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第十九章)

“嘶…好疼……。”和我想象的有点不一样,不,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才对,我有些苦恼,坐于床榻之上冥思苦想,怎么都无法理解之前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师父此时还没回来,想问清楚都不可能。而且看师父之前应对此事如此慌张和失态……,简直是落荒而逃,回来不定就会故意回避,闭口不谈……。要真是如此我耍赖纠缠是否还会奏效…?越想越觉得吃亏,但是却不知道如何向师父讨回。


大唐向来民风开放,有关断袖南风之事也不是没有耳闻过……,知道归知道,但是如何行事我却一点都不清楚,师父我就更加不知道他了…本想着师父存于此世的年岁如何都比自己长很多……更别说经历多少了……,怎么也该比我擅长……。也不对,擅长与否先不去提……,之前的事根本就超出了此事的界线,不能同日而语。怪只怪我以往整日的只顾闭门做偃甲,很多事情一概不管不问,早知今日我当初就应该去看一些有关此类的书卷,好做准备……。不,也不对……我怎么会知道有朝一日自己会喜欢上男子……要死不活现在还成了自己的师父……我如何去做这种准备……。同样师父应该也从未料想过今日会和自己收的徒弟发生感情,还要和男子行此事……。他以往最为擅长的也只是偃甲吧……。我越想越急,抬手想摸自己的头,一阵疼:“到底怎么了……可恶…!”


赶了许久的路,无论是我和师父还是马都很疲累,尤其是马……。最终师父决定先找客栈投宿,不管如何,总要先让马休息和填饱肚子。而我和师父也早就饿的不行,入店就择了一处靠里的食桌坐下,店里的伙计忙来招呼:“两位郎君要什么……?”我没考虑就问:“博士,店中可有好酒?”没等伙计回答,师父立马打断:“无需酒,上些小菜米饭便是……无异你渴的话要些榨浆便可…。”完全不给我反驳余地……。


“为什么不给我喝酒?”


“没有为什么…。”师父如此回答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师父是否囊中羞涩……?”师父面无表情,我也无法只好继续问:“师父,那马是你买下的……?”


“并非买下……。”这马难道是抢来的……,也对:“一匹马……想来也要两万多文钱……。”


“……无异,你是否一直认为为师很穷……?”我想了想,自己到曾未如此认为过,只不过师父总不会比我有钱:“师父,我不差钱…!只不过如今身上身无分文又不想让师父破费……!师父如若真的囊中羞涩不必瞒着我!”师父叹气,望了眼桌上已经上好的小菜和米饭,要我安心吃饭,我忙摸了双筷子递给师父:“师父…附近是否有僦柜,我好去那用靴子质钱!”说罢我便脱去一只拿起靴子仔细查看,想着穿了那么久,还老是往泥里乱踩,要是有所磨损,怕是值不了多少了……。


师父看我脱了靴子也不好阻止,但是多少有些看不过去,想让我将手里的靴子放下,我硬是不肯,师父转而将我拿着靴子的手一把捏住,并且使了劲,我顿时手从疼转到麻,忙放开了手,靴子便掉至桌下:“师父…!”我没料到师父会如此待我,有些不可思议,师父似乎并未觉得有何不妥:“…你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


“师父对我到是越来越粗鲁了……!”


“你我曾经刀剑相向都有过,这等粗鲁不算什么…。”师父微微带笑,我实在不清楚他到底在想什么,难道因为我也是男子所以即便粗鲁对待也无妨……?虽有不甘,但是我也不愿多和师父争辩…,只得听师父的好好吃饭,吃着吃着突感脚下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擦过,有些痒痒的……,低头看去,只见着脚边有条狗叼着我的靴子来回甩咬,见我低头看着它,便急忙转身要跑。


