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三十八章)

上台…叫师父…然后跪下……哭。


上台,叫师父,跪下哭。


台词很简单…我不会出错,不会出错……。


--------------



我,找不到他……。


那天晚上在车里,听到我的名字后,他显然就有些不对劲了,然后我问他叫什么,他虽然告诉了我,之后却再也不说一句话了。在他要求下车前,我鼓足勇气问他要手机号码,他居然回答我:他不常用手机,所以没有,也记不住自己的手机号码……。


我不相信!


“他拒绝了我是不是?现在哪还有出门不带手机的人?这明显是拒绝我用的理由对不对,而且说没有手机太伤人了,想拒绝我,连理由都随便说。他是不是讨厌我,明明我和他那天晚上是第一次见啊!一开始很好啊,为什么听到我告诉他名字后他就态度完全不一样了!为什么啊!Why?!”


“…你应该问问你老爸……他敌家多,你随随便便就告诉陌生人你的真名,难保不会被人认出来…。”我抓着头,怎么想都想不到原因,听到坐在我对面好友古董的这句话,我头更疼了:“他是他,我是我,当年为了他的公司,为了那些人,我被媒体整天的跟踪监视加偷拍,大大小小的报刊杂志都不放过我。我忍到极限了也就推了一个记者而已,之后居然告我使用暴力妨碍媒体自由!我只是推了那个记者一下而已,他之后身上的伤是从哪蹭来的,太拼了吧!”


“…是,是,你就不应该推他,你应该亲他,这样什么事情就都没有了。”说话的人完全没有在意我和古董,注意力全都在她面前的那碗面上,古董看着她吃面吃的专心,喊了服务员又点了碗面。


“所以那次你老爸把你直接扔去香港三年都没让你回来?”我挥了挥手说打住:“别提这个,提到这个我就…总之,我这次回来就不会再走了。不对,偏题了,找人找人,我要找到那个人,我要找到谢衣!”


“嗯,没错,我支持你!”


“古董,你又没见过51说的那个人,支持什么?”她终于把一碗面给干掉了,一边擦嘴一边撤开碗,从包里掏出笔记本然后打开,开始埋头打字。


我和古董平时都叫她大编剧,因为她平日里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写剧本,构思舞台剧。她家里是开剧院的,有时候会招演员演自己写的剧本故事,当然这完全是花钱只为了满足她自己的乐趣而已。三年前被她逼去看过几部她写的剧,我全场打瞌睡,最后她就一直记着仇。


“我都说了别叫我51了……。”她抬头看了我一眼问到:“你自己取的ID还不让人叫?”


ID…说到ID我就更加郁闷了:“当初我问你我想找人但是信息不详该怎么办了。你建议我去各大网站微博注册发布有奖寻人信息。魏熙悦已经被人注册掉了,退而求其次我就打喜悦,反正你们从我第一次告诉你们名字起就叫我喜悦了,但是喜悦也被注册掉了,简直急人,我最后干脆打悦悦…也被注册了,我实在想不出来了,就看见后面出现了选项:有悦悦123、悦悦38…悦悦51…所以我最后选了51。然后其他的地方我都统一用了这个ID…谁知道发布后,回复很多,但是都省了我前面的中文,直接回复叫我51,之后全都默认我叫51,连你们都跟着来,多打几个中文字很难吗…。”


“叫51不错啊,方便好记好打,你原本名字就复杂,熙悦叫起来还像女人的名字。”大编剧毫不客气的下了这个总结给我,我总感到有哪里不对:“女人怎么了…好歹熙悦是人名啊,现在的51算什么…我都成了代码了!好在唯一值得高兴的是,有很多人关心帮我找人,虽然到现在都没确切的知道他在哪的消息…”


“你那有奖寻人信息明确的挂着:找到人奖金2万美金,关心的人会少才奇怪。”我有些不明:“2万美金难道很多?”大编剧白了我一眼:“够我演一出剧了!”提到她的剧我就莫名的困。我和古董互相眼神交流了一下,各自摸出了手机,安静自觉的刷起了信息……我现在主要关心的就是有关找他的信息,想着说不定又有新的进展。


“古董,难得见你对古董文物之外的人会感兴趣,51他给了你什么好处?”才安静没多久,大编剧就揪起了古董,古董摆出笑脸说没有,不过马上摸出了之前从我头发上取下来的那根绳子。


