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三十五章)


“……夷则,让他,让谢衣…滚出去…。”


这是我清醒过来后,开口说得第一句话……。

说这句话之前,我…挣扎了许久许久……。

而师父,在我未醒的三天里,一步也没有离开过。

他…还是如此…不肯放过自己。

师父…对不起。

为了我,为了乐无异…你停留的…太久了……。



所以…我,没有选择…。





“…我不想再见到他……叫他滚…。”

夏夷则以为我糊涂了,以为我还没清醒,他反复问我到底怎么了,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一次一次的点头,说我很清醒,告诉他我没有糊涂,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也知道坐于我身旁的师父,对我所说的一字一句也都听的清清楚楚…他只是安静的看着…安静的听着,然后,平静的问道:“…无异,是否有什么地方不舒服,是否还疼…?”

疼…不会再疼了。

所有身体的伤痛,都随着记忆的恢复,消失殆尽。

所以,师父你…已经没有必要,再守着…这个我了






姣鳞…她在临走之前留了一份礼给我。

是一份大礼…并且,不由得我不收下。这份礼已经涌进了我的身体。

我的心被这份礼…填满了。



那是她所有对师父的恨,对师父的怨。

非常的强烈。

我无法压制这如此蛮横又强大剧烈的感情,所以当我清醒过来第一眼看到师父的时候,痛恨的情绪便不由自主的涌向心头。我挣扎着想与这股强烈的情绪较量。


我不想被她支配,我不想被她得逞,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感情被扭曲破坏,然后不得不去憎恨师父……我告诉自己,我并不恨师父,我也不可能去恨师父。我喜欢他,我爱着他,我不会去恨他!即便要恨,也是我乐无异自己的事情,要用我自己的意愿去恨,心甘情愿的去恨……而不是由别人,由她…来决定和左右。


但是……。

我…。

我似乎…太过天真,太过小看她了……。

她并非我想象中那么薄弱。



我或许敌不过她……我怕我会输给她…。

她的感情,她的情绪,她的痛恨……强悍霸道。

和我的感情,我的情绪纠缠在一起。

她在撕裂我…吞噬我的感情。

这使我气的浑身发抖。

我想阻止却阻止不了…。

我强硬的逼迫自己,不为她的感情所左右去恨师父…这让我,筋疲力尽……。

我,该怎么办…?

我控制不住…这股情绪,我根本无法压制。


我从没想到过,自己竟会如此的无能为力…。


如果是这样…。

我便不能再见师父,我不能让这股情绪越来越强烈。

强烈到…让我想要去攻击师父…带着姣鳞那…妖怪的脾性……。



所以,我必须避开师父,不去看他,不回他的问话,对于他,我不能有任何的在意和理睬。

我必须赶走他,我不可以再让他留在…乐无异的…身边。



姣鳞留给我的这份礼,促使我更快的去做我醒来之前…已决定好要去做的事情。

放手…对师父…放手。

放弃他,对过去的种种,做一个了结。

让这个总是让师父担心忧愁又无可奈何的乐无异,离开。

离开…离开他。

乐无异,谢衣不会属于任何人。

他,也不应该在一个人的身边停留太久。

你一直追着他不放,让他……都忘却了曾经的自己。

他已经变的不像师父,不像是谢衣。

所以…我做了什么。

我到底做了些什么……。







我还在不停的发抖,是为她在我心中留下的痛恨,也是为压制不住这种情绪而生出的气愤……以及…我的悲伤…。

我毫无自觉的拒绝了师父那关切而又担忧的轻抚,甚至推开了师父,我震惊自己竟然不能忍受他来碰我,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我彻底输给了她…我现在所有的感情,所有的情绪,都任由她来摆布…我已完全失去了自己……。



