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第十七章)


馋鸡此时已到达长安北城上空,北城乃是皇宫区域,最重之大明宫此刻就在下方,今夜的长安城灯火通明人潮涌动,……我无奈只得示意馋鸡飞往崇仁坊,直接在定国公府院内落下,刚着地就听到令人心惊的响声,我忙跳下馋鸡,谁料脚下竟没踩稳,被随后而来的师父一把抱紧,这一抱我到并不觉得意外,到是师父相当的不自在,即刻松手退开几步。


我有些烦躁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师父,我忘记了…今日是正月十五,乃上元节……。”师父四处望了望,见不着半个人影又转向我来:“上元节三日全城夜禁取消,金吾放夜,全长安城的人无论老老少少都出门过节,现下我看府邸一个人都没有,爹娘想必都出府过节去了……。”见师父有些心不在焉,我先去看了眼地上被之前馋鸡因下落而不慎打翻的盆栽……。


“那么久没回家,一回来就打翻娘亲的盆栽,死定了!我死定了!”我念叨着便蹲下身去收拾打翻在外的土,想把盆栽恢复成原样,好蒙混过关。师父见我用手拾土,从我身后一把抓住不让我动:“手还没痊愈,别弄了……。”然后将我拉起,我憋屈的望了眼盆栽,师父一定无法知晓,让盆栽就这样躺着若是之后给娘亲看见了,不知会被如何的教训……。想到此处我不禁害怕起来,特别想再次离家出走……,奈何师父刚把我给送回来,我要跑还得先送走师父才成,我不知该如何是好……。


“师父……”想起之前一路上见师父神情劳累,我想着该让师父好好休息一下便开口:“师父你一路上也累了…先到我房内休……”


“不用了!”没等我说完用意,师父就急忙打断拒绝,我一时一口气憋不住,脱口而出:“师父!我没别的意思!”不说还好,说了就多出更多意思来……。我知道师父喜静,不愿多与人接触,此刻府里没人对师父来说最合适不过,不会有任何人打扰,也不必和爹娘照面,所以:“师父,你放心,府里现下一个人都没有,不会有人打扰……。”说完想了一下觉得更是不对,忙解释:“不!我不是那个意思!真的!师父我是说!那个什么!我的意思是……!”我抓着自己的头发,怎么都说不清楚。其实我已经不知道我自己到底在说什么了。


“好了…,你既已到家也不用多费神了,我之后便走……。”

“慢着!”我忙拉住师父:“师父!眼下府里无人,你要是也走了,我一个人怎么办!万一油灯无油,蜡烛不亮,屋内漆黑,你就不担心我会害怕!我要是死了怎么办!?”


“死什么死!?你闹够了没有……?”


“没有!”我毫不客气的回答师父,并且告诉他我这次耍赖耍的理直气壮,我怕黑怕没人,你就是要对我负责。我瞪着师父,拽着他不放,师父被我死活拽着毫无对策,只得由着我,然后突然想到什么一般望了眼府门外:“那就和我上街…无异……既然你府内的人都已在外,到时自然能遇见,将你交于他们后,我便离开……。”


“好!”我忙点头答应,暗自盘算着能在长安大街上遇到府里任何一人的可能性,先不说平日里的长安街。今夜上元节的日子,长安百万人口,上上下下倾巢出动,不是想遇到便能遇到的,即便乘坐鲲鹏都找不到想找之人,更何况师父并不认识我府内上下的仆人,即便真的遇到,我都可以装作不认得,避开便是,总而言之,能拖多久便拖多久,师父只要多待在自己身边什么都好,其他我一概不关心。


我一把牵起师父的手就带着师父走出定国公府,一出去便被拥入人群里去,此刻长安街上人流如织一路拥挤,即便不走,也会被人群挤着向前,身不由己地只得往前挪动,我和师父一边看着花灯一边往前……。同时我又生怕自己和师父会被人群挤散,就将手牵的更加紧了。或许是因为身边人太多的缘故,而我们又太过暧昧……师父有些犹豫,我想了下,便对着师父笑道:“师父!没事,别人即便注意到了…”我低头看了眼和师父牵紧的手:“他们也只当我是着男装的女子罢了……哈哈哈哈!别担心!”被我这么一说师父一时不明是何意,但是也不多说什么,只管和我随着人流继续往前。


我们一路观赏各式花灯,在一些巨大的灯楼、灯树下面,看各种宫廷艺人和民间爱好者的歌舞,还有各种杂技,这些杂技艺人在花灯旁边表演各种杂耍,相当有趣和精彩,不过较为吸引人的应是歌舞杂技队里的不少年轻漂亮的姑娘们了,我身前身后的几位男子均止步不前尽是盯着她们上下打量看个不停,我和师父被堵的无法前行,我有些烦他们便叫他们让开给我和师父过去,他们没有理睬,还是愣愣的看着美女们。


