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第十六章)

师父说要送我…。


他要我留还是要我走从来都是他自己做决定,我从头至尾都只能听着,然后心里默默的反对、默默的伤感……,我只需听,随后照着做便可了,和他争辩毫无意义。上次我和他争了吵了结果就给了我被活埋的教训……,真不敢有任何违逆了……。虽然说的好像真是要送我一样……但是在我看来,师父只是想亲眼确定把我确确实实的赶出这里而已…。


“哼…!”我哼着,从米缸里掏出了馋鸡来:“醒醒!馋鸡!要走了!”说罢,我便一脚跨出了屋子的大门,师父随后便也跟着出来。他今早到是没失踪不见人,我自醒过来他就已经做出了你今天必须回老家的姿态对着我,别提我有多难受了……。


我和师父说我要和住了很多天的屋子道别,师父由着我。我说馋鸡还没完全清醒过来,所以先走一阵子再说……,师父由着我。我说我饿了想吃点东西,师父便买了蒸饼给我,让我带着。这一路我没消停过,但是无论我如何折腾,师父的初衷是不会变的,送我走就是要坚决送走,不走怎么对得起他忍我那么久……。


“师父…你忍我那么久真是辛苦你了……。”


“……到长安需要多久…?”师父关心的点还真不让我舒心,我捧着馋鸡估算了下:“以馋鸡的飞速看来…差不多晚上能到长安……那时所有城门和坊门均已关闭…,我也不用担心会被人看见……。”我瞄了眼师父:“……这段时日入夜入的早…我……。”


师父很清楚我这句话的意思,眼下是冬季,每日很早便入夜了…,而我又因为之前的事见不得黑,所以和师父在一起的每个晚上,屋内都是整夜点着油灯和蜡烛不断……。现在的我…怕黑……怕静……。


我还怕再也见不到师父……。


但是师父怕的却是还没把我送走……。


……算了!师父这次是铁了心的,赶我赶的即坚决又利索:“不,不过…天上的月亮还是蛮亮的!师父不用担心!”说不担心这自然是撒谎……,但是让一个决意要我走的人只为这点理由改变主意也想的太美了……。师父有些犹豫,看的出来似乎真的对我怕黑这点上开始担心起来,不过最终还是没有放弃要送我走,只不过送着送着,师父就连同把他自己也一起送上了馋鸡的背……。


我和师父各自盘着腿面对面坐在馋鸡的背上…,馋鸡飞的速度并不快,风却大的很,我只听到风在耳边呼呼地穿过,我撩开自己的马尾到肩后,见到面前完全没有理会已被风吹散的头发的师父,他身着素衣,俊美的脸上毫无表情,低着头闭着眼……我看着此时散开着一头乌发的师父有些出神,眼前之人和我以往所尊敬熟悉的师父有些许陌生……,有一瞬间我甚至觉得面前之人似乎是另外一个人,他显得有些危险而又邪魅……我甚至闻到了一股血腥味,非常的淡……非常的…………我不明白为何会有这种感觉……,我双膝跪地慢慢爬着小心轻声的凑近师父,他或许在补眠,或许在思索着什么,我不想打扰到他,只是……。


我取下了自己常戴的金色抹额,想为师父将头发扎起,此时师父微微抬起头,眼神有些阴郁,我僵着有些不敢动……。


“干什么…”师父语气有些生冷,我被这一声问的有些发愣…不知该如何接下去,师父望了我一眼,接过了我手里的抹额,他似乎看出了我的用意,用抹额将自己的头发随意扎起垂于背后。


“……还有多久到长安。”师父惦记的只有这个……。


“我想还有两个时辰吧……”我跪在师父面前:“到长安后,我便让馋鸡送师父回去……。”师父没回答,只是对着我微微点了下头…然后便转过头不去看我。无奈之后我可能又要和师父相对着沉默了……。虽然只能看到师父的侧脸,但是也不难发现到师父此刻流露出的疲累神情,我自知有些过意不去,我很清楚自己只想着能多看师父几眼,多留师父在自己身边一会,师父愿意送我到长安我自是相当高兴,我却没有想过这只会让师父更加辛劳而已……。