就是那天遇到谢衣他用来给我扎头发的绳子。古董看见的时候,特别震惊和兴奋。他是文物估价员,对古董文物非常热衷,那天他拿着那根绳子看了许久,告诉我,这个可能是古董:“我想见见那个给51这件古董的人,按照我的鉴定,没错的话,这件东西应该是出自唐朝时期的。如果是这样,那那个人绝对不一般。有谁会把那么贵重的古董送给一个陌生人。”


我摸着头去瞧古董手里的绳子,怎么看都没觉得它像古董:“你确定这是唐朝时期的东西?唐朝的头绳原来是这样的?”大编剧也不免仔细看了几眼,怀疑的表情相当明显:“你到现在有鉴定过到什么值钱的古董文物过?这次随随便便送51的东西就是古董?还是出自唐朝?我看,不是你弄错,就是那个人根本不知道这是古董。”我点头表示同意,当然如果这东西真是古董,真那么值钱,我一定要还给他:“真那么贵重,我必须还给他,你估算这头绳会值多少钱…?”


古董用你们这两个无知的人类的表情对着我和大编剧:“这不是扎头发用的…在那个时期应该是戴头上的,就像这样…。”说着他就把这根绳子往我额头上圈过来,然后打结系上:“差不多应该就是这样…估价在一千万左右吧。”


他非常轻松的说出,我头上的那根绳子值一千万左右,当我听到这数字后,我稍有吃惊,而大编剧直接关掉了手里的笔记本。


“不行,这东西一定要还给他!”一千万,一千万能给他买多少手机啊!


“那个人一定不知道这是古董吧…要不就是古董你鉴定错了。否则太可怕了,一出手就送一千万出去,还是送不认识的人,还不留手机号码…。”大编剧不敢相信:“这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到了现在这种时刻,除了我,连着古董和大编剧都开始想要找到他了…。


我们三个人就在这家面店里讨论了半天,从中午开始聊到了下午,我看了下手机已经快到四点了,大编剧都吃了三碗面了…正准备结账走人,突然就来了电话,还是陌生的号码,我忙接通。


电话那边的确是不认识的人,是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他说自己是一家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几天前偶尔听到他女儿说看到我发的寻人信息的事。他刚刚才想起来,说知道我要找的人是谁,现在就在他工作的博物馆里。他说,我要找的应该就是谢衣谢先生没错,他今天头一次去他们博物馆,他是高级文物鉴定师。


听到这个,古董简直比我还激动,忙叫我问出是哪个博物馆,然后我们三人跑出面馆迅速上车直奔那个博物馆。


“你说,一个高级文物鉴定师,不知道送你头上的东西是什么价值的可能性是多少!”古董一边开着车一边来问我,他兴奋异常,可以看出他现在对谢衣很感兴趣,甚至超过了我。


“我这辆车的价值堪比我头上这件古董…你别分心,好好开车,别给我撞了!我要活着去见到他!”


“yes,sir!我一定安全的把你送到他的面前!”


大编剧看着我和古董无言以对,只当我们在犯病。


到博物馆之后,我直奔门口,才知道4点之后博物馆禁止游客入内了,我忙联系之前的那个人,原来他是这里的保安人员,看见我到了,便用对讲机和别人通话,问谢衣还在不在馆内,然后问我:“请问你的姓名,好让我告诉谢先生身边的陪同保安,谢先生不用手机。”


“名,名字……?”我思索了下,想着要不要说自己的名字。之前就是因为说了名字导致谢衣变了态度,万一他真的对我的名字反感怎么办?保安要是告诉他魏熙悦现在在门口等他,说不定他干脆就不出来见我了可怎么办?!在我左右为难的时候,大编剧突然在我身后镇静自若的说了句:“保安先生,他叫悦51,你就和谢先生说悦51找他!”她什么时候在我身后的,之前分明没跟上来。还有等等!悦51是谁!谢衣根本不知道51是谁啊!这下更加不会出来见我了!还没等我来得及向保安解释,他就直接把我的名字给报出去了:“是的,他说他叫乐五一……好…我知道了。”他转头向我点了下头说:“谢先生说请你进馆。”


什么,我有没有听错,他让我进馆……?


