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第二十六章)

这章谢衣上线……

他要是再不上线,这篇文就真的变成夏乐了……。

-----------------


自我醒来之后,到了今日已足足躺了十多天了……,听小菜说,在我昏迷的期间来诊治我的人不少,一个比一个有来头有身份有把握…结果却是一个比一个跪的勤快……。之后按照小菜的结论是:最后三皇子进了一次宫,之后便来了几个人给你医治,你第二日便醒了…就是那么简单!真要是那么简单倒是好了,找人诊治需要专门进宫去吗,只怕是那些一开始来的人对我束手无策才进宫直接向当今圣人要人去了吧……如果三皇子他老爹真把御医给派来了,还让御医亲自专程跑王府来给我医治…那是不是代表他老爹对他……。


“…他人呢…哦…我是说那个夏…不…是三皇子……。”我没有方向也搞不清楚具体状况,只想知道那位三皇子现在在哪:“我想问点事……。”先前才把侍女们端来的汤药给喝完了,又被她们服侍着在各处旧伤上敷了药。谁知小菜接着就端了吃食进来,不过她到是没给我吃,自端进来放去食案上后……小菜的全部心思便一直在这些上面,都没理我,也不回答我的问题。

“………” 直到她消灭了那些吃食。

小菜抹了抹嘴:“你问三皇子是吧…,他早知道你要是能动了能说话不止一句了必定就要找他问事了,不过这段日子为了你三皇子也没少费心,这会儿应该还没回王府……所以,你…你别乱动…!”我本想起身下了床榻走动走动,谁想小菜居然还是严密防范:“我都躺了那么多日了,下地走走应该无妨吧,再不走我难受…。”小菜拦着我:“我看你就知道自己难受,也不知道我们这些天里看着你有多难受!”被她这么一说,我便再不敢动了,只好躺回去:“好…那我们不难受……。”小菜见我老实了,满意的对我笑了下,随后笑的便越来越诡异了,让我不禁有些哆嗦,往床榻里侧缩了缩:“…徒弟,你原来是定国公之子……!”我突然意识到这笑容代表着什么含义了,或者说这种笑容还透露出贼意来:“……你接下去该不是想说定国公前辈如何如何!你一直对他十分敬仰……吧……。”小菜并没有像我所说的那样继续下去,反倒问我:“以前有人这样说过……?”我点了头,但是同样还是不知道是谁,小菜低了低头像是在思索些什么,把本要说的收了回去:“……我说你,虽然你一直说自己记不得以前的事情,但是一遇到某些状况和人,你似乎还是会自然的就知道或想到了,但是这些事情都是别人的,你自己的到是一点都记不起来……。”


“所以说…我爹真是定国公……?”小菜连忙点头:“没错!三皇子有提到过,还说你若是想先回定国公府看望他会命人安排打点……。”我忙摇头:“别别别!我都记不得他们回去了还不让他们伤心!何况我可不想被教训……积着那么多要命的事情来,有人这次必定大发雷霆!”

“看吧…你又知道了……。”小菜斜眼看我,我又习惯性的抓了抓头:“…还,还是不要想起来的好啊……。”不想起来真是还好,一想到家里有个相当厉害的人物在,立马让自己硬是挤出几滴泪来:“……那三皇子还告诉你什么了吗……?”

“…嗯…………其实他也没告诉我太多事情,自你在寺庙烧伤发作后就被三皇子立马带回了王府,之后他便一直忙前忙后的,没有机会听他说你具体的事情……还有,你别往里缩了,当心压着那只鸡……。”鸡!?什么鸡……?被小菜这一提醒,我忙去看,就见着身侧那只明黄的小鸡睡的死死的:“……我记得这只谗鸡…要不是它,我估摸自己现在还在寺庙里做乞丐呢……。”我伸手轻轻去摸了摸,手感真是不错。

“…那日在寺庙你烧伤发作,情况相当危急,我情急之下连忙求三皇子救你,我很清楚那时候也只有三皇子能救得了你。但是谁能想到,你那时手里捧着的鸡,居然变作了一只巨大的蓝色大鸟,我被吓得都不知该如何是好!当时都乱作一团了,寺院里的人逃的逃躲的躲,你看我都没喝上一口粥……。”这时候居然还想着粥:“最后只有三皇子能接近的了你,迅速将你一把抱起乘上大鸟便走,一点都不耽搁…留我一人只得眼巴巴的看着你们飞走…想追都不可能……好在到了第二日,我被一位自称三皇子属下的人带进了王府,那时你还昏迷着……。”

“……巨大蓝色大鸟…鲲鹏…?”我低头看了眼手边的谗鸡:“…这件事情是否对他有影响……?”

