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三章)

恨(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三章)


没有错,三章一起……干脆点……。

以下内容多次提到肉= =请小心观看。

--- --- ---


恨 (第二十一章)


我多次问我自己,是否愿意就此等待下去,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去改变…到了今时今日,亲眼见到了那道道血痕,那些刻意的隐忍和隐瞒,种种的无可奈何和躲避……。我是否还可以冷静的去面对…去等待他给我一个解释…可是无论如何解释已经不具意义…是啊,解释什么,还能有什么合理的理由,无论何种理由也掩饰不了这些伤痛……。我不能当没有看见没有听到,更不可能假装自己毫不知情……。



“……为什么我的偃甲包和偃甲盒会在你这里……?”夜已深,带着寒冷……。我竟可以毫不在意的在黑夜里行走,摸索着找到了姣鳞是住处,更没有想到的是,在我犹豫是否要在深夜打扰一位单身姑娘的时候,从窗口我见到了屋内案几上的偃甲包和偃甲盒。

姣鳞对我的突然闯入并没有表现出吃惊和不满,或许她已经做好了准备,甚至有可能她早已知道我会来找她,她露出毫不在意的神情回答我:“自你被谢衣抱走后…我便上了那条船,告知船上的那些……妖人,你会留住一些时日,不必等你,他们之后便将你的东西交于给我开船离开。”她于榻上起身,倒了杯热水递过来:“……你自己一个人来的……不怕黑……?”

''你那时不是昏倒了吗……?"姣鳞低声笑了起来:“故作柔弱,才能让人放松警惕,我那时候可清醒的很…。”我接过了那杯水,放于几案上:“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是啊…为什么你会和那条船一起出现…为什么你一出现谢衣就不一样了……我只是想排除一切谢衣会离开这里的可能性罢了,只是能决定去留的并非是那条船,而是你……。"

“能决定师父去留的从来都不是我…也没有任何人可以决定…。”

“但是你可以决定他的心……在什么地方……。”她的话所包含的用意到底是什么?

“告诉我,师父到底怎么了……!”这便是我要找姣鳞的唯一原因:“你到底是什么妖类……?”

“我并非鲛人…。”对于我的问题她不假思索便回答:“是否听过红腹锯脂鲤……?”我对于妖怪素来没有什么研究,自然不清楚,便摇头,姣鳞预料之中的轻轻点头,接着告诉我:“……食人鲳一族…食人之时双眼呈血红色……。”

双眼呈血红色…听到这里我猛然一惊,思绪乱作一团,血红色的眼睛,和之前被师父咬伤时所见到的一模一样……对了…曾经也见过姣鳞在自己面前出现过这种血色:“你对师父做了什么……!”

姣鳞似乎有些无奈又带着恶意一般的笑了起来:“谢衣…他早已不算是人类,你心里应该比我清楚…就算到了今日,他任然没有人类该有的某些东西……当时他没有气息没有心跳,就那样一直静静的沉于水底,而我…在那时发现了他…只是我并没有立即将他救出水底,而是常常游去水底看他……慢慢的,我发觉只是单单的看着他让我感到非常无趣,我想要让这个一直沉睡的人醒过来,让他睁开眼睛,让他说话…让他………。”她转向我继续笑道:“乐无异…我有些好奇,他是如何答应让你做他的徒弟的……。”


我想了想,想着要如何把这复杂的经历给描述的即清楚又简短,但是我思来想去都发觉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为难之即突然想起师父之前提到过的那句:“死搅蛮缠…!”最终用于回答了她的问题。

“……原来如此…。”她停顿了一下,继续道:“……我将我父亲死前留于我的内丹打入了谢衣的体内……。”

“……内丹…!?”内丹不就是……不就是妖怪修为凝成的精华:“我只知道内丹纳入气脉,能功力大进……,但不知还有其它功效……。”

“我食人鲳一族的内丹不同于其它,而且谢衣的身体本就不能同一般人类做比较…,只是我当时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保证内丹能让他醒过来,但是我想去一试,最终如我所愿他醒了过来……。”说到这里姣鳞轻哼了一声:“乐无异…你知道他醒来第一句问的是什么吗……?”