“看够了没有…!借过借过!”我重重地拍了其中一人,那人只得别过头来看,一脸不满的对着我和师父上下打量。我和师父此时两手相握十指紧扣,那人看着先是愣了一愣,之后像是明白了什么一般,示意了下,便让我和师父过去。我对着师父笑了笑:“我说吧……!”这时只听身后那男子吐出一句:“虽知现今女子多爱着男装,但看着竟比男子还…真是………。”


之后说的什么被几声吆喝给盖了去……。随后我被一股香味吸引,转头便见着街边有一个食摊,我闻着其香味拉着师父过去,师父上去就只开口问了小贩几钱,便买下几个焦圈给我,我才想起既然都到了家里怎么忘记取钱了!忙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没想手上还沾着焦圈的油,这下不洗头都不行了!忙再去擦自己的头发……师父有些看不懂,但是这些日子以来他也习惯了我如此,将我带到食摊之后的一个空地处,这里也没什么人:“先在这里休息下,把东西吃了……。”师父抬手用袖子为我擦头发,我便低着头继续吃,师父给买的东西自然要好好的吃完它……。


“师父……师父……。”


“吃完再说……。”我一口吞了下去:“师父!等下和我回去,我回去就取钱给你,我还欠着一两他们……还有那么些天让师父到处破费了!师父我之后都补给你!”师父放下手,看着我的眼神开始变得幽暗:“不用了……。”他轻声的回了句……。我感到有什么正在渐渐跌落……。


“不行…师父,怎么能让你为我花钱……。等逛完,师父和我回去吧……。和我回去……我取钱给你,师父……!”


“无异,回不去了…我该走了……。”我心里突然一紧,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我很清楚,他最终还是会说出这个“走”字……师父要走我绝留不住……何况他今日本就是为了来送我,如今已经走到了尽头……我还能做什么。


对他说别走毫无意义……。


对他说不要离开他不会留下……。


我还能如何……?还有什么方法可以留住他……。


即便留住了,又能留多久……。


我不想…。


我真的不想……。


“师父……为什么说回不去……?”我想靠近师父,但是接近一步,师父便退开一步:“师父…你知道不知道你这一走,我们就真的可能再也见不到了……?”师父微微点头,他知道将来会是如何却还是要如此决断,真是一点都不曾留恋……?


“师父……,我…你是否知道…我被活埋在地下的时候,你知道我在想什么……?”我拉住师父的手,不让他再退,使劲的抓紧他:“……我刚醒过来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不清楚,只觉得痛疼异常,我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那里真的好黑而且死寂死寂,当我了解到自己是被活埋的时候,我又哭又笑又喊叫,像疯了一般,我还想到了很多自己非常悲惨的结局和可能性。这些想法让我不停的处于绝望和痛苦里面,我挣扎,不停的挣扎!始终只想到一个死的结局……我真的很难受,甚至喘不过气来。我发现唯一能让自己高兴的竟是想到我可以死于你之前这一点……”我靠向师父,慢慢的:“师父我那时候真的好不甘心…凭什么每次都要你来救我,凭什么每次你都要护着我,为什么我每次都只能眼睁睁的看你在我面前死去……,难道我作为你的徒弟只能在一旁被你保护,看你一次又一次的和我说永别,说再也不相见!?你真的以为我愿意!?师父!我不愿意啊师父!如果能选择,我情愿为你而死,挡在你的身前,只为护住你,我愿意死!是的!我要死在你的面前!让你品尝一下,眼睁睁的看着我为了你死去!让你知道这到底是怎么样的滋味!这滋味好苦真的好苦!师父你尝过没有!?你知道不知道我有多痛!?能让自己死在你的前面成为我活下去的唯一动力!所以我要爬出那个该死的地方!爬出来!即使双手都是伤,即使失去意识!即使痛苦的快要死去!即使……!我恨你!我好恨你!所以我也要让你品尝一下失去的痛苦!我要死也要死在你谢衣的面前!!可是,可笑的是,你并不在乎我,我对你来说并不重要吧!?所以总是一次次的把我推出去,叫我走开,离开!!走走走!我很讨厌吗?你很讨厌我吗?!那为什么还要来救我!?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为什么要亲吻我!只是为了让我进食喝药吗?真的吗!还是为了让我不再去想那些该死的可怕的事?还是为了安慰我!?难道你就没有一点私心!没有一点点的感觉!?真的只是为了那些!?你真的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告诉我!我不相信你没有感觉!你回答我!我要知道答案!我要从你这里知道一切!求求你!告诉我!!”我始终不愿放弃,我要他给我一个答案,仅仅只是一个答案,面前之人竟如此吝啬,迟迟不肯给我。