小菜似乎没明白我这句问话的意思:“…你指的是哪件事?是那只大鸟还是抱你还是为你进宫的事……有什么影响?”好像都有…但是好像又…一时半刻我也说不上来,更解释不清楚,但是对于谗鸡变作鲲鹏的事……总让我感到有些不妥,三皇子…和妖物扯上一丝半点的关系都会不利于他才是……不,主要的问题不是这个,那个人呢……那个:“对了,之前你要说什么来着……?”小菜被我这么一提点,马上又露出了之前的笑意:“没什么!我只是为你高兴而已!你若真是定国公之子,加之皇子又和你关系匪浅,那我还真是捡到金……不,贵人了!”这就是她要说的重点了……。

“你想说的是捡到金主吧……。”小菜毫不客气的点了头:“没错,就是这个!所以说,你之前老是梦到的那个男人,说不定还真是欠了你不少钱!”

“…我都那么有钱了,哪会整日里梦到欠我钱的人啊……显得我有多小气!”说到这个:“……三皇子有没有提到过我……我有没有师父之类的事?”小菜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你昏迷发烧的几天里,有叫过几声师父,三皇子有次听到了,就轻声的念了句:谢……前辈……什么的……我就听到这声……。”

“谢……谢前辈……?”如此看来……三皇子他可能知道我师父…的事情,所以师父姓谢……谢前辈,谢……谢…………。不行,头痛……。我忙闭上眼睛,用手按了按额头:“算了!不想了!”想了也毫无用处,只得躺了下去,蒙头便睡。

“你这就要睡了…?饭还没吃呢……!”我侧躺过身去:“…你让我吃饭了吗……?”这时发现谗鸡还斜歪在一旁,我便伸手将它置于枕边,摸了几下,果然还是不见醒,只得随它去……。

听到小菜轻声退了出去,我便再次闭上眼睛想着睡着之后还能继续梦到些什么……。

梦到那个人……。

就如小菜所说,遇到了或许自然就知道了想起了……。

那如果遇到那个人了,说不定就能想起所有事情来……所有的……。





不管如何……这日子真是过的枯燥极了,除了喝药敷药,便是吃饭睡觉:“我肯定胖了不少……。”

“乐兄何出此言……?”不过总算有些变化,到了今日…终是等来了一直想见的人:“整日里除了吃便是睡,还不成猪了……。”身旁之人有些不知该如何回我:“……算了,不说这个,我该如何称呼你…不,我的意思是,我以前是如何称呼你的……?”这句话问出去,他有些面露难色,当然也不是真的很为难的意思,按我的理解,或许我以前叫他叫的很是随便……。

“…在下,夏氏夷则。”这一开口让我稍许愣了一愣:“……那,那就叫夷则吧…!”我自觉有些不客气,但是我又肯定夏夷则应不会介意:“我就不自报家门了,你都知道我是谁,不过这乐兄叫的真是……不公平……!”

“何来不公平……?”这种问题都要问:“我都叫你夷则了,又没叫你夏兄,你何必叫我乐兄……?”见他又不说话了,我才感到我何必在称呼上面多纠缠:“…夷则,我想问你点事…哦,对了……在这之前,我先向你道贺了,你都封王了啊……恭喜恭喜啊!”

“……”这人每次都要停顿些许才说话:“乐兄你要是记忆全恢复了,此刻只怕不愿再见到我才是……。”此人这时竟有些苦笑,我忙接上:“夷则,做皇子和做朋友并不冲突,想来你也是有你的隐衷,再者对你而言,做皇子并不一定就开心,只不过…”我抓了抓头:“…有个人,终究是再也见不到了吧……。”我一直想不起那个人,但是我却知道那个人应该一直和夏夷则在一起,夏夷则会回京做回皇子,那么…那个人只怕是已经不在了……见到夏夷则此刻的表情,我想我的推断或许是没错了,越说真是越不愉快,夏夷则将头低的我都看不到他下一刻的神情了,沉默许久他终是开了口:“……乐兄…你之前想要问何事……?”这话题倒是转的有些让我措手不及:“…那…那个什么……我,我想问……。”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头:“是否想问有关你师父的事……?”我立刻点头说是,夏夷则看了看我,有些为难的说道:“…乐兄…我不清楚你和谢前辈到底发生了何事,但是…谢前辈或许已经…以为你被烧死了……我也……直到那日在寺庙遇到你才……。”

……以为我死了…?