“………问你是谁……?问流月城是否还在……也不对,你怎么会知道流月城的事情……问现在是何时几年……?问自己沉睡了多久……师父…有问过我的事没有…我,那个什么…”姣鳞显然对我的回答和问题感到很不耐烦,立即打断道:“他问了句:此地何处…离长安有多久路程……。“

长安………?为什么问的是这句……。我不认为师父问这句话是为了到长安来找我,但如若不是,长安又有什么让师父挂怀……。

”我没想到,他刚苏醒惦记的便是另一个地方……,我真的没有想到……不过有趣的是,他之后便再没有提起此事,对于我,他也一直很是尊敬,处处以礼相待,只是未免太过有礼又太过疏远……,他把我当做救命恩人一般对待情有可原,但是长久相处却还是如此,让我深感乏味。我觉得很无趣,我并非要他待我如此…他甚至让我感到了一丝不自在……他很多时候情愿一个人静静的摆弄一些木头,也不愿与人多接触,即便我多次主动接近,他也只是一贯坦然处之,淡然的对待一切,脸上虽带着浅浅微笑,但是我始终感觉不到真切的东西……。“

“姣鳞……你…………。”我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师父对她的态度…其实我自己也不是很明白……但是她所想要的我却很清楚是什么…,只不过:“对不起…或许有些东西不能如你所愿……但是我却很感激你救了师父,让他活了过来……真的……我……。”

“你谢的太早了……,之前我就说过是否是救也未尝可知,你的师父现在已经……。”

“我来找你就是想知道师父他到底怎么了……。”

‘’乐无异……,你师父他现在因为内丹作用驱使下,已经和我一样是妖类了,食人鲳一族尤其是男性生性凶残,最易狂暴。而我父亲在当时是族中最为疯狂的,所以才会被人类不计代价的诛杀,他为了不让人类得到他的内丹,便自己将内丹剖出,交于我,最终死去……。你师父体内因为那颗内丹而开始发生一点点的变化,到了今时今日,你师父还在极力克制自己而不断的尝试各种方法,甚至对自己……下手……。“

"……告诉我,镇上那些……那些人是被谁咬死的……!"

"你是否在怀疑你的师父……?"

“师父绝对不会做这种事…他不会允许自己去杀人…甚至去食人……!”

“……那些人是被我同族咬死的…,我们一族向来不会单独行动…这个镇里,有相当数量的食人鲳在各处活动觅食,不过一般会选择马帮还有乞丐盗贼下手,因为他们不易被发觉和追究……知道为什么你当初会被袭击吗……?”

“…不是因为有人被咬死所以怀疑我是妖怪吗……?”

“其中一个被咬死的…是药铺老板五岁的儿子。”

“你!!”心中的怒火瞬间被点燃,让我忍不住咬牙:“你如果想要我死,来找我便是!为什么要杀一个五岁的孩子!”

“他们要吃人,选谁自然不是我所能控制的,孩子对他们来说却是最为可口美味的,并非我指使,也因为他们的一时贪嘴,才会让谢衣有所察觉,加之你被袭击活埋的事件发生,更让谢衣四处暗查,甚至开始怀疑起我……他太过敏锐,在他面前我如何极力掩饰自己都毫无用处……那段时日谢衣除了照顾你,做的另外一件事情便是在镇内找出食人者。但是也因为如此,谢衣几乎没有好好休息过,加之之前为了救你消耗过多的灵力,他压制不住体内内丹的强力作用,而让他变得越来越容易烦躁,有时候甚至会意识中断,他自己似乎也察觉到了,所以他尽量不让自己进入熟睡的状态,因为他一旦进入此种状态,就会意识全无,并立刻被体内内丹的力量强占。”

“……什么……。”姣鳞看着我,神情像是在说,你应该知道这些代表着什么:“一旦被强占,谢衣就会和我父亲一样凶残狂暴……。”

”师父他……他知不知道……?“

"在送你回长安之前似乎并不完全能肯定…但是他已经开始克制自己并且察觉到危险性,所以才会急着要送你离开这个镇……只是没想到最危险的其实是他自己。我不知道他和你去长安的那几天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确定他和你回来之后,便开始着手行动……。"

从长安回来……是因为咬伤我的关系……。从那时候开始,师父为了克制自己已经开始对自己……。

“你今夜会来找我……想必是因为你师父又出门去了……?”

"是……!"