我看着保安和其他工作人员交接了些什么,然后要我跟他一起进去。终于停好车的古董赶了过来,我问保安他们2个是不是可以和我一起进去,他想了下没多说什么,算是默认可以进了吧。


进去后保安指了指说谢先生就在前面,他另外接到任务要去做,先离开了。馆内陈列室都比较昏暗,只有一件件文物展品明亮清晰。古董倒是看得很开心,虽然他一边说着这里的每件展品他都看过很多次了。而我睁大了眼睛去找谢衣,根本没去看什么文物,可是看来看去就只能看到展品。


“不是说就在前面,到底哪个前面……。”我自言自语着,发现身边的大编剧突然就停下不动了,我不明所以的看了看她,她却看着前面,我随着她的视线方向跟过去,看见了谢衣。


他站在一幅画的面前,安静的看着。那幅画看起来好像是风景画,画里有山有水有花……其实我不怎么懂这些…我的目标只是谢衣而已。简单明了……之前当我知道他是个文物鉴定师的时候,我其实很吃惊,因为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当初我居然还问他是不是做围巾推销的,他肯定记住我了……现在他就在我的面前,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好了。我开始有些退缩,不自觉的就往后退。撞上了身后的古董。


“51,你干什么,谢先生不就在你前面!”我见他是听到我们这里的说话声了,所以转了身过来。还没等我想好要怎么开口说我为什么找他,古董先走了过去:“你好,谢先生,我是51的朋友,我叫…哎哎!”还没等他继续自我介绍完毕,就突然被大编剧给一把推开,古董就这样完全被推得偏离了轨道,直接偏去了墙上。


这两个人都开始有些不正常了……。


“很高兴认识你!谢先生!”大编剧完全无视了我和古董的存在,热情的简直像另外一个人,她完全自然熟的向谢衣自我介绍,之后话题直接转到了她家里是开剧院的上面。我简直震惊,除了震惊我什么都做不了,我插不上嘴,只能等大编剧继续说,看着他对谢衣说她的爱好,说她的梦想,以及她的剧本……而谢衣居然完全没有表示出有任何不自在,很认真的听她滔滔不绝:“谢先生,你的长相气质很符合我剧中一个角色,我的这部剧后天就要开演了,我真诚的希望你能出演这个角色!你真的完全符合这个角色,除了你,再没有其他人更适合了!我一直在找这个角色的扮演者,今天终于找到了!谢先生,请你务必答应我!拜托了!”


什么!


“你后天有剧?什么时候决定的?”我快被她吓死了,而她居然完全不在意:“早就决定了,早半年前就开始准备和排练了,没告诉你而已。”没告诉我,你当然不会告诉我,否则我就不回来了。难怪我一回来她就硬要我那天去她家了,原来瞒着我:“你也知道准备了半年了,现在突然找谢先生演你的舞台剧,是不是太儿戏了,他又不是演员。”


“谁说文物鉴定师就不能上台表演,行业之间都有相通,担心什么。”


“大编剧,文物鉴定师和表演会不会相差太远了点啊…你当初怎么没找我来你剧里演个角色?”古董挺身而出用自己做了一个很好的反面证明,被大编剧一个眼神吓得把话吞了回去马上换了口气换了阵营,句句诚恳,字字真切:“谢先生,这个角色全剧就只有一幕,而她对这一幕有特别的执着,虽然这一幕很短,但是却是全剧最感人的地方,大编剧她一直在寻找适合演这一幕的人。”


“刚才我第一眼看见你就觉得我已经找到了,非你不可,谢先生。”大编剧接过古董的话开始真切的表白,对于自己的剧,她真是执着的可以,我都快要被感动到想为她一起说服谢衣了,但是回头想想好像不太对,我们3个人一路高速来博物馆找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初衷呢?偏题会不会偏的太厉害了。


“……多谢姑娘抬爱,请问您说的这一幕的剧情是…?”听到他这样问,大编剧瞬间感到有希望…高兴之下…又开始了她的长篇解释。这次居然还是古装剧,她太会折腾了,为什么她爸爸从来都不阻止她。简直难以理解。听完她的解释,按我的理解,大编剧要谢衣演的角色是某个人已经死去的师父。这幕是穿插在回忆里的,听下来感觉是比较短。谢衣只要负责上台后和想念他的徒弟说道别的话就可以了,台词在6句左右,并不困难:“这样看,好像的确不复杂,但是你要谢先生演个已经死去的人…会不会…难了点。”我说着看向谢衣,他似乎并没有觉得为难,一脸温和,和我对上视线的时候,稍对我笑了笑,看到他的这个笑容,我突然轻松了很多:“…并不为难,我答应便是了。”