师父他…夏夷则也……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自回京后曾到乐兄府上拜访过,那时听闻你已两年没回府,并且两年间音讯全无。还得知你之前是被一男子强行带走的,只不过我并不认为有谁能将你强行绑走,那人是谁,现在想来,应是谢前辈了……。”我被强行带走……?被师父…?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出府时…。“夏夷则看了眼我手里的谗鸡:“就见小黄被你家的猫…追着跑……。”



“然后你就把它给顺走了……?夷则你也会干这种事?”夏夷则低头咳了声:“并非顺走…而是救……。”我点头忙说是,是救好了吧,谢谢你救了我的谗鸡:“然后呢……?”夏夷则便简单的回了句:“……小黄到是真能吃……。”他的意思是喂了谗鸡不少猪腿才是吧……只不过这般养着谗鸡你到底是为了什么,只为谗鸡是我的?我便就这么问夏夷则:“我认为小黄或许知道你去过哪里…。”

“…谗鸡带你去过什么地方……?”夏夷则回答说没错:“…那天也是突然,我亲自喂饱了它,然后便随口问了句:知不知道无异去哪了……?谁料它竟突然化作鲲鹏,我也没多考虑,便乘上了它……。”听罢,我连忙笑着打断了他,并打趣说夷则你竟也会和小黄说话,我不在你才叫我无异太不够意思了:“…对了,之后呢?谗鸡把你带去哪了!?”

“…一个镇子……而鲲鹏最终停落的地方,已被烧毁……我曾在那处找当地人打听,只听说被烧毁的地方曾是谢前辈的住处,但是在两年前就已全数被烧毁殆尽,连同他的徒弟…谢前辈的徒弟只可能是乐兄你……镇里有一人连同你的样貌和穿着都描述的很是详细,不得不让我确信那个人就是你…而谢前辈…乐兄…谢前辈为何会出现在那个镇里…他不是早在神女墓就……。”夏夷则说话说到这里就突然中断了,或许他知道即便问我,也问不出什么所以然来,只因为我连自己是谁都记不得了,如何回答他的疑惑:“……神女墓……那个,夷则…我想……!”

“开饭啦!!徒弟!!”又来了…我对小菜横冲直撞的理由只为开饭已习以为常,而夏夷则似乎并未对小菜的各种莽撞举动表示过有任何不妥,我虽没亲眼所见,但想来这些日子小菜在王府里应是横着走都没人管……,夏夷则这家伙果然对姑娘都格外的宽宏大量…!小菜闯进屋内看见夏夷则点了个头,直直的就走到我面前,还没开口,小菜手里就掉出几块糕点来,我本坐于榻上,看见糕点掉地上,就忙去捡,捡了又去擦那糕点,突然心里闷想:坏了……!这要命的习惯怕是改不掉了!这时夏夷则已握住了我的手,将那块糕点收了去:“……乐兄,我在别处摆了宴,走吧。”我转头看了眼小菜,小菜笑容满面的对着我:“嗯嗯!徒弟!快走!”

说是摆了宴,但是在座的就是我和夏夷则以及小菜罢了,不过这些都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最重要的是那一桌的菜!我和小菜进屋看见这满满一桌菜的时候,真是感动的快要跪拜了,我都没多想,就直接扑了过去,夏夷则到是反应极快,忙撤走了所有的侍女仆人,如此一来,我和小菜便完全放开了吃!

“乐…乐兄…筷子…筷子……。”

“筷子……?两年多未曾使过了…现下也不急着用!”这种时刻谁还顾及其它,我和小菜使出了曾为乞丐时,面对食物那一刻,最为优美的姿势以及最慢的速度将这一桌的饭菜席卷而空,愣是没考虑过同席夏夷则的感受,他到是镇定非常,居然还有心思举筷,只不过夏夷则自举筷后,就再也没动筷的机会。吃饱喝足,小菜满面红润,笑得合不拢嘴,嚷着要喝葡萄酒,夏夷则也由着她,真命人上来了葡萄酒,小菜接着就喝了几杯下肚,人便不省人事了:“…没想到她酒量那么差……。”这时上来两个侍女,扶着小菜摇摇晃晃的走出屋外。而我回过头来便对上夏夷则相当严肃稍带有不满的眼神:“……好啦好啦…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夷则,我会改的!你放心,这次你就先饶了我吧!今天这顿就先别管礼数了如何?三皇子殿下!”听我喊他殿下,夏夷则神色立刻就变了,皱着眉看我也不说话,我不自觉的忙抓头连声说了好多次抱歉…,终是让他缓和了下来,夏夷则对上我,怕是再有脾气也快被磨没了……。

“……天色已晚,乐兄我先……”我忙站起身认真的表示我不回去睡觉:“…别让我睡觉,我现在最不想做的事情便是睡觉!”夏夷则不语,我就知道他会如此对付我:“……夷则,陪我逛会儿吧……或者你接下去要去哪我跟你去,别让我回去睡觉怎样都行!”我自知有些无赖,但是这种时刻不对着朋友无赖我别无他法,我可真不想终日里吃完便睡,睡醒便吃……。