姣鳞有些疲累闭上双眼:“…乐无异,我从未见过像谢衣此种坚毅厉害之人,竟然到现在还能强制保持清醒,即便用伤害自己的方式也要贯彻自己的意念,他这几日已经杀了我很多同族之人……!他一方面用强硬近乎自残的方式使自己保持清醒,刻意回避不去接触任何一个人类,却同时利用自己内丹之力杀我族人…!我看再不出几日,他便会来杀我……只不过,我认为他已经到了极限,即便他一再用痛苦来强迫自己清醒,同时再用灵力治愈自己的伤口。但是这维持不了多久,内丹的作用会越来越难以克制,谢衣已经到达极限了,他能让自己一直不睡,一直保持疼痛下去的唯一结果就是死……乐无异,你想看到这种结果吗……?”

“…死……。”我从没有想到过师父会再一次死去…,我也不会让这种事情再次发生在师父身上,已经多少次的死别,我不能再去经历一次……我不能……。

“你知道他有多久没有熟睡过了吗?自你被活埋那日开始!一开始他完全是为了照顾你而无法安睡,但是到了后来,他察觉到了自己的异样,所以他刻意不去睡,因为只要他睡去,意识就会相当薄弱,内丹之力完全可以占据并驱使他想要食人类的血肉,你师父早已和我一样同为妖类了,只是他一直不让自己恶化罢了,他一再的不让自己失去意识就不能熟睡,并且靠疼痛来保持清醒,你认为他还能坚持多久?乐无异…你应该非常了解你师父,他不会放任自己被驱使让自己去杀人去吃人的,所以他这几日所要做的便是尽快的清理掉所有食人者,也就是杀了我们,杀了我……然后,他会如何……?乐无异……你应该比我清楚……!”


尽快的清理掉……这代表着什么…难道师父已经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间了……他到底……。

“告诉我救师父的方法……肯定有办法的……。”

“让他食人的血肉……。”我不敢相信事情已经走到了如此绝境,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做到,我怎么可能让师父去吃人……?

“你师父极力不让自己松懈下来的唯一原因就是怕被内丹之力驱使他去捕食人类,我们一族并非天天需要进食人肉,但是一旦想要人肉时便会异常狂躁和凶残,会想尽一切方法去捕食人类,倘若没用捕食到便会痛苦难当,但是一旦食得便立刻恢复往常,并且可以维持许久,我便是如此……谢衣如此煞费苦心的远离避开人类,却偏偏把你留在身边日日相对,甚至同塌而眠……,你居然至今毫发未损,他到底用了什么方法克制简直难以想象……。”姣鳞的神情凝重,她对师父束手无策,但是却还是想挣扎着挽回什么,或许想要得到什么:“乐无异……你不能让他杀了我…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把自己逼向绝路,我曾将人肉双手送到他的面前,求他吃下去,只要他吃,就不用再如此克制如此痛苦下去,他可以和往常一样继续生活,继续和你……他可以不用自己动手,一切由我去做,人我去杀,只要他愿意吃下去……但是他拒绝我,一次次的拒绝我……为何他要如此决绝…不愿退让一步,一步也……”

“师父他是不会吃的……。”

这是一条死路,我很清楚,师父绝不会去吃人肉,他对人的生命如此看重,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他只会穷尽一切去助人救人,绝不会去杀人……。面对这一切师父没有任何犹豫,他果断的选择舍弃自己,为了不再有人被捕食被杀,他要在自己还能保持清醒前杀掉所有镇上的食人者,然后……自我了断……。

自我了断……放弃自己的性命,在我面前……这已经是第几次了……。

我倒退了几步,退到了门口处,我现在该怎么做,去找师父…立刻找到他,找到之后呢……?我能做什么……,我如何救他,唯一的办法根本不可行,师父不会答应,他情愿让自己死也不绝不会同意,我还有什么方法……?我怎么可能还有办法!我只能看着师父就此被折磨下去…到达极限之后……。之前如此决断的要赶我走,我一再的不愿,现在想来等于自己也伸手推师父走上绝路一般…然而他当日咬伤我,全然已经知晓情况,所以回镇后他每到夜晚便出去…他已经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我所看到师父手臂的那些伤口,有些已经深至内骨,这已经是师父用灵力治疗后的样子,那到底有多深,只有师父自己心里清楚……竟然已经到达这种程度,他已不会再回头,但是他至今再没有说过一句要求我离开他的话,如果他已经做好要自我了断的准备,为何不再次赶我走……还是说,他没有把握肯定自己可以除去此处所有的食人者……。