“啊!!”我看着那条狗叼着我的靴子从桌下撒腿就跑,急的我只管往桌下扑去想去抓狗,狗没扑到不算,到把我自己给绊在桌下,摔了个脸朝地…。


“靴子!我的靴子!我的钱!!”我满脑子都想着完了,一下就损失了一只靴子的钱,非常的心痛!痛完了心,开始痛我的脸!紧接着便听到桌上一声响,想必是师父重重的拍下了筷子,我心想,完了!之前还捏的我手又疼又麻,这下该不会要打我了吧……!我怕的不敢乱动弹,在桌子底下慢慢的往后退,好退出去……。谁料师父一伸手就将我从桌子底下拖了出来,见我一手捂脸,一脚光着,脸上的表情别提有多难以猜测,我完全看不懂看不穿但是我想师父肯定很生气:“我不是故意的!我错了!师父你别打我……!”


“……你真以为我会打你……?”师父问了句,之后就将我打横抱起,全然不顾店内其他客人投来的带有各种意味各种不明的热切目光:“我看你还是回房里安分点……!”说着便朝着一个伙计走过去:“有劳带我们去客房……。”伙计想必是没遇到过此种情形,愣了一下:“…请…请……请随我来……!”一边带路一边不时转头过来看上几眼,真不知到底有什么好看的……直到我和师父进去客房将门关上才得以松口气。


师父直接把我放床榻上,帮我脱去了另一只靴子:“看来之后还要帮你新买双靴子……。”


“不…,随便穿一双就可以!是鞋就行!”脱去靴子我便缩去床榻角落,师父见我如此皱了皱眉:“……无异,你是不是很怕我……?”


“没有……!”师父此时也坐上床榻来:“……我看你还是老实点……。”这句话还是第一次从师父嘴里听到,我以为自己听错,但是回想之前,我最终决定还是老实点:“师父……你最近不是很冷漠就是很不客气……”不客气似乎说的有些轻了:“……不,是有点…奇怪……。”好像更轻了……。


“……哪里奇怪…?”


“说不上来……,但是隐隐约约让人有种压迫感……有时候很是霸道……。”师父低头不语,他和我虽在同一床榻之上,却各分两边,我见他如此便慢慢靠近师父去,房内渐暗,想着快要入夜了。师父微微颤了一下,像是受惊了一般,突然看了我一眼,我被师父的这一眼吓到了…我感到面前之人的眼睛有些微红,像是快要渗血出来一般,这样的眼睛我曾一度见到过……,但是转瞬即逝,师父站起身:“我出去多拿些蜡烛来…你先休息……。”


本以为师父会很快回来,谁想等了许久也不见人,我只好先脱去衣服,穿着里衣钻进被窝里去,房内点着蜡烛,虽然不是很亮,但是也让我不觉得害怕,想着师父会马上回来,便闭上眼睛睡下,迷迷糊糊间感到有些热度,揉了眼睛去看,师父已经回来,坐于我身旁看着我微微带笑:“醒了……?”


“我睡着了……?”我忙要坐起,师父轻轻的将我按回:“既然要睡就睡吧……你也该是累了……。”


“……可是我现在醒了……。”见着师父将外衣脱去,我内心有些小小的紧张,师父见我紧张以为我是因为夜晚黑的原故,便上了榻躺我身旁……,虽说以往一直和师父睡同一床榻之上,被抱着睡,搂在一起睡早已习惯,不过如今形势让我感到完全不同,无论是我的心境上还是和师父的关系上面,我都不能保持平静,何况我现在那身繁复的衣服已经阻碍不了我……和师父,如此情形下,不和师父做些什么,我感到似乎有些对不起我自己……。


想来这些思绪在我脑子里转着,多少让我有感意外,我自问是不是过于急切……?更何况师父现下并没有这个意思,只是睡我一旁而已,但是想起之前和师父的亲密行为,总感每次都被打断有些不如意和憋屈,师父隐忍至今竟还面不改色,稳稳妥妥……当真让我佩服至极,还是说师父隐忍是因为我的缘故……,我有什么地方让师父感到不自在吗……?想起之前在马上我曾一度闹脾气拒绝师父,是否让师父感到不快了……。


