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三十六章)

没有师父,我该怎么办?

没有乐无异的你……又该如何过下去?

我说过我想与你白头偕老…即便这是我自己的玩笑话。

我希望能在你的身边久一点,再久一点…。

哪怕只是瞬间…。

我和你的愿望变得越来越简单,可是那即便再简单,也终是一个奢望而已。


不要找我……。

我知道,你不会听我的。

就好比…我终是会离你而去……。


--------






冬,雪。



我穿着短袖体恤,钻进了车里,想着吴伯总应该带了衣服来机场接我才对,没想到他居然忘了。

国内的1月和新加坡的1月,简直两个世界。



“熙悦少爷,香港1月份有那么热?”



“没,香港现在差不多20度不到点…我是从新加坡回来的…哦,我和香港的朋友一起去那玩了几天,差点忘记要回国,还好你打电话给我,否则被我老爸知道了,我日子就难过了。吴伯,你别告诉他啊!”



“…这不是什么问题熙悦少爷,问题是,你的头发。”



“头发…头发怎么了?”我不自觉的去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想了会儿,才发觉到:“哈哈哈哈,吴伯你是指我的头发太长了是吧!”说到我头发的长度,的确是很难被忽略,原因在于我这头发已经留到了腰部位置,的确是长了点。自从被老爸一脚踢去了香港后,三年里我就没回来过,反正在香港也没人管着,所以这头发就一直留到了现在,其实直到刚才我都没觉得有什么问题,但是现在回国了,就变成了大问题。



在飞机上的时候,我的确还扎着头发,现在发圈没了,只能任由着头发披散开……吴伯摇着头继续开着车:“老爷要是看见你这一头的长发,真不知道会怎样教训你了。”



“他管的太宽了…算了,我也不是非要留着……吴伯,经过理发店的话停一下,我下去剪个头发再回去。”



“好的,不过…熙悦少爷你到底为了什么留的头发?”



“好了,别叫我少爷少爷的了……说到这个…吴伯你相不相信前世今生这种说法…那个什么,我经常在梦里看见自己,梦里的我是长头发,穿着一身蓝色的衣服,那衣服有些奇怪,或者说,像是古装一类的衣服…很多朋友听完后分析,说这可能是我的前世。一开始的几年里,我在梦中只能看见自己,我想着干脆把头发留长,看看会发生什么……不过我也不能确定这是不是我的前世…也不知道和把头发留长有没有关系,我的梦有了变化,不,应该说是有了进展…在梦里,不再是只有我一个人了,而是出现了另一个人…而且…哎,算了,如果真是有关前世的梦的话,那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怎么了…?”



“我觉得如果那真是我的话…我的前世应该是个女人…。”



吴伯反应有些慢,过了许久才呵呵的笑出了几声:“…长头发不代表就是女人。”



“吴伯,其实长头发是其次,出现的那个人才是主要,之后的梦里我经常躺在他怀里…而那个人我确定是男人,所以我应该是个女人才对……否则还会有其他什么可能…?”



吴伯没有回答我,只是又笑了几声,想到那个其他的可能,我不免也笑了出来:“算了,剪就剪了吧!这梦再做下去我还不知道会怎样呢!”吴伯跟着点了点头,之后专心开车,雪并不大,天渐渐的暗了下来,到市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



吴伯将车停在了一个理发店的门口,我犹豫了许久都没下车,一是因为冷的不敢下车。穿着短袖体恤在下雪天离开有暖空调的车需要勇气,二是因为…真要把头发剪掉吗?我问我自己,是啊,真的要剪掉?留了三年的头发,剪掉它可是一瞬间的事情…可是不剪掉留着还有什么意义…梦里看见的不能代表什么,即使真是自己的前世,到了如今也一切归零,和自己已完全没有关系,至于那个男人…就算真的和我前世有什么纠葛,到了现在也应该无关了吧……更何况,我也不是女人了…。



不知道为什么,有关是女人这个问题我不免有些在意过头,只因为在梦里多次看见自己被一个男人搂在怀里…我居然一点都没觉得不舒服和讨厌,这实在有些不是滋味…说白了……这个问题对现在的我来说有点严重,简直让我匪夷所思,比起其他,这才是让我最头疼和不敢相信的。

不行…。

剪!

还是剪了吧!