“……那走吧。”

几个内侍在前头掌着灯,而我就跟着夏夷则的身后走,夏夷则不时的回头来看我,生怕我会突然掉进池子里一般,他回头来,我便对着他笑,他之后觉得烦了,便拉着我的手走,直到进了书房。我问夏夷则平日里都看些什么书,夏夷则淡淡的回我说都是我没兴趣的书,和我说了也无用,我只好不再去问,书房里的烛火已被侍女点燃,让我不禁感到有些过于暖和:“…夷则,你是否畏寒……。”夏夷则本拿起了一本书,顿了顿,将书随手放下:“…乐兄记得……?”我摇头:“…也不算记得,就是觉得吧……之前拉着你的手,很是冰凉……你也知道,我现在最怕的便是热……。”我说着就再去拉夏夷则的手,说着每次自己一感到热就想往水里钻,就怕烧伤发作都没个救命稻草好拽,现在可好了,你夏夷则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凉的,往后我感到热了便往你身上扑,总比急着奔去跳池子来的及时方便:“…乐兄你到是也不客气……。”我无赖的点头说是的,对于这个我自是不客气,因为真是太疼了:“…夷则啊,这份疼痛我是不想再承受了,真是受不了了才把你当救命稻草,下次我要是烧伤又发作了,你直接用你的法术把我冰冻了吧……。”说着说着,我连夏夷则会的法术也说了出来,夏夷则又问我你又记起什么来了,我说我真的只是随口说说罢了……夏夷则无奈,只得点头说乐兄你想如何便如何吧,我夏夷则随你便是,我听着瞬感温暖,连忙称赞夷则你够义气,忍不住直接扑上去抱他个满怀,夏夷则被我突然这么一抱,向后稍退了一小步:“…乐兄你有些沉……。”

“…夷则我果然胖了……。”夏夷则没敢点头表示赞同,我随后问他我们两个大男人在书房里这样抱来抱去是不是不太合适,夏夷则点头说是,还没等我下一步动作,夏夷则突然就抱紧了我,我下意识屏住呼吸。

“主人……!”身旁突然出现一名女子,样貌相当貌美艳丽……而其声音也极其好听,好听的简直不像是来自人间一般:“…无碍,桢姬…你暂且退下……。” 

“是…桢姬告退……!”

桢姬……?灵契……她还在夏夷则身边…………?

夏夷则将我放开,朝着书房外问了句:“来者何人!”这时我才反应过来,有人潜入王府?刺客?还是……?此时书房外传有一丝细声,只是未见有人进来:“……在下自太华派遣…追踪一妖物到此,并告知三皇子,宫中有人私自豢养妖邪,而此妖邪已在王府之中。”

“…早知长兄早已按耐不住……豢养妖邪也当真用心良苦。”夏夷则低笑一声:“…多谢相告。”

“…此妖物已受重创,不必担忧。然时下皇子深夜私会情人实不是明智之举……在下告辞!”

“你给我等等!”什么深夜私会情人:“你说谁是夷则的情人!"自听到那不知是谁的声音开始,内心就犹如打鼓一般不能平静,之后竟被他说是夷则情人,我顿时有些不服气,夏夷则没来得及阻止我,见我将门打开,在身后叫了我一声:"……无异!"谁料这一声叫出去,他还真是等着我去拦他,侧着身对着我一动不动,嘴里却轻声的念出一声:“…无异……?”



这一声虽然轻,但是我却听得尤为清楚,我见他缓缓转过身来,之后反倒向着我走近……,这一展开让我有些小吃惊,见他一身黑衣,脸上还戴着面具,我耐着性子等他走近自己直到不能再近为止,接着我便鼓足勇气去摘他的面具,他没有阻止…甚至任何丝毫举动都没有,面具之下,是一张让我感到无比熟悉的脸,他望着我的眼神带着不可置信…慢慢转为深深的难以言喻的温柔,让我一时忘却了自己的初衷,他额头绑着的金色抹额,总让我感到有些不太相称……仔细去看,右眼之下那红色魔纹,以及血红的双眼,让我顿时感到身体发热,血液沸腾,我下意识去喊夷则想要离开他,谁料下一刻竟被他揽住腰直将我搂进他怀里,抱的极其用力,我就再也不敢动了:“……无异…。”


“……谢…前辈……?!”身后传来夏夷则的声音,听到那句谢前辈简直让我不敢相信。

谢前辈……他就是…师父…………?!




评论(5)
热度(17)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