越想越觉得自己有错,忍不住去看师父,小声的问:“师父……男子之间该如何行事……?”师父有些吃惊的望了我一眼,想了一会就是没给我个回答:“……别想这些事情……。”


“我想……”我毫不犹豫的便出口说了这句,师父面对着我也坐起身来,有些不知该如何对付我,我见着师父有些为难的样子,便凑近了师父,师父瞬间不自在的稍往后挪了挪,这种时候也顾不得师父愿意不愿意,自己害羞不害羞了,我忙凑前咬上师父的唇,我只是按部就班的去模仿师父的做法而已,我不知道是不是太用力了,师父发出了闷声……,如此一来我更是有些小激动,也有些急躁,所以也就顾不得对不对,力道是不是没拿捏住,急切的想要进一步的去品尝师父的舌头,不过好景不长,我张开嘴本想探进去舔师父的舌头,反而被师父给缠上了,之后便完全是师父掌控,我只能任由师父舔咬吸吮,我心甘情愿的投降认输,和师父不断的接吻被师父啃咬,全身血液迅速加快,心跳不止,我甚至呼吸都无法顺畅……。师父的手开始慢慢的摸至我的腰际,左手摸到我里衣的细绳活头拉松,衣服便开了,师父顺势吻上我的脖颈,渐渐下移,用手褪去我肩部的里衣布料,然后吻上我的肩部锁骨处,开始舔咬,师父似乎很喜欢咬,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师父的个人喜好,虽说如此让我感受到不少刺激,但是这次似乎有些过于用力,师父抓紧我抱紧我,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我有些吃疼,但是最疼的地方是师父咬上的右肩,本以为只是带着舔吻的轻咬,谁料师父竟越来越用力,使劲咬紧,我只感到师父的牙齿已嵌进肉里,我顿时疼痛难忍,咬牙使劲推开师父想要挣脱:“疼啊!师父……!!”我忍不住叫出了声,这声喊叫顿时让师父清醒了不少,忙收了力道退开去。虽被咬的是我,但是师父却比我还惊恐未定,愣愣的看着我,师父嘴里嘴角都留有我的血,我看了眼自己的肩膀,肩上的咬伤异常的鲜艳深切,同时还在流血,我抬头再去看师父,他的眼睛顿时血红,我震惊非常:“师父!你眼睛怎么了!”师父没有反应,只是有些反常的舔起了嘴角的血,之后便出神一般的望着我,样貌相当艳丽妖邪,我倒吸了口气,接下去完全不知该如何,师父有些精疲力竭的垂目,我见他相当痛苦的样子,便伸手想去抱他,然而师父有些张皇失措的起身下榻,背过身去,我无法看到他的神情,只听到他吐了句:“…抱歉……。”


那声道歉之后,师父便甩门而出,许久都没有回来……。


肩膀还在隐隐作痛,师父却迟迟不回,我一个人也完全睡不下去……师父到底怎么了, 为何会如此…惊慌失措…。


我始终是想不明白,也不知该如何应对,最主要的我现在都不知师父去了哪处,夜已深,我断然不敢随意出了客房房门,但是师父又等不回来……我有些急躁。肩部已经开始红肿起来,深深的伤口显而易见,我陷入沉思,肩上的咬痕让我感到有些害怕,这不是一般的只因想要得到刺激而咬的程度,这分明是想要品尝血肉的味道才使出如此蛮狠的力道,师父再如何不加克制和放纵自己也不至会如此狠咬才是啊……,师父那时惊恐未定的表情历历在目,还带着极度的自我厌恶和愧疚,似乎想要对我说什么,但是他收了回去,只留下一句抱歉……我没有听错……,我的内心此时极度不安,师父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不加解释便逃一般的跑了出去,他发觉了什么察觉到了什么……?有什么难处为什么不告诉我……?


为什么…


不告诉我……


我有些泄气,同时难过异常。


师父他……


有任何事……何曾会告知与我……?


所以说…有些事情似乎不曾改变过……


尤其是师父……


-----------


他们2个的好事是成不了了…………。


评论(7)
热度(25)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