还是…为了防止万一……他想要由我…来杀了他……。


---  ---  ---  ---  ---  ---  ---  ---







---  ---  ---  ---


恨 (第二十二章)


不…不会的……。

不可能的……自那次被咬伤开始,你已经考虑到这些万一了吗……?没有再提及过一次要我离开之事,完全没有……你要自我了断……,再次不顾自己的性命,一个人承担所有,甚至连我都隐瞒至今……,回想那些伤口,匆匆的离去,你已到达了极限……到达极限……我还是什么都做不到,我帮不了你,我只能在旁边看着,我甚至只能从别人那里听到你的用心良苦和自我牺牲,你所做的一切让我心惊胆战却毫无办法……我痛恨你让我一次又一次只能袖手旁观,看着你去扑死,看着近在咫尺的你离我而去我却什么都做不到……。


我真的什么都做不到……。



听到几声细响让我惊醒了过来,抬头回过神只见姣鳞脸露凶相,双眼血红,受惊般的看着我身后的方向退了几步,我没想到在我出神之际她竟想要袭击我……。我见到姣鳞露出极长的指甲,其中一根已经断裂,想必是被暗器所伤,手上直直的刺进了一根长针……。

“谢衣…你是要来取我性命了吗……。”暗器是师父射出,只是一个转身的瞬间,师父竟已近身将我拽出门外,挡于他身后。师父右手持一把长刀,其外形和忘川略微有些相似……不知当初叼走忘川残片的偃甲鸟是否真的找到了师父,将残片交还于他……。

“姣鳞……今时今日谢某留不得你……。”师父背对与我,正对姣鳞,姣鳞拔去了手上的长针,向师父和我的方向甩出,落于我脚边……她于师父越走越近:“你当真如此绝情……?”

我看不到师父此刻的模样,但是却不难发现师父在强忍不让自己发抖,我想走近师父,立刻就被挡了回去:“无异!别过来!”我退了回去不敢再动,面前的师父不容我反抗,相当的果断坚毅。

“……谢衣啊谢衣…我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为了你自己所谓的固执不屈,你竟可以如此心狠手辣的对付你自己……!”她苦笑起来,目光停止在师父的左手上,我随后仔细看去,师父左手垂于身侧,其中一根手指赫然插进一根长针,长针末端只露出少许,而指甲竟已整个翻起,这意味着师父将整根长针由指甲缝里插入手指……!手指处尽是献血,触目惊心。这要有多痛,会有多痛!师父到底如何忍受下来的!他对自己怎么就下得了如此狠手!我瞬间心脏像是被重重的锤击一般,内心的恐惧如洪水般袭来,我强忍泪水,不敢让师父看到自己如此无用……我不敢,我不敢再去看,看着师父的伤痛犹如自己被凌迟一般痛彻心扉…师父是如何忍受下来的我全然无法再去多想…我也不敢去想…我怕我会失控,我知道师父的所作所为意味着什么。

“已经到了要用近乎酷刑的方式,才能继续保持自己意识不被吞没的地步了吗……?”姣鳞开始忌惮起师父,向一旁退开:“你以为你还能坚持多久……?”

“不必多言…,谢某自知时日无多,即便如此,谢某也必要将你们全数除去,不能让你们在此地继续以人为食,无论用何种方法,就算赔上谢某全数手指也在所不惜。”

“你试试……。”听着师父那一句句刺人心骨的话语,恨的让我全身发抖:“师父……你试试……。”

“…无异……?”

我要如何才能阻止你,如何才能让你放下你的坚毅你的不屈不饶,放下你的一切只为他人!

