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第二十四章)



能不能让一切都被忘记…忘记那个人……彻彻底底的…………。


那个…姓乐…名为无异…之…人……?


无异…乐无异…………。


他………。







“徒弟啊……!你是不是又做梦了?”


“……嗯…小菜,我……这次又念了些什么……。”我艰难的爬起身,发觉自己一身的冷汗…地面硬的让我感到骨头直疼。虽然这两年多来一直都是睡大街,睡泥地……不少时候也是多少垫了些粗布料子,但是还是抵不住这种硬的生疼的"床榻"……。话说,我这次是被鼓声惊醒的…几年来都没有听到过此种鼓声,但是却感到无比的熟悉,随着这些鼓声一波波的传开,各大坊门都被开启……。


又做梦了……每次被小菜问到这个,我首先想到的便是去问她,我又说了一些什么梦话…好让自己能想起些什么来,原因是每次我只要做到那个梦,我都会发起烧来加之还会胡言乱语,有时候还会让身上的烧伤发作,发作起来就像又被烧上一回一般,痛苦不堪但是却始终找不到根治的有效方法。说起来……来来回回也没有人真正为我医治过,虽然小菜为我多次求过不少医者,但是多数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就回绝了。有的只是随便瞟了一眼,连脉都不把一下,直接下了个我太脏,洗个澡病就会好的结论……,把小菜给气塞的……。好在我在最糟糕最严重的时候,曾被一僧人救治过,那僧人说我的伤很难彻底根治,只因为拖久了又没有好好养过的关系……说到底也只有僧人才会愿意为我这种身无分文全身又脏兮兮的乞丐看病了……。


“……你还能念些什么,来来去去就是师父…师父…你师父我不就在这里……!”我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使劲的去回想梦里的那个被我唤作师父的人的样貌,但是如何都想不起来,梦里明明可以肯定自己见到了,甚至一次比一次看的更加清晰,一次比一次更加接近,只差一点……只差一点就能碰触到他了……但是一旦醒来就全然描绘不出那人的模样来了,如何都……唯一能被我确定的只是:“……我师父他是男的……。”


小菜有些不服气,但是也不打算与我争辩,不来看我却使劲塞了一个干干硬硬的馒头给我:“知道啦……男人嘛……一个男人又是你师父……你为何老是梦到他,他是不是欠你很多钱……?”


“……应该不是……。”我看着手里的馒头有些脏,拍了拍,咬了下去:“……哪去捡的……?”


小菜坐我旁边看了一眼我手里的:“…沿门去讨啦……多少有些人看到我们乞丐都会起怜悯之心,扔一个两个吃食对他们来说也不难,何况我们已经到了长安……随便都能要到吃的……。”小菜对我上下打量:“话说回来,为什么你会知道长安有夜禁……?昨天我们到达长安天就暗下来了,你急着拉我进了里坊内的小巷小曲里,随后长安各大坊门就一齐被关闭了,我本还想在大街上逛逛呢……!”


“我可不想被乱棍打死……,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事情,但是我就是知道到了晚上还在长安大街上瞎走被抓到,会要人命的……。


“算了……!说到在长安乞讨……我看你去最合适不过,全身的伤亮出来,足够过活!”


我咽了一口馒头下去,只想着之后要找点水喝才行:“……可以是可以,但是每次你都不让我去……。”小菜拍了一下我脑袋:“藏好你的头发和眼睛啦!我怕你被当做突厥奸细被抓了去砍头!”


“我这种全身是伤的突厥奸细能起到什么作用……,还没打探到消息就丢了命了……。”说起来:“…小菜,之前的地方不好?为什么非要拉着我一起到长安来……?我们乞丐哪里乞讨过活不都一样……。”


小菜抬头看了看远处:“长安不一样……徒弟,这两年来你频频发烧做梦不断,有好多次甚至烧伤发作,每次我都以为你会挺不住熬不过……我拉你来长安也是出于这个原因,我听说长安有病坊这种地方……,而病坊设于僧人自建的寺院之中,你想想当初也只有僧人肯多次救助与你,我想来还是到长安来试试。听闻病坊收容孤寡者,疾病不能自存者以及乞丐……。他们会给身患重病的人开药,给贫困的人粮食。我想求的便是病坊会给入坊患有疾病的人觅医治疗,对你来说再好不过,你已经耽误治疗拖了两年,我怕……,你现在的状况越来越差,我真怕你熬不过这年冬天……。”

气氛似乎一下子就凝重了起来,也难得见小菜那么认真的态度对我说话,我知道多年来一直都是小菜照顾着我,每次旧伤发作都是她陪着,甚至到处求医,一次次被拒之门外。我很多时候都清楚但却身不由己,作为一个男人,总让个姑娘为自己到处求人,处处操心,我真不知该如何报答:"…有些事并不需要强求…,其实之前有僧人为我救治过我已经很感激上苍了……。"


“……总觉得你一点都不在乎你自己。早知我何必救你!”小菜有些生气,但是却对我毫无办法:“吃完了就和我去寺院……看到你的伤,不怕那些僧人不收容你!”


“……小菜每次你都把我的伤当做救命稻草的样子啊……。”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你这些伤的确能得到不少怜悯同情和施舍……,这也是为了救你…自己……。”小菜曾多次问我,我身上的刀伤和烧伤到底是怎么来的,我却怎么也回答不上来……,只怪我把什么事情都给忘记了,怎么想也想不起来,唯独能让我知道可能是自己过去的…便是梦里的一些片段和那个人……。小菜一度猜测我可能是被仇家追杀,才会遭遇如斯悲惨田地……我也只能暂时接受这个猜测,无论如何这个可能还算合理些……梦里总是出现的那个被自己唤作师父的人无论如何都给不了我任何的提示,他只是让我赶到异常的悸动……我实在搞不清楚那是什么感觉……。当我想要更深的去追究的时候,往往就会让自己烧伤发作,痛苦难当,所以我不敢再去想,去深究……,只为太过痛苦……。


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为什么一次次的在我梦里出现,他真的是我师父吗……我一次次的叫他,他一次次的背对着我消失,不断的重复……。


好多次梦里我梦到他对我刀剑相向……但是我为何就是不肯放弃他,在梦里不断追寻,不断乞求,不断的……。


好热…好烫……又来了…我,我不能再继续,烧伤一旦发作会再一次的吓到小菜,让她为我更为担心着急……很多时候我都只会给她带来麻烦和悲伤,不应该如此……不应该……。


不要再去想那个人…忘了他……下次他如果再出现在自己的梦里…我……。


我……。


我是一个连自己都不知道是谁的人……。


有什么资格让别人总是为我操心……。


有什么资格去知道他…………。


有什么资格。



评论(16)
热度(22)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