“谢先生你答应了?!”大编剧感到意外的同时,随后再次多次确认。而我感到有些不太自然,为什么那么容易就答应了:“谢先生,你不用勉强……。”谢衣摇头表示并没有勉强,他之后几天也没有安排,既然有人需要他帮忙,他说很乐意。


和第一次见到他的感觉似乎一样,没有任何缘由的对别人很是关心,很是温柔。即使对方是陌生人,对我这个陌生人…对其他陌生人也是……。


“大编剧,谢先生既然答应了,那他要道别的徒弟呢,好像你还没确定啊,已经没时间了吧……。”古董冷不防的问了这句后,大编剧一阵沉默。随后古董和大编剧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做的沟通,齐刷刷的看向我,上下扫描,居然立马做出了最后决定:“那就让51演谢先生徒弟吧,来不及了,没有别的办法了,死马当活马医,赶鸭子上架就只能上了。反正这徒弟的角色更简单,台词叫一声师父就ok了,然后跪下哭,over。”


“你这样随便没问题吗?你对得起台下的观众吗!我是死马?我是鸭子吗?!你都不问我一下我愿不愿意!还是说你根本就没考虑过我的想法?!”大编剧和古董同时点头,堵得我哑口无言。就这样被决定了后天的演出…而且还是在博物馆里决定。在完全偏离的初衷的前提下。


到底发生了什么……。


最重要的是,他为什么就这样草率的答应了。


“谢先生,听说你不常用手机,但是后天的表演…我们如何联系到你……?”这回好像终于问到重点上了,而谢衣这时终于有些为难的样子了:“…的确有些不方便……。”我见状忙摸出自己的手机,直接塞给了谢衣:“密码是这样的,谢先生你记一下。里面的常用软件我都开着,全用我的就可以了,后天早上我打这个手机,你用手这样划开就能接通,你到时候只要告诉我你所在地址就好,我开车来接你!”


“我现在就将剧本具体细节和台词音乐发到51你手机上,你告诉谢先生怎么用吧。”


之后在馆里,大编剧一边具体说着剧本细节一边发邮件,然后我就负责教谢衣怎么用手机看信息,以及如何使用一些常用的功能。古董就继续看他的文物。我和他并排站在一起,我低着头专心的解释,他也看着手机屏幕很认真的听我解说,他靠的我有些近,使我开始紧张起来,但是我说不出为什么要紧张,拿着手机的手还开始抖了起来,难道是因为激动……激动因为我终于找到他了?


太不可思议了……。


为了不被他发现我的这些异动,我藏起那只发抖的手到身后,一只手抓着手机滑动,手机买太大是我的错…只是没有料到的是,他似乎发现了我的小动作,随后握住了我藏在身后的手:“怎么了,是不是觉得有些冷…?”我很不自然的摇头说我不冷,并且去瞄另外2个人,确定他们的角度是看不到我和谢衣这些动作后,我松了口气。


然后想想有点不对……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我和他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怕被人看见…从头到尾不对劲的应该只是我自己才对,他对人应该就是这样…算正常范畴,对,我想多了。


绝对是这样。


“你头上的谁帮你戴的?”他握紧了我的手,让我完全的感受到他手里的温度后,他将手放开了,在我还没来得及觉得有点小失望的时候,他的手很自然的停在了我的腰上…非常自然,或者也可以说是熟练。然后我该如何理解这个动作?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还是别有其它的意思?还是在暗示什么还是我其实想太多了。是我想多了还是他做多了?到底怎么回事,男人之间这种行为是不是算正常范围。看他一脸正人君子道貌岸然,所以应该不会有其他的意思其他的暗示!