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了……以后可能真的再也见不到了……。这些想法在我脑子里循环往复,甩都甩不掉,所以现在的我只能牢牢的抓住任何一点机会,让我还可以见到师父,还可以看着他,望着他……。真没想到…我竟可以如此自私……。


师父刻意不看我的举止有些明显,我没想到我和师父的关系走到今日竟会如此糟糕,已经到了师父刻意避开我的地步,甚至从语气和态度上也开始有些刻意的冷淡…回想以往,或许那时候更好些,但我又不想回到以前只单单是师徒关系的日子…可是现在到底算什么我也搞不明白…师父没有回应过我的感情…。到底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做才好…如果现在得不到回应之后也不会再有机会。


或许……之后我偷偷的回去镇上……不被师父发现就……。


我有点对自己如此没出息感到悲伤,看着面前对我视而不见的师父我还能如何。因为跪着的关系,我此刻感到自己的腿有些麻,打算起身,刚撑起,就感到重心不稳,我整个身体只往后倒。


“哎哎哎!”馋鸡在完全没有预兆的情况下,突然加速并向更高处飞行,倾斜的程度足以让我整个人往后倒,我挣扎退后几步,想维持平衡,然而我双手抓空,只得紧闭双眼…任由自己往后摔去,师父也完全没料到此种情况的发生,只是他的应变速度比我快很多,迅速起身想将我拦腰抱住,只是此种情况下,师父自己都因为惯性和强风而无法站稳,再加上我的重量,和我一并倒下去。


好在馋鸡的羽翼还算柔软,并没有感到有任何的疼痛,只是如此一来,师父所倒下的位置正是我身体上方,师父的右手还搁在我的后腰处,像是被我压着,也像是师父搂着……。现下我和师父的姿势相当的尴尬,师父也意识到了这点。之前我和师父的下半身还贴在一起,师父的一条腿放于我的两腿之间,想到此处师父立马撑起左手,然后将另一只手从我身后抽走…也撑在一旁。此段时间我一直保持僵直状态,一动不敢动……。虽然说那些日子一直被师父抱着睡,但是现在这种状态还是第一次,不免的让我感到有些紧张和迷惘,随后师父想将自己的腿从我两腿之间移开,但是由于我过于紧张,我竟突然夹紧双腿,师父一震,脸色都变了,我看着处于自己身体上方师父的神情立刻感到自己现在有多窘迫。


“……哈哈哈哈…师父…我不是故意的……。”我将自己慢慢放松下来,而师父却维持不动,看着我笑着赔礼不是他有些无奈道:“这种时候竟还笑的出来……。”师父叹气,但是我却有些高兴:“师父你终于肯看着我说话了……!”我本能的伸出胳膊环绕上师父的脖子,将师父搂紧靠向自己,使我们两越凑越近,师父并没有阻止的意思,我便有些胆大了起来。我的心跳越来越快,甚至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我感到自己有些燥热,但是又不能确定到底是为何,我突然又感到有些口渴,便不自觉的咽了几口口水下去,此番举动在师父的注视下或许带着另一种意味,他望着我的眼神幽深,转而开始浮现出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烦躁,然后师父不禁咬了牙…低头便咬上我的脖颈,慢慢延伸吻至我的喉结处,我不禁一颤,手不自觉的便抓紧师父的肩膀处,师父被我这一紧张的反应敲醒了一般,急忙退缩开去,本一直撑在我身旁的手使了一下劲顺势抽腿并翻身离开,坐于一旁,深吸了口气……,之后慢慢的在我身旁躺下身来,闭紧双眼……之后便是长时间的沉默不语……。


我们对着无边的天空仰面躺着,馋鸡继续赶着路平稳的在天际滑翔,我觉得有点失落…但是却又有些激动…这种感觉缠在一起,莫名的让人兴奋。我侧头去看师父,他像是睡着了一般,一动不动……,但是摆在一旁的手却有些微微发抖,我伸手去握住他的手,被师父一把甩开了。我不敢再动,只好一直看着他……。


师父……


你可真能忍……。



----------

馋鸡那时候一定在想: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

还有,我真的不会写肉……救命!!

评论(15)
热度(18)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