我不敢去看师父这时候的样子,不敢想象他听到我叫他滚的时候,他是什么表情,他会有多不解和伤心…。

他甚至都没有问我为什么…他根本毫不在意我对他的态度变的如此恶劣,还只是一味的关心我的身体,问我是否饿了,问我想要什么,想吃什么…。

只是听他对自己说话,就足够让我恨的咬牙切齿……。

我最后忍不住笑了起来,我没办法不笑,我也不在乎师父他们会不会以为我疯了……是的…或许我真的疯了,说不定会快乐许多…现在所有的一切对我而言简直是个笑话。

姣鳞,你的这份礼,到底是想要我放弃师父,还是只为复仇…。

不管何种理由,都会有个了结。

让师父离开,这是必然要走的路。

即便没有你留给我的这份礼,结果也会是一样。

所以…。





“我很好…我的身体也不会再疼了……只要,只要你不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出现在乐无异的面前,那么…所有的痛苦都不会再有。如果没有你,乐无异就不会为一个人的死而伤心欲绝,为一个人的忘记而痛苦难过。如果没有你,乐无异便不会被活埋,不会被烧伤,不会失忆,不会做乞丐,不会有如此多的伤痛。乐无异受够了,不想再痛了。他…好累……离开他好吗……离开乐无异,让他…让他开开心心的过之后的日子…所以…求你……离开吧。”



你会答应吗?

师父…你会答应我吗……?

你…会离开吗……。



“…好。”

好……你回的如此明确,清晰,而又异常的不舍……。



乐无异…该死心了。

这就是你要的结局。

所以…对不起了,师父。



请走吧,请离开乐无异…不要回头……。


因为…我,也不会回头。












我睡了好多天,醒来的时候,已经看不到师父,陪着的只是小菜…。

那天小菜见我醒来后,都快哭了,说还以为我再也不愿醒过来了…对我而言,我或许真的不愿再醒了。但是,这世间毕竟还有师父这个人存在,我虽然自知可能无法再见到他,但是我无论如何都想和他活在同一个世界里,这或许……是我唯一感到安慰的事情了。




等我能下床了之后,夏夷则终于出现了。他见我能走路能自己吃饭放心了许多。



“谢前辈五天前走的,之前…守了你两天两夜。”

“是吗……。”

夏夷则见我没多大反应,也不多说什么,拿出一件东西,放到我手里。

记得在王府第一次见到师父的时候,他就戴着这个,那时候我就觉得和师父不太相称,原来这件东西…是我的,是我一直戴着的金色抹额……。

我背过身去,不想让夏夷则看见现在的自己。

虽然我这么做反而更令人怀疑。

我忍不住眼泪往下掉,其实我知道自己早就忍不住了,但是现在就忍不住的话,那之后的日日夜夜我该如何度过。

现在就哭的话…那之后的日子就会无所事事了。

没有师父的日子,该怎么过下去…。

乐无异,你可怎么办才好…。

“夷则…我三天后回家…。”

“怎么…想回去的话,我可以安排,无需三天。”

“…你总要让我在你王府里先哭个三天吧,现在这样让老爹娘亲看见了,还不出大事…。”

夏夷则被我这话堵的无话可说,我也不想再多说些什么。

因为我很忙。

我忙着哭…。



三天后我肿着一双眼睛出了王府…临走之前,我一再的问夏夷则,我这样爹娘会不会起疑,夏夷则回了我:你都失踪了两年了,能安然的从王府被送回家,想必他们不会在意你眼睛肿不肿的问题…反倒是乐兄你这一身的伤,才应该好好想个对策向他们解释清楚…。



伤…?

无法解释清楚…。

这要我怎么解释。



“夷则,我先走了,过几日我再来找你。还有,我带走了你府里几个盆栽。你别怪罪下人……。”



“…乐兄……。”



“再见了!夷则!”



再见了,师父…。



再见,或许不会再见了…。





--------------

给个痛快……。

这次算痛快了吧!不过还是没有结局。

作者不痛快!































评论(3)
热度(14)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