“…在所不惜……?”我捡起之前姣鳞甩出的那根长针:“…师父,你可以试试看……从现在开始,你怎样对付你自己,我便用同样的方式来对我自己……。”我将长针对准自己的中指,即便没有尝过此种穿刺,也能想象出一旦整根全部插进肉里会是如何的巨疼无比,我咬牙对准欲要用力,立刻被一股力道强硬的制住,右手不知何时已被近身的师父死死抓牢,不让我有半分动作,而刀却被师父咬在嘴里,插进长针的左手师父竟已完全不能使用……,我愣愣的看着那只手想要使力挣开师父,但是随即便被夺去了手里的长针,远远的被甩去了远处被黑夜没去……。

我无力支撑自己……,重重的跪坐下去:“师父……你可真狠……。”

师父重新持回长刀跪至我身旁:“无异……!以后不准做这种傻事!”

“……这是傻事……?”我面朝向师父盯着他:“我做的是傻事,那师父你做的又算什么……!?”此刻我终于看清楚了师父,他嘴唇发青,遍体冷汗直冒,不时的还会哆嗦,虽然已经强忍下去,但是还是能感受到那份痛苦难当,或许我现在去碰触师父他都会立马感到疼痛。这就是师父的坚持,这就是他所选择的路,他对自己根本毫不在意,以前便已如此,为什么到了现在他还会如此不顾一切的将自己排除在外…不知珍惜…?

“我不懂,我真的不懂师父,对你而言,我的存在到底意味着什么……?你在做出这些决定的时候到底有没有想过我会如何?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你自知时日不多却再也没有想过要我离开你,你打的是什么算盘……?你杀掉姣鳞,杀掉你的救命恩人,断了你自己所有的路,你最后会怎样?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想要我来保证你的万无一失?”

"无异,她对你说了什么……?"

“我告诉了他唯一救你的方法,谢衣……我知道没有人能阻止你,但是总会有例外。”

“姣鳞,你虽救过于谢某,于情于理谢某都不可恩将仇报……但先前你竟想要制无异于死地,加之你也杀过不少无辜之人……。”师父起身将长刀握紧,调整了气息…随后右手举刀竖于身前…左脚向后一步……我对师父此种架势以及下一步要展开的攻势很清楚,以他曾为初七的身手,其攻击力的强度和速度之快,姣鳞根本不可能招架的住。师父决议要将她立即除去,其结果可想而知,没有时间再去想任何事情,也没有时间再去顾虑师父的意愿,他所做的一切只为他的坦荡和无悔,而我所要做的事唯有一件,那便是让师父好好的活着!

回想过去与师父的对决,我不是以偃甲和小聪明取胜,就是仰仗昭明剑心,之前在神女墓要不是晗光里有剑心,我根本不敢碰师父的刀……说到底,我其实从来都没有真正赢过师父,这次我如果带着昭明在身边,或许就没有那么悲惨了……,如今我手上一件武器都没有,如何冲去抵挡,也只是螳臂挡车自不量力而已,更确切的来说,我只是在送死罢了……。

只不过,我不认为师父真的会竭尽全力下这一刀……。

我挡于姣鳞身前,师父一刀砍向我的左肩部,刀刃直切进肉里,师父最后关头急忙收了力道,才不至把我整条手臂给砍下来,我真是谢天谢地了……我一直认为吃些苦头对男子来说并不是什么坏事,并且我也吃得起苦,耐得住痛,但是真来势汹汹的给我一刀,我还是会想要叫天喊娘的,只是能忍住我还是忍住,咬紧牙关咬的我把嘴唇都咬开了,这种时候眼泪根本防不住的往外掉,血也不住的往外涌。我想现在自己的样子一定很可怕,很糟糕。师父放开了握住长刀的手,不敢置信的看着我,他甚至都不敢再来碰我,或许这种时候应该快些将刀拔出来,但是师父却只是跪在我身前…整个人像是丢了魂似得…,我不知道接下去要如何面对这种局面,但是有一点我很清楚,必须让姣鳞离开:“姣鳞…走……!”

姣鳞被我这一叫,像是被惊醒了一般退了几步,趁着师父惊魂未定想走,却又犹豫,我没想到这种时候她居然还会犹豫,但是到最后她还是选择了离开……我这才终于松了口气,将肩上的刀握紧,本打算将刀拔出,但一细想,我最终决定先不这么做……。

我们师徒两人面对面跪着,对面之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是呆呆的看着我,他像是被抽去了所有力气,无法动弹却又因为挣扎而不停的发抖,使劲的吐出了:“无,无异……无……。”

“师父,我问你……,你带我回来,是否想要我在你出意外……在你无法除去那些妖怪的情况下,让我来帮你出手,甚至你打算让我在你失控后连你也一起……师父,你是不是有考虑过这种事情?”