所以究竟是什么意思:“没,没…是别人帮我,对了!忘记这个要还给你了。”当我要去摘下额头上的那根头绳的时候,他停在我腰上的手加重了力道吓得我不敢动:“这是你的东西,戴着吧…。”这是我的东西?他的意思是已经送给我了,所以算是我的东西了?他明显知道这根头绳的确是这样戴的,那就等于也知道这根东西是什么价值了?就这样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就送我了?没有理由?也没有目的?难道他是看谁顺眼就送谁?富豪也没他这样豪的啊……。

我想不明白,我实在想不通。

这里发生的一切我都以我其实想多了作为总结。

其他的我不敢不想,也想不明白。

不管如何,今天总算是有了进展,有了收获,更可以说是如愿以偿。

我终于找到了这个人,也可以确定后天能再见到他。

并且之后还能进一步知道他的住处地址。


这是我人生中目前看来最让人内心喜悦的时刻了。


然后就等着后天的到来。


等着那台舞台剧。



-------




这是我人生中目前看来最紧张最混乱的时刻了。


我不敢相信…我现在居然真的穿着一套古装站在候台区准备上台,心里一直默念着唯一两个字的台词“师父”,然后我看见“师父”只要跪下就可以了,之后就没我的事了…剩下的,就是另一边要和我一同上台的“师父”他的事情了。


“我去你就两个字的台词,接着跪下就没你的事了,怎么紧张成这样!你看台那边的谢大哥,他台词可比你多都没你这样!”我被身后突然出现的大编剧给吓得断了思绪:“…你,你不懂!我又不是舞台剧演员!被你坑到今天要上台我能不紧张吗!最主要的是,坑我就算了,还带上谢衣!万一弄砸了,我对不起他对不起自己对不起全世界黎民百姓!更何况上台可是我的第一次!”


“黎民百姓他们没空让你对不起!还有,你第一次的机会多着呢,看得远一点!你今天会是第一次和谢大哥在同一个舞台上演戏!”话没说完,她冷不防的就去张望舞台另一端在候台的谢衣:“哇塞……看看他,看看!我不得不说…那套衣服太适合你师父了…还有这发型…他都不需要假发。还有这气质,太接近了!虽然就这一幕……你师父果然就应该由他来演!”你给我等等,你话题会不会转的太快了,我还没有紧张好:“那套古装是很适合师…不对,什么师父!我都被你给带过去了!等等!话说我穿的这套衣服为什么那么奇怪!”别说样式,连颜色都有问题:“为什么演师父的一身素色,我的却是鲜明的蓝色!”


“谁说师徒就要情侣色了,你这套我好不容易才借…!”好,终于说漏嘴了:“我要罢演!”刚说要罢演,眼前的幕布就落下来了,全场安静,我不免一愣,瞬间紧张万分。大编剧一看这情况,熟练的对幕后人员做了手势,然后用怜悯的眼神看着我:“51…有30秒,上去站好位,别偏台,幕布拉开见机行事,OK上去!”


有生之年第一次的舞台表演,我居然被人直接一脚踹上了台,还叫我见机行事!这是相信我随机应变的能力,给我鼓气加油,还是想要我出洋相!再说我都没注意台阶,刚迈出脚就踩住了衣服的下摆,我说穿古装还让不让人走路!我连摔带爬的上了台,好在是在幕布后面,否则还不笑死观众。10秒后放背景音乐,20秒后幕布拉开,现在还有多少秒来着!音乐已经开始了,我的位置在哪!救命大编剧你根本没告诉过我!!这已经不是偏台的问题了,是根本没台啊!我急忙转过身想去想寻求大编剧的指示,急人的愣是没见到她,人去哪了?完全抛弃我了吗?这样真的没问题吗!我急的已经忘记之后要干什么了,直挺挺的站在舞台上等着被宣判死刑,我干脆连眼睛都闭上了,就等着观众的热烈笑声!


“无异,把眼睛睁开…。”我被他的声音牵动,睁开了眼睛,一个吻随后落在了我的额头上,我瞬间头脑一昏,跌坐在舞台上看着他,他转过身去,面对观众的方向轻声说道:“别忘了,无异,我是你师父。”


幕布拉开,两束灯光分别打向舞台上的他和坐在舞台木制地板上的我,放眼望去,四周已是一片漆黑,看不到观众,看不到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一切。


全世界,只剩下我和他。


别忘了…我是你师父……。


别忘了…他是我师父……他是师父…。



评论(5)
热度(19)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