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三十四章)



当你在万分痛苦之下,你会做什么?

能做什么,还可以做什么…。

我或许已经到达极限了,这几年来我一直在忍受,但是疼痛这种东西不是忍忍撑过去就算了的,因为它还会再来,我无法知道下一次是什么时候,我更不知道下一次我是否撑的过去…不知道,根本不可能知道……我很害怕下一次,我害怕的不敢去想,却又忘不掉…我没有办法,我无路可走……如果这能要我的命也就痛快了,可偏偏不致命……所以,忍…只能一直一直忍下去…那种被烧的…无法形容…真的,没人能体会到……永远不会有一个人愿意体验我这种伤痛…永远不会。


最终…最有效…只剩下尽力让自己减轻痛苦这一途径……减轻痛苦,就算是一丝半点…也会让我好受许多…是否管用,只有我自己知道。




忍,到底为什么要忍…。

我……。

我不想死。

我也从没想过自杀,我不会自杀…即使伤痛不断,即使以乞讨为生,即使被人轻视无人救治。即使再痛苦再艰难…我也要撑下去。

我不能死…不想死不愿死。

我想见他。

我想见到多次在梦里出现的那个人。

见不到他,我不会放弃。

我不会罢休。

所以,我撑到了现在。





我抓着自己心脏的部位,越来越使劲,好像如此就会让自己舒服很多。这次的疼痛和之前的烧灼感不一样,疼痛之余更有一种膨胀感,感觉心似乎快要炸开了一般,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我还有其它的病症?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为什么这时候才开始发作…为什么……到底问题出在哪里?难道是为了师父?为了他其实……并不爱自己?

是…。

师父,没有爱过我…。

可是这又能如何…?

两情相悦本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更何况是我和师父…。

师父……师父,师父,师父…师父…。

他是我师父,我是他徒弟,这样很好啊…。

真的很好…能做他的徒弟,过去的乐无异肯定非常的高兴。

而现在的我,也能感受到…师徒…很好…很好啊…。

我应该知足了……。



没错…这就够了,这样就没事了…。

本就应该如此…。

可是我为什么偏偏还想要其它的…想要师父的情和爱……。

乐无异,你得到师父了吗?

得到他的情他的爱了吗…?

得到了…?

得到了……。

只不过,那不是我想要的…那…不一样……。

完全不一样……。

这不是我要的。

乐无异你到底在想什么?

我到底在做什么?

我是否太过贪心了?

我是否不该要这些东西?

今时今日乐无异你会落得如此田地,是不是一种惩罚,对你的非分之想,对你的贪心,对你的罔顾伦常……给予的惩罚…?

乐无异…所以你真是活该…。

我,真是该死……。


我,是不是真的快要死了……?

心痛的连呼吸都成了负担,我在想,如果将自己的心就这样挖出来,是不是就不会再痛了,是不是一切都会结束…?


结束……。


我笑着告诉自己,别傻了,我是不会自杀的,师父也不会让我这么做的,他已经开始限制住我的双手,不让我因为疼痛而伤害我自己。但是可笑的是,只有我自己知道这并非是伤害,而是我在减轻自己痛苦的另一种极端的方式而已……。

看着这样的乐无异,师父你作何感想?

是否心急如焚却无可奈何,是否痛苦难当却什么都做不了,是否愧疚不已后悔不已…是否觉得我很可怜很悲惨…?

所以你愿意为我做任何事情?

甚至逼自己去爱我…。

说服自己爱上乐无异…。

只因为……。





谁都救不了我,即便失去记忆…我还是能在梦里一次一次的见到你。

即使什么都想不起来,我还是在不断的寻找你。

这世上,能救我的只有我自己。

能救师父你的也只有乐无异。



痛苦到极致便是不再有感觉。

我知道我已经失去了意识,因为眼前一片漆黑,因为已经什么都感觉不到。

但是却可以听到声音,师父的声音。

他在叫我。

他在叫着乐无异。

可是。

对不起师父…我,有可能,醒不过来了。

我真的…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

我真的…好怕好怕…我惧怕再次过来……。



我…已无能为力了。








“他,在叫你…。”

“…我知道……。”

“他在叫你,乐无异…。”

“我知道!”

“不回去吗……?”

“回不去了……从那天开始,便回不去了。”

“从见到他开始,便回不去了……所以,乐无异,你想回去吗?”

“不想,没想过,我会出现在那艘船上,就是为了再见到师父,在那之后我就没想过要离开他,而走到今天这个局面……回去…笑话,根本回不去!”



“……你知不知道你来这里,意味着什么…?”

“我知道这里并不是活人会来的地方,但是也不是死去之人的归地……而且,我的记忆在一点点的开始恢复。”本是碎片一般的记忆,开始一点一点的被拼凑了起来…很多不清楚不明白不理解,都有了解释有了答案。

“乐无异你还记得吗……你说过的那些话?”

四周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只能听到姣鳞的声音。

“我记得……。”

“乐无异,你那时候的愿望是要他忘记你,只因为你以为自己会死,但是你深知要他忘记你是不可能做到的,所以你在最后一刻选择忘记你自己。而忘掉自己的你,空无一物,整颗心只剩下他,最终只有他的你……值得吗……?”

这个问题,或许是最后一次听到了。

你想要的…。

我现在才知道如何回答你。

我明白你为什么一直在问我这个问题。



“……不值得。”



这个回答,换来了她的笑声。

这个回答,才是正确的。



不值得,真的不值得……。

师父他,根本不快乐…。

他对于你…为了他所付出的一切,痛苦不已。

所以…不值得。


乐无异…你所做的一切,那所谓的喜欢,那所谓的爱…只是你自己一厢情愿的念想,你一再的执着而已。你让师父不再是师父,不再是谢衣,他为了你,让自己深陷其中,他甚至不在乎到底会有多深,因为他只看到你已经在里面,他想救你…他以为那是他的错,他认为他亏欠了你,所以他想要和你……一起被活埋。

已经到了无法呼吸的地步……但是他还是不肯离开,不肯放手,不肯放过他自己…。

是师父的错,还是我的错误……。



“乐无异…等你再次醒来,你所有的记忆都会恢复……并且,我这里还留了一份礼物给你…。”

她的声音渐渐的…变得越来越遥远…。

“…姣鳞,这是最后一次了是吗?”

“是的…我们不会再见面了。”

“等等!师父…师父他,在你的……他守了七天七夜…。”

“…乐无异,你还是哭了…你最终实现了你曾对我的承诺,如果那是承诺的话…。”

“…姣鳞,为什么要骗我…和师父。”

“妖怪骗人,需要理由吗……?”

“我…我只是想,如果可以,如果我们能成为朋友,那该多好…。”

“人和妖怪怎能做朋友。”

“可以…当然可以!我有一位挚友,他曾经,也是鲛人……。”

“是吗……?那真是…有趣…。”

“姣鳞……。”

“…永别了,乐无异,别了……谢衣。”



永别了,姣鳞……。

再见了…师父。




评论(2)
热度(13)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