师父顿了顿,吃力的摇了摇头。

“好…那么师父,我再问你……,你长久如此折磨自己,是不是打算将自己的身体全数消耗殆尽,即便最后被内丹强横之力驱使,你也没有余力再去捕食攻击他人,然后找一个无人之地,让自己一个人死在那处……?”师父没有再作答,那这就是师父的最终答案。

“师父…你原来是这样打算的……好…很好……你这分明是要对我始乱终弃……甚至连尸体都不让我找到啊……。”

现在师父的身体已经到了他自己都无法支配的地步了,或许是因为之前失手将我砍伤,让师父过于震惊,所以被吓的瞬间失去了所有精力,现在连说话都有些困难:“师父…我们商量个事吧……。”我望了一眼师父,他的眼睛已经呈红色:“师父,我们爽快点……你杀了我吧…拜托你让我死在你前头好不好,然后你来感受下我死在你面前的那种痛苦,然后我再想个办法再让我自己活过来,接着我就跑来找你,然后在你面前再死一次,师父,你觉得如何……?”

“……不…不行……。”真是简单易懂的回答啊师父……“师父…既然你不杀我……那你就要救我,但是你现在连说话都困难,你怎么救我……?你没有力气怎么帮我治疗……?师父,你拒绝伤害无辜之人,你拒绝吃人肉,那是因为你看重一切生命,那我的…生命是否对你而言很重要……?师父,没有人能迫使你改变你的想法你的坚持,但是今时今日,我乐无异…就用我自己的性命来逼迫你,你必须做出选择!“我闭上双眼,咬了咬牙,握紧刀,将本就嵌进肉里的刀刃倾斜,猛的使出全力,硬生生的将肩部的一块厚肉切了下来,然后将刀扔了出去,火辣,锥心地疼痛猛的袭来,这股撕心裂肺的巨疼让我下意识的叫出声来,最后再被我吞回去,重重的喘气使劲的压制自己的痛苦:”……哈哈哈哈…师父…你看着办吧……杀了我,让我死在你的前头,不要再让我…看着你死……如果,你不杀我,那就吃我的肉,我是,心甘情愿…给师父你吃的,没有伤害任何……一个无辜之人,没有别人……如果,师父你…不杀我,也不吃,那等师父…死后,我也,不会……救我自己,你看……我现在……都这样了,我,救不了我自己的,我只能…等死……。”

“……无异!你这……又是……何苦!?” 师父血红的眼睛里混着泪水,我以为鲜血会从师父的眼睛里流出来,然而划落下的液体颜色却是透明:“师父,我不会…离开你的,我说过了,你杀我……!不杀,你听……我的,不听……,师父,我便…留下陪葬……!”

我跪着,面对的那个人也跪着。他流泪不止,那个师父……那个名为谢衣的人此刻正对着我,不再说一句话,只是默默的不断掉泪……。

“师父,我好…恨你啊师父,所以……,你也恨我吧………。”对于师父,我只能用自己的性命去相要挟,去逼师父做出选择,然而师父无论选择哪一个,都违背了他的所有信念与坚持。但是我不后悔,即使这会让师父最后恨我,我也绝不后悔……!

我含着一口血,凑向师父去亲吻他,师父一开始紧闭双唇,但是我无论如何都要将血送进师父口中的坚决,迫使师父最终松了口,与我的舌交缠,这是一个带着浓重血腥味的吻,没有持续多久,我发现自己明明睁着眼睛,眼前却越来越模糊,越来越黑……,我如何都比不过师父那般坚毅,那一股股剧烈的疼痛使我的身体无法再支撑下去,我最终失去了意识……。

在师父面前我如此弱小……如此没用……。

真是丢人……。

乐无异……你真是…………!






