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二十八章)

我在等,等他什么时候放开我,而我自己,完全不想动。


不想动,不愿动,我也舍不得,就这样保持下去,没错……我就是如此考虑的,让他抱着搂着…就这样……。


其实我还在等,在等另一个人,我想知道在这种情形下,夏夷则该如何为我解围,是的…夏夷则你也看到了,他一直抱着我,一直一直…没有要放开的意思……而我也不想动,我是不会去挣开他的……所以怎么着吧夏夷则,我只能等你来解决眼前这件有些黏黏糊糊的事情了…当然你可以慢点…我并不着急……。


先前此人还说皇子在深夜私会情人很不明智,可转身就抱着皇子的情人难道就明智了……不,这不是重点,我也不是夏夷则的什么情人,主要是…夏夷则知道这个人是谁,他称他为“谢前辈”,而这位“谢前辈”就应该是我师父。师父……他就是师父,乐无异你果真是有个师父…所以说他可真算是倒了大霉了,能摊上你这种把自己师父忘的一干二净的徒弟……现在还在美滋滋的享受着经历一番生离死别之后的师父的热切拥抱……简直三生有幸……只不过…我想说的是…我没有想起有关他的任何事,没有,一丁点都没有,他是不是我乐无异的师父我此刻都没办法靠回忆去辨认,所以…我该怎么办…我只能等夏夷则,等他给我一个解决办法。


我背对着他就这样等着…他到是半点声音都不给我,然后我猛然发觉到一件事情,这件事情令人着急……是的…这种时候夏夷则或许也在等我,等我想起面前之人,他在等我想起他,想起师父,或许如此进展下去我还能把很多事情都一并想起来,夏夷则对于让我恢复记忆这件事上很是看重…所以……我是不是该想一下下一步的对策……我不能一直和他杵在皇子书房门口不动不走……虽然现在已是深夜……。


“无异…你终于肯见我了……。”终于…肯见……?


是不是有些地方搞错了……?


“无异,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亲手杀了你…无异,是我杀了你…是我……我一直在等你无异…我想见你,我无时无刻都在想着见到你……。”他有些激动,顺而手上加重了力道,我和他之间本就没有一丝空隙了……现在我甚至感到快要窒息了,但是他似乎并没有发觉,有可能他根本认为我其实离他很遥远,又有一种无法解释的虚幻,这种虚幻只有他才能体会感受到,即遥不可及又不真实,就好似稍一松手,他就马上会失去,我立刻会消失一般……他的声音略带沙哑,呼吸急促,不由得使我有些慌乱:“……你…杀了我…?”


“是,是我杀了你,我杀的……无异…请让我和你一起走,无异,你既然肯来见我,就请你允许我和你一起走,无异……。”这是哀求,带着决绝,他终是放开了我,在他说出要和我一起走之后,他不再抱着我,转而来抓住我,我的手臂被大力的抓住,很疼,但是我还是不愿动弹,我不想推开他…我不想离开:“……一起走…?不…我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他是不是认为我已经……?


“……谢前辈…无异他并没有……。”对,我并没有死,我知道,夏夷则也知道,而他……却坚信着……在他面前的我,并不是活人……他要我答应他…让他和我一起走,去哪里,和一个他认为早已死去的人能去何处,他说想要去的那个地方不是活人该去的……只因为他认为我也在那里…?只因为他杀了我……?这一切到底……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我甚至越来越糊涂了……。


“……你为什么要杀我…?”我想不起来,但是我却可以问,他或许可以告诉我我想要知道的…但是这个问题,他没有回答我,他只是望着我,用他那双血红色的眼睛,我在想…此时在他的眼里我是什么样子,我像一个死人吗,我像鬼吗:“…为什么要杀我…?”我再一次问他,他还是沉默,他回答不了这个问题,他所说的自己亲手杀了我根本站不住脚,更何况我并没有死,那他所谓的杀了我,从何说起:“……要我允许你和我一起走…为何要我的允许?在我死后,你自己不能来找我吗?都两年多了,为何现在还来哀求我的允许?这两年里你干什么去了?”作为一个鬼,这种指责是否合理,我问自己,但是问了也是白问,我没死过,无法理解做为一个鬼的心情……可是问那些话并非我的本意,我只是想问出一些什么来…但是我立刻感到有些后悔……我很清楚…即使我真的是被他所杀,我真的变成鬼回来,我一定也不会要他跟我一起走……在他眼里我并非活人,他所紧紧抓住的……我身上的体温他难道没有感受到吗?


“……我曾答应过你,绝不可再伤害自己…绝不可自行了断……我答应过你我会好好活下去,会善待我自己……我何尝不想跟你走,但是你始终不曾来见我一面……我不曾得到你允许…无异…我……。”绝不可再伤害自己…自行了断……我当初居然让他承诺我此种……为何要承诺……他为什么要伤害自己,为什么要自行了断!?承诺了又如何,又能如何……!?如今他还不是要枉顾自己的性命来求我答应他……他最终还不是来求死…来求我成全他…?为什么要死……好好活下去很难吗?善待自己很累吗?都已过了两年了,为何回过头来最终还是想着死……?


“…我不答应……我不允许…。”这就是我的回答,而面对这个回答这个结果,他虽感绝望却也带着预料之中的松了口气,整个人虽还是抓着我,但是却跪了下去,他似乎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整个人的重量开始倒向我:“…你有没有想过乐无异没有死……他…不,我并没有死,我还活着,我被你所不知道不认识的人救走了……你有没有想到过…你听我说……我真的还活着……。”我随后便屈身跪下去问他,他却再也没有声音,我得不到他丝毫的反应,便贴近他去,谁料见他竟已双眼紧闭,气息微弱…我的心猛然一沉,他已昏厥过去,但是双手始终没有放开我,我有些着急,有些茫然,甚至有些害怕,我想起身,但是我却一点力气都使不上:“……夷则…夷则!我,我站不起来了,站不起来!”夏夷则接近我好将我拉起,我忙拽着他的手不让他继续:“夷则…抱他……先别管我……。”是的,别管我,我没有事,我没有任何问题……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我觉得我快要哭了,我不知道这股悲伤的情绪从何而来,是否为他,还是为了他那份哀求…我清楚的看到了他那求死不得后所露出的神情,这是我给他的……是我…。


我只是简简单单的回答了他:“我不答应,我不允许。”无论多少次,我或许都会是这个答案,不会有丝毫改变。


我看着夏夷则将倒在自己身旁之人抱走后,我尝试着想要站起,我努力过了,但是并不顺利,最后我只能半爬半跪的进了夏夷则的书房,坐于门口处,靠着门,看着屋内那些摇摆着的烛火,我极力想让自己恢复平静,只是光看着这些摇摇晃晃的暖光或许起不了什么作用,内心积压着很多情绪找不到出口,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我已经分不清楚,我本以为自己快要哭出来,但是我又觉得自己其实有些得偿所愿,甚至有些……不,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是不是有哪里不太对…我发觉我越来越无法自制,最后我只能逼着自己闭上眼睛,抱着膝,让自己慢慢的睡了过去。




你说你想和我一起走…。

可是曾经的你总是要我离开你。


你说你一直想见到我…。

可是曾经的你总是赶我走。


你说你杀了我…。

可是你一直为我而死。



死……。

我不答应……我不允许…。







-----------------


在作死……

我无话可说……。


评论(6)
热度(21)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