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三十章)

一大清早,进屋端来汤药的,候着为我上药的还是一直服侍我的侍女,他并没有来……。也对,没有来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我说了不见他,再确切一点,他不是我师父我就不见他,他自然没必要和自己过不去专门跑来吃闭门羹。不过说实在的,他若真是要来,我也不会真要他如何,我能对他怎么样,我还能怎么样,我根本无从着手,我对他完全没有办法,我只能说不见,说说而已!说一下有错吗?我根本不会去实施……所以结果还是我和自己过不去:“…看起来好像很惬意啊……。”

“……徒弟,你这样远远的偷看你的正牌师父是要做什么…?”偷看?说偷看会不会不太确切,我只是在府内游湖观景,不小心走到了一处水榭看见了他而已,又不小心看见他依着凭几,正在和几个侍女谈笑风声而已!

“…我哪有偷看,我只是正巧看见,而且现在也不方便打扰而已……。”王府那么大,随便走走为什么还能见到他,为什么看见他躲的却是我,为什么他可以如此随意的和府内的侍女聊天?有什么可聊的,可恶我听不见啊!

“徒弟!我们也过去吧,看看他们在聊什么。”小菜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说着便要拉我往他在的那处水榭走,我都来不及说不行,小菜见我想转身跑,加了力道拉我往她要去的方向拖,就这样拉拉扯扯的走到了桥上:“喂,别拉我,我不去啊!”

“你个大男人怎么婆婆妈妈的,干嘛和自己师父较劲?”

“我哪有?”小菜一手拍了过来:“没有?那我拖着的人是谁?”拍完了,她继续使劲拖我拉我,我该怎么办,我还没做好准备去见他啊!我之前才说了我不见他的,就这样拉拉扯扯的全抛去了脑后了!而且我们两人此番在桥上大动干戈,举止怪异,想不让人看见都难!眼瞧着已经被发现了,我也不能再多做挣扎,只好随着小菜跟着她走,而那个人已经起身向我和小菜迎了过来……。

桥上也就一条直路,前面是他,身后是小菜,无路可走,除非跳湖,早知道我就该带着馋鸡,这时候起码还能化作鲲鹏…所以我为什么要躲…我自己都搞不明白:“我,我不是来见你的!”对着他,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所以刚才说的那句话只当不是我自己说的,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我只是不想见到他就沉默而已,不过我忘记了小菜,她紧接着就对准我的脑袋拍了下来:“徒弟!有你这样和正牌师父说话的吗!”

“徒弟…?小菜姑娘可是无异的师父……?”

“没有没有,我才不是他师父,他可没拜过我做师父!”他隔着我和小菜说话,却不时的来看我,他面露浅笑,眼神温柔真切,看的我有些不知所措:“那是……?”

“我捡到他那时,他意识不清,模模糊糊,我不知道他名字,只听他一直叫着师父……我便暂且叫他徒弟了,之后知他又失忆,便一直叫他这个…现在知道他原有名字叫乐无异,不过一时半会儿我还改不了口…。”

“…原来如此……。”在桥上真的不适合说这些个事,而且还是在他面前,我简直受不了,想要从桥上离开,不过他似乎立刻便猜出我想要做什么,我刚迈出一步去,他便顺势来牵我的手,要我随他走。我感觉此刻的自己有着说不出的喜悦心情,但是又回头一想,只是被他牵着手罢了…我何必激动成这样,但是如今问自己这个失忆鬼有用吗?没用……所以就只管跟着他走,只不过我之前才说的不见他…他难道一点都不在意?还是一开始只当我是在任性胡闹…就没当回事…?做师父的对付徒弟的精髓之道难道就是认为徒弟胡闹?不管什么事情都用胡闹应付过去…?所以到头来到底是为了护着徒弟,还是只因为做到师父这辈上已经没什么脾气了……?

说到脾气…他还真没让我觉得他有什么脾气,整个人态度温和,举止斯文,对待谁都彬彬有礼…回想起第一次见到他的情形,简直不敢想像,我是不是那天夜里在做梦?还是他在做梦?他会如此激动反常,真的只是因为我…的死……?为什么啊……我死了和我活着所受到的待遇为什么会差那么多……。

“…无异?可是累了……?”