我使劲的喊出声,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一边擦着自己的泪,一边去逼问面前之人,抓着他的双手不停的颤抖着,渐渐的变成全身开始微微颤抖……师父始终没有抬起头来再看我一眼,我说的一切他都听的很清楚,他也都知道,但是他就是不愿承认不愿给我一个答案,即使到了现在还是如此沉默。


或许……。


不会再有答案了……。


怎么求都求不出结果……。


我认输……。


我放开了师父,逼迫自己不再颤抖,使劲擦干眼泪,不想那么狼狈的样子继续面对着他,他……也不会在乎我如何……。


也对……。


“无异……”没有任何防备的……,师父突然一把将我揽于怀中,紧紧的抱住,当我还沉浸在惊恐未定之中的下一刻,师父狠狠的将我推开,任由我向后摔去,随即他便转身闯进了人群之中,迅速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直到他被埋没……消失。


我跌坐在地,急忙爬起身,迅速冲进人群里,我拼命的去追,去寻找。我拨开人群,向前冲去,但是我如何也寻不到他,身前身后都是人,没有一个是我要的,找不到…不是他…都不是他……没有,不可能找得到,我很清楚,这种情况下,谁都无法找到想要找的那个人,他甚至可以刻意回避,刻意躲藏,我不可能找得到。他不会让我找到……。


我……


我没有想过他会用这种方式和我道别,或许他一开始提议出门上街就已经做好了此种打算,是啊……。


他是谁…,他可是谢衣啊……。


对啊……。


“谢——衣————!!!”


回答我!!!


我竭尽全力的去喊他的名字,不顾一切的去喊叫……我急切的等着那声呼喊会有回应给我,我希望听到他来叫我的名字……,但是没有,不会有,也不可能有!不会再有结果的……我知道不会有…。我苦笑着,停止了脚步,站于人群之中,感觉自己失去了一切,什么都没有了一般,脑子一片空白,没有方向,什么都像停止了,一片寂静………整个长安城像是完全没有了之前的热闹场面,我感到仿佛这里即将成为我的坟墓…。



“少……少、少少少爷!?”


“…异儿……?”



是啊……谁说遇不到……。


如此之大的长安城,想遇到便会遇到……。


遇不到…或许只是你不想见我罢了……。


不想…不愿……。


“……娘亲…我……我把院子里的盆栽给打翻了……。”


想被骂,想被狠狠的教训,想要被吵醒,吵醒我自己……!


“这些日子去哪晃了……?都不让爹娘知道……!”娘亲有些生气,有些疑惑,之后便拍上我的脑袋:“一回来什么事不做,尽干让娘不省心的事!回去让我见了盆栽再教训你!”她一把拉着我往崇仁坊的方向走,如意紧紧跟着。


“我错了……。”我被娘亲带着走,什么都不用我去操心,我也什么都不愿去多考虑,一切都让我感到乏味无趣,不想看见,不想听见。


回去之后,就等着娘亲教训自己,等着便好。还有老爹,老爹要是知道我又被娘亲教训了肯定会来护着我,然后去讨好娘亲,去劝娘亲,一切照旧……一如往常。


教训完毕,娘亲一定会要我早早上床休息……,我要如何告诉娘亲不要熄灯,告诉他我怕黑?


不说一声便出门,那么久回来之后就得了怕黑的毛病……如何说得过去……?娘亲一定会怀疑…,但是她不会追究,我知道,所以我…。


我还是蒙混过去……。


今夜我如何度过……我不知道……我无法去想象……


没有人再会抱着我…………让我安心的…………。


不……。


明日起床我做什么…,做偃甲……对,偃甲…,做一些偃甲出来,做…………。


偃甲……。


不知不觉间……。


我抬起头,面前就是府邸大门……。


只需进去就可以了,我想着……。


此时身后传来了马蹄声……。


娘亲停下步来:“异儿,些许是你爹回来了……。”


“嗯…”没有回头去看,但是能听到越来越接近的声响,只是那马蹄声没有缓下来的势头。


我转身朝声音的方向望去,骑马之人驾着马直直向我的方向冲来,眼瞧着越来越靠近,娘亲拉我退后,我僵着不动,我不敢动,也不想动。


“上马!”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看错了,那人骑着马在极接近我的一瞬间,伸出手臂向前折下身将我拦腰用力抱上马,然后一手握紧马缰,另一只手将我带进怀中,搂紧,继续蹬马向前,留了句:“人我先带走!日后自到府上请罪!”


我感到那人怀里渐渐传来的热度,不禁双手将他抱紧,死牢死牢的!


“抱紧了……。”


“嗯…师父…。”


-----------------


我蛮想逛长安中元节夜市的哎哎= =|||

这次算长了吧= =好累……

睡觉去……

评论(7)
热度(23)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