……再次醒来已是第二天夜里,意识到自己还活着的同时,我也就肯定了师父也活着的事实,师父就在身旁寸步不离的守着我,直到我醒过来,直到我和他说话:“……师父啊,自从到这个镇上之后,我老是糊里糊涂的就霸占掉了师父的床……。”

伤口在疼,头也好疼……,我想让自己更清醒一点,可是怎样都是昏昏沉沉的我什么都做不了,我想让自己起身,但是碍着伤口不敢用力,坐于一旁的师父对于我的任何一丝举动都看在眼里……,轻轻按了按:“…别动……无异,我对你的身体施了法术,你一旦要用力或者想要挣扎,法术便会催使让你产生倦意,之后便会让你再次熟睡……。”

“……为什么啊……。”

“…为了不让你再做出什么惊人之举,为师别无他法……,无异……你现在必须休息,什么都别去想,什么都别做……!”师父语气里带着十分不容分说的坚决:“无异,从今往后你不可再做出伤害自己之事……更不可再用性命相要挟于为师!”

“那要取决于师父了……!”我不愿服输,师父也不肯放弃:“答应为师!”

“那你也答应我不会再伤害你自己,答应我你会好好活下去!答应我你会珍惜善待你自己!你先答应我啊!”没等我说完,师父便突然俯身吻上我的额头……,我本就昏昏沉沉的脑袋一下子就空白了:“…好……我答应你,无异……我什么都答应你……。”这一句什么都答应你从师父嘴里说出来,瞬间让我整个人都清醒了一大半,此时此刻,我发觉自己应该乘胜追击,要求更多才对……,或许以后就没这机会了……谁想,师父在我的唇上轻轻触了一下之后,便退开了去,起身背对于我:“无异……我出去办点事,马上就回来……。”

“不能放过她……吗……?”

“……她是食人鲳妖族已故首领的女儿,所有在此镇上的食人鲳都听命与她……,无异,我不知道她到底和你说了什么,但是时至今日,我不可再放过与她……不将她除去,这个镇上的人就不会有安宁的一日。”姣鳞对我有所欺骗和隐瞒……我早就应该有所察觉,只是,对于师父之事,她或许……。我相信她能活到今日,是碍于她曾救过师父,而让师父多次放过她也不无可能……但是事情还没有结束,对于人命,师父不会袖手旁观……。

“……师父,现在的我什么都不怕,真的……我就怕你离开我……。”我希望所有的事情都能快些结束,我希望师父不会再有任何的意外和伤害,我希望师父不要再:“……师父……你可千万不能对我始乱终弃啊……。”这种时候我居然还能半开玩笑着和师父说话,想来我已经是脑子不清楚了,然而师父并没有对我的玩笑话敷衍了事,不再背对于我,露出让我无比安心的笑容,用认真的态度应对:“……我绝不会对你始乱终弃……我谢衣所爱之人,必定明媒正娶……我…一定会回来,无异。”

我闭紧双眼,不让自己去看师父走出门外,我不想看,也没有必要再去看……。

够了……一切都已足够。

“我谢衣所爱之人,必定明媒正娶……。”我确信自己清清楚楚的听到了……。

我没有听错……。

这些话,那句“一定会回来。”

我等着……。

师父这是你的承诺,我必定等你……!


---  ---  ---  ---  ---  ---  








---  ---  ---  


恨 (第二十三章)


或许是我多虑……或许因为时间过的太久……

我开始担心害怕起来……



我反反复复想着师父那句“我一定会回来。”来维持自己的清醒,我不能让自己的意识中断,我怕闭上眼睛再次醒来的时候已过了很久,我怕师父回来之后又会发生变数,我无法再承受任何改变,任何丝毫的意外都会让我陷入恐惧和无措,我从未有如此惧怕过,我想我或许快要承受不住,但是我从未想过要放弃和妥协,意识渐渐的在消耗,我不知该怎么办……我如何才能不让自己睡去,我如何才能继续保持清醒……,我好怕…真的好怕。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的发觉自己醒了过来……只因为我感到热,感到屋内有隐隐的亮光在晃动,我以为是师父回来了,他或许一如往常的在为我点更多的蜡烛,好让我不感到害怕,我止不住自己内心的喜悦,艰难的侧头去需找师父的身影,但是无论如何寻找,都没有看到我想要看到的那个人,换来的却是屋内的阵阵火光。火势已经开始蔓延,全然不顾一切的燃烧起屋内所有可以燃烧的东西,各种木质用具衣衫杂物都被烧的发出阵阵响声,黑色的浓烟冒起…让我呼吸越来越困难…我没有想到火势居然会如此凶狠,早在我入睡开始或许已经开始燃烧,然而到底为什么会着火,这火到底是如何点燃的我已无暇顾及,我只知道我必须离开这里,必须立刻离开!