“他当然累了,偷偷摸摸蹲了半时辰都有了!”小菜简直和我过不去:“我!我不累!”看他并没有什么神色变化,我料到他是明白小菜所说的言下之意了,说不定他早心知肚明,只是表面看起来一如往常而已,我总觉得不管做什么事情他肯定都会有所察觉,但是他不会来拆穿我。他示意要我在他身旁坐下,我想都没想,硬是空开了一人的距离坐下去,他稍稍看了我一眼,向着我稍移近了些,然而我无论如何都对自己说过的“不见他”无法释怀,现在如此正大光明的和他面对面坐着简直在自打嘴巴!不能再这样下去,太没面子了,我越想越觉得不对,管不住的就突然站起身来,没等我有下一步动作,立刻就被他一把按了回去,让小菜如何都看不明白。

“……你们真的是师徒关系…?”这句话真是太突然了,问的我有些手抖,虽然这问题我之前也问过他…但是现在从小菜嘴里听到,总有点异样的感觉,甚至让我有些尴尬,我去看他,他异常镇定自若,转头来看我:“谢某确是无异的师父,与他自是师徒关系…否则无异怎会愿意来见谢某…。”他居然在这种时候承认是我师父了!真是够体贴!但是小菜似乎并未放弃,我也有些想要知道:“……是吗…为何我总感到有些不太对…?”小菜托着下巴问,我急切的想要看师父如何回答。

“哦…?小菜姑娘觉得有哪些不妥…?”我觉得哪里都不妥,尤其是我自己……但是小菜或许并不知道到底哪里有问题,就像我的感觉一样,我并不认为自己和师父单单只是师徒关系而已,而他,虽然表现出一如常态,但是总让我感到他的些许忧虑和无可奈何…。

“有没有办法让我恢复记忆,我的意思是,让我想起师父你的事情,唯有你的事情或许需要用强制手段才能记起。”我中断了小菜的问题,我不想继续这个不会有确切回答的疑问,因为我不认为师父会回答,其实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让我自己恢复有关师父的一切记忆,我肯定所有我想知道的,我所无法理解的,以及我所有的疑惑都会在记忆恢复那一刻得到最终的答案。

“我听说有种办法,就是让失忆之人再次去经历他之前最为害怕最为痛苦之事,也许有可能…。”

“不行…!”这声否决有些过于突然和坚决,让我不由得感到一些急躁:“为什么不行…?师父你难道不希望我记起你的事情?”

“恢复记忆不急于一时,用这种强制手段太过草率,为师不答应…!”

“这不是急不急的问题,是我根本记不起你来,别人的事我都能轻松想起,但是师父你的就…我认为除了用强制手段,别无他法!”

“想不起来也无妨,为师并不介意。”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都不来看我:“师父,你并不希望我想起你的事…?”

“很多事情无需太过勉强,或许对你而言,忘记为师并非是件坏事…。”为什么他会如此认为?难道过去种种真的如此不堪如此不值得我去想起:“师父,我想试试,我真的想……。

“此事无需再提…!”这次换他坐不住想要逃开了,我连忙拉住师父的手:“师父,告诉我,我以前最怕的是什么,还有我遇到过什么痛苦的事情,师父,我并非任性胡闹,有关师父的事情我无论如何都想知道,我想试试……我…我以前是不是怕黑…?”问到此处,师父的手立马握紧了几分,我或许问对了,只因为之前师父向我问起过此事:“我怕黑,我曾经遇到过什么事情所以很怕黑是不是?我曾经梦到过自己处于一片黑暗的境地中,异常害怕异常绝望…师父,发生过什么,告诉我…我到底遇到过什么事情……。”

“…无异,你胆敢去尝试此种办法让自己恢复记忆,为师便从此不再见你…!”看不到淡然从容,看不到浅浅微笑,换来的只有不容许和威胁,没错,这是威胁,筹码是不再见我,和我微不足道的“不见他”无从比较,他让我瞬间害怕了,甚至想要退缩了,我不可置信的盯着他,他不容置疑的看着我,不带有丝毫的动摇,他竟可以如此决绝的说不再见我,只要我想要去尝试想起他,他便不再见我,这是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你不再见我…?”我很害怕,我怕他真的会去实现,我知道他会这么做,他一定会做到!不再见我,不再理睬我,永远的离开我……让我再也无法找到他……让我再也见不到…见不到他…不可以,绝不可以!

“你又要离开我了…你说过你会回来的,师父,你说过你什么都答应我,什么都听我的,你……你亲口说过你会回来的,你一定会回来的,所以我等你,我…我一直在那里等你…一直在等,我…我不想的…我…。”我在说什么,我到底在说什么?

“……无异…你…?”我开始有些看不清面前的人和物,我看不清师父,看不到小菜,一切变的模糊不清……是什么…到底怎么了?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却一直不停的吐出那些话,伴随着热泪夺眶而出,让我的视线越来越模糊不堪。

“…我一直一直在那里等着一个人,等着你回来…真的好久好久,为什么要我等那么久…为什么……我没有等到你,我等那么久却没有等到你,我最终等来的是一场大火,一场大火…整个屋子都在烧…我逃不出去…我不想的…谁也不想的……。”你没有回来,我没有等到你回来,最终,我离开了你,我没有坚持下去,是我没有等到你。

我忘了你……甚至忘了我自己…。

真可笑啊,我居然会问你…我最害怕的是什么…我居然问你,对我而言最痛苦的是什么……我居然会问你…!

我最害怕的…最痛苦的不就是再也见不到你……。

以及你离开我吗…师父…。








评论(2)
热度(20)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