续,幕布也已经全部打开了。我和谢衣这段剧情应该已经开始了,但是我居然坐在地上。剧本上没有写徒弟是坐在地上等着师父来的啊!

所以是不是要完蛋了,是不是要演砸了啊!我一开始就犯错了,那接下来可怎么办啊!明明在上台前我做了很多准备,而且台词那么简单,要做的事情也足够简单,为什么我一上台就一团乱,一上台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为什么啊!本来我自己出错就算了,可偏偏和我演对手戏的是谢衣,我一直警告自己不可以出错,我不能让他因为我而演坏这段剧情。一切都太晚了,已经来不及了。我本来还想在这次演出结束后邀谢衣一起去吃饭的。大编剧说,演出结束后直接去吃庆功宴,酒店都包好了。虽然我的目的不是这顿,我之后还打算单独约他出来,想要谢谢他帮我朋友大编剧的忙,我连理由都想好了,所以…演砸了我还有什么脸去约他!怎么办!


“我不甘心!不甘心啊!还有那么多事没来得及……怎么能甘心!”一不小心我居然把自己的心里话当台词给说了出来,卧槽……这下可真的完蛋了!大编剧会杀了我的。


评论(7)
热度(16)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