“熙悦,你先拿我的外套穿上!”吴伯耐心等我下好了决心,下车为我打开了车门,一边还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我忙制止他:“不用了,你别脱衣服啊快穿上,外边冷,我年轻,顶得住!”然后等一阵阵冷风加飘雪袭来之后,我确定我顶不了多久。



我和理发店其实离得不远,直线距离也就十几步路,但是当你发现,你和目的地之间隔着严密的自行车和助动车后,这距离,还是蛮遥远的…我咬牙决定从这些自行车助动车前穿过去。能不能安全穿过一是看技术,二就看自己是胖还是痩了。我自认为不胖,技术一般…我之前从没干过这种事情…所以对于这个并不擅长,所以,我想我或许可能要失败了…我过不去,而现在想退也没那么容易了,因为我怕把车弄倒,这自行车一旦倒了一辆,之后就会倒一排的!所以我卡在了里面不敢动。



我万般窘迫之下,只能去看车的方向,向吴伯招手想要他来救我…但是他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我这里…我冷啊这可怎么办啊!急死我了!



“怎么…出不来了?”



这救命的声音是从身后方传来的,我急忙转头过去想要表示我的确出不来了,不管是谁先帮我解决眼前的急切问题再说:“没错,你帮我扶一下自行车,别让它们倒了,让我先出来!谢谢了。”我抬头去看面前这个唯一发现我需要帮助的人,他居然和我一样也留着一头长头发…黑色长发…。


到底怎么了,我只是三年没回国而已,国内现在难道已经开始流行男人留长头发了?不对啊,他既然在理发店门口,该不会也是打算剪头发了吧……不对,这不是重点,虽然他要是真的打算把头发剪了,我会觉得很可惜,因为我觉得他很适合这一头长发发型…。


……什么时候了,我居然还去可惜别人的头发!

如此说来,比起看到他留着长头发远比看见他的卖相更加让我发愣……。

没错,我愣了…这个人的长相和气质好特别…有种说不出的……哎,怎么形容来着…他给我有种不像是这个时代的人的想法…当然我肯定说不出到底像是哪个时代,反正就是…应该用什么词语形容?卖相很好?非常好看?温文儒雅…俊美秀气?这好像是形容古代男人的词语…用现代的话来说是不是应该说成熟优雅很有魅力?得了…我知道的词语也就这些…我也不指望还能挤出些什么来,等我回去一定要好好查查字典,用什么词语来形容这个人才最贴切…最能表达我现在的感受。我反正看着他的脸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连冷不冷都感觉不到了…活到现在,我难道没见过好看的人?大冬天的在理发店门口这样傻站着盯着一个男人看会不会有问题,会不会?



我还动不动,我还要不要出来,我还剪不剪头发?



“出来…动一下,无异。”



“哦……嗯…?”无异……什么?



我被他揽着腰给带了出来。我都没空去想他是怎么防止自行车不被碰倒的情况下把我给带出来的…因为我刚被他带出来,就被披上了大衣围上了围巾,而且还是从他身上脱下来的…我瞬间感到吃惊的同时还开始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他甚至还很熟练的把我头发给扎好了,我忍不住晃了晃脑袋…发现居然扎的还是马尾……这服务周到细致的,让我不知道该怎么答谢才好。



等等!

该,该…该不会……他该不会是做推销的吧!



“谢,谢……谢谢,话说你是推销什么产品的?不管是什么,我买!”我取下他之前给我围上的围巾,想还给他…之前他已经把自己的大衣脱下来给我了,看着他里面穿的也单薄,我自己冷,看着他这样我更冷。

“…推销…?”他看着我微微笑了笑:“你觉得我是推销什么产品的……?”然后拒绝了我要还他的围巾,我低头想了想,看了看围巾,回答道:“…围…围巾?”我不能肯定,只好随口说了一个,引来对方的沉默。我们离的很近,这能让我近距离的去看清楚对方的脸,之前没注意,现在才看清楚他眼角下面有红色的印记…难道是胎记?很少看见胎记会长在这种位置,该不会是纹上去的……。



雪似乎有些变大了,他的头发衣服上都落上了雪花,这种时候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我拉起他便往自己的车走,坐上车,关上门,也不顾吴伯的疑惑,先问他要回哪里,家住什么地方。

“熙悦…这位是……?”吴伯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了。

“西乐…?”他念着我的名字反问我,我的名字难道有什么不对…?

“我都忘了…你好,我姓魏,名熙悦。康熙的熙,喜悦的悦…你叫什么?”

他没反应…。

我等了会儿又问他,他好像还在思索着什么,许久才开口告诉了我他的名字。



他说…他叫谢衣…。


谢衣。


------------

这不是新开章!这不是新开章!这不是新开章!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评论(8)
热度(14)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