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三十一章)

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我也不知道你到底如何看待我的一切所求。

从那天在船上相遇,你便成为我的不顾一切,我只知道要牢牢的抓住你,不愿放手。

然而面对我,你却总是将手抽离,将我推开…我没有真正拥有过你,你也不曾想要拥有过我。

我问我自己,是不是累了,是不是该放手了,你是不是觉得我烦了。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停止这种循环往复似的相遇分离,相处折磨。

不累吗?不觉得辛苦吗?泪还没流够吗?

是啊……不够…不会够的…为了你永远都不会足够。

无法停止,只为你这一句:“为师从此不再见你。”便流泪不止。



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以为自己肯定不是清醒着的。只因为眼前的一切无法让人信以为真…这未免太过突然,太过惊人,又太过美好。我不相信这种事情会发生在我自己身上,如果这是真实的我甚至怕自己会得意忘形,所以我认为这次肯定是在做梦,一定是梦,不会错,但是这个梦为什么和以往的又皆然不同,相差甚多,所以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我居然会梦到师父在亲吻自己,带着温热的气息,简直让我难以置信!更不妙的…我想说的是,我已病入膏肓,无人能救…我在被他亲吻的时候,脑子里想的竟是想要更近一步,我想要去尝他口中的滋味…我真的如此打算的,但是当我想要真的这么做的时候,师父本覆上的唇突然就离开了,带着一丝犹豫和迟疑,又不得不停止一般…他侧身稍稍退开了去,这一举动让我有些小失望…同时也有些恋恋不舍,我不自觉的去拉住师父的衣袖,想要他再一次与我亲近,然而站在一旁的夏夷则和小菜太过醒目,让我不得不注意到了他们的存在……。


等等,什么时候连他们都出现在梦里了!还是在这种情形之下!太不合时宜了!我抬头去看还在跟前的师父,他见我瞧着他,神情缓和了下来,随后便试探性的叫了声我的名字,像是在等我给他一个回应,这一刻我才猛然惊觉到,眼前的一切不是在做梦,我并非是在梦里,师父的确亲吻了我…这个亲吻是确确实实的,不是我的一厢情愿…想到这里,我有一些迷茫,想问师父,但是又碍于另有旁人,我去看小菜,发现她的表情丰富多彩,毫不掩饰的向我表达了她此刻激动的心情,她瞪大眼睛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似乎比我还要震惊……相较夏夷则,他倒是比小菜平和许多,不说话在一旁安静的看着,对上他的眼神,让我觉得他似乎在问我,问我是否还好……?所以我不由得向他点了点头,但是又因为他和小菜的不合时宜,让我感到又不怎么好,连忙又摇头起来,使得夏夷则不免有些疑惑……算了,不明白就不明白吧,反正我自己也不明白自己到底怎么了,我更加不明白师父他到底怎么了。

“…师父…我怎么了…?”我发现此时自己居然身处居室内,而师父他们都在…,我之前不是应该和师父小菜在水榭楼台坐着吗……?

“徒,徒弟!”小菜下意识拍了下自己的脸,扑了过来:“太好了!徒弟你终于清醒了!你可吓坏我们了!”我…我怎么了…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更不知道我自己做了什么,会让小菜和师父以及夏夷则吓到…我难道烧伤又发作了?不会啊……不应该啊,一点预兆都没有…我都没感到有任何疼痛,那到底是什么?

“我…我又怎么了……?”小菜对我的疑惑已经习以为常,她用那种,真没办法我只好告诉你的无奈眼神道:“我其实也不知道你怎么了,只是你突然就说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话来,说着说着还哭起来了,我以为你又要烧伤发作了,怕的不行,谁料你之后竟什么反应都没有,不动不说话不理人,就只会掉眼泪。之后我们将你带回了这里,无论我们和你说什么你都像听不到般不做任何回答,你甚至都像看不到我们一样,我还以为你着魔了!”着魔…这是怎么了……我的病是不是加重了…。

“我,我现在不是醒了吗……?”不说还好,说到这里,小菜不由得转头去看了一眼师父:“说的不错,你现在是醒了,我和三皇子怎么想办法叫你你都不醒,最后还是你师父叫醒的你,虽然方法独到……但是却很管用,你真的很快就清醒了过来,还是徒弟你的师父有办法。”小菜直起身,朝着夏夷则的方向说道:“往后便不怕徒弟你再烦什么怪毛病了,只要照着你师父治你的办法治就万无一失,保证你马上恢复,三皇子下次也可以这样来试试。”

“试什么…?小菜你怎么自己不来…。”小菜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徒弟,知不知道什么叫男女授受不亲!”

“所以夷则就可以了吗…?”我不知道和小菜争这个有什么意义,其实我只是不想安静下来而已,只因为这会使我有些尴尬,我不时的去注意师父,他似乎一如常态,我看不到他有任何不对之处,他安静的站在我身旁,由着我和小菜你来我去。

“既然知道治你的法子了,当然要善用,万一你下次又犯了,你师父又不在,自然由别人来。”

“你也不能见着谁就让人来治我啊,小菜。”

“那你就别犯病,否则下次可就不知道是谁来治你了!徒弟!”

“不可。”师父这时突然开口道,只两个字便使我和小菜双双哑口无言。夏夷则若有所思的在一旁不发一语,屋内突然就安静了下来,这情形真是太糟糕了,我不得不想要去说些什么好打破这种尴尬的局面:“…我,我以后尽量不让自己…出,出出…出毛病……。”

“乐兄…。”

夏夷则你终于开口说话了!我连忙答应道:“夷则!怎么了?快说!”对,无论怎样,说什么都好!

“乐兄,你之前哭了不少时辰,想必是累了,而且天色渐晚,是否该早些歇息…?”

睡觉…夏夷则你真是善解人意…我使劲的点头说想要睡觉,小菜闻声忙将我扶去床榻上,要我速速躺下,我迟疑的坐去床沿,看着夏夷则和师父转身退出屏风之后,我见不到师父,心里一沉,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等等!我有些害怕!”

小菜歪着脑袋不解的看着我问:“徒弟……你怕什么?”是啊,我怕什么,我到底有什么好怕的…?

“我!我怕黑!”这句怕黑我是特意说给师父听的,我不会忘记这个,我总感到怕黑这件事很容易触动到师父,让他变的不再从容。

如我所料,我听到了师父的脚步声渐近,他向小菜示意后走到了我身旁,低头轻声来问我:“无异…为师……陪你睡可好…?”

“好…。”这可是师父你说的…。

所以,什么都好…只要是师父你,怎么样都好……。




---------------

别问我之后是不是该上肉了…。
虽然真的是等很久了…。













评论(2)
热度(13)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