我挣扎着想要起身,但是无论我如何使劲都毫无结果,我咬紧牙关,拼命想要让自己能够动弹,但是伤口的疼痛已开始加重,我越是用力挣扎越是撕裂血肉般的疼痛难忍,师父所施加的灵力法术,让我一旦试图用力,试图挣扎都会立刻让我感到疲倦,而使我渐渐产生困意最终入睡……现在的我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做不到,现在的我只能等着火渐渐烧向自己,我根本没有躲避逃离的可能性。



我不敢想象…如果,如果我就此被烧死的话,我被烧死的话……,那师父他会怎么样…师父…不行,绝不可以……,这种事情绝对不可以发生…!我绝不可以死在这里……!一旦我被烧死在屋内,师父他绝对不会原谅自己,他不可以承受这种结果…他也不可能再能承受的住…我好不容易才让师父答应我珍惜善待他自己,他好不容易才向我保证他会好好活下去!怎么可以就此……他对我说过他会回来,他一定会回来,一定不会食言……我不能让一具被烧毁的尸体等着师父,等着让师父见到……我不能,我真的不能!我…我该怎么办……谁能救我,谁来救救我……有谁能在此刻救我!我真的不能……!



………救我…还会有谁会来救我……我到底在指望谁,在祈求什么…一个人都不会有,死在这里,确确实实的死亡…然后…师父会怎么样…师父他怎么办……,我死了之后师父要怎么办才好……!





“你在…哭吗……?” 

我感到自己的脸上有温热划过…想去擦,但是连抬起手都是奢侈…我没有去看那个问我问题的人,在如此绝境之下能听到别人的声音对我来说可算是一线生机,然而我无法确认这所谓的一线生机是否具意义:“我,我不能死……。”

“你怕死吗……?”

“我不能死…,我真的不能死……不…不是……。”那个人走近了我,带着满身鲜血:“……姣鳞…如果你真想我死的话,我求求你…………,我求你别让我死在这里………。”

她笑了……笑的如此悲伤。

“你师父,竟可如此绝情……。”她展开双臂,让我清清楚楚的看到她满身的血污以及伤口。

“他说过他会回来……,他答应过我一定会回来…,我知道你恨师父,姣鳞……你可以杀我……我不会有任何怨言……但是求你带我离开这里……我不能让师父回来看到我的……我不能…。”

"乐无异…这便是你唯一所求?"

“…是的……。”

“值得吗……?”

“你值得吗……。”


她没有再回话,静默的站在一旁。不动也不离开。就这样静静的看着……。

意识开始模糊,浓烟之下已看不清姣鳞的神情,我知道已经不可能再有逃走的机会,她也不会带我离开,她想要的是乐无异在这里被烧死这一确确实实的结局,而我最终无法逃出去只是因为师父想要保护我…姣鳞…她想要的就是这一个足以令师父绝望后悔的结果……。如她所愿,火已经烧遍整个屋内,我所躺的床榻也已经被蔓延到开始燃烧,我知道我再无可能逃脱,而她却还在,下一刻我似乎听到了她的笑声,又或许是哭声。

“再不走…连,你也会…被烧死的……。”



这或许是我最后吐出的一句,之后我便再没有可能发出声音来……。最终我还是没有等到师父回来……。


我等不到了……这次是我没有坚持…我做不到…最后…是我……自己…没有做到…。


对不起啊……师父……对不起……。


“我…一定会回来,无异。”



我知道师父你一定会回来,我期盼着等待着,无时无刻都想着再次看到你……,师父我相信着你的这句承诺,但是此刻我后悔了,我真的后悔了…,对于这个承诺我希望你不去实现。


请你不要实现这个承诺……。


我说的是真的,师父……。



所以……。



请不要回来。



师父…请忘记这句承诺,带着你的坚持和无悔……想去哪里都可以,请不要再回来…。



求求你……请忘记那个叫乐无异的人。



忘记他……。



他的一切一切……。



这个世上…不会再有乐无异。



不会再有……。



--- --- ---

我要是说到这里完结,会不会被打死= =

大家请放心……还没有到结局……

之后的剧情会更加奇特= =请忍耐。



评论(12)
热度(31)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