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第十五章)

“你…明日便走……?”我口里叼着馒头,听她问了这句,硬是把馒头咬上一口吞下肚里去点了下头:“恩!”发觉有些咽不下去,忙端起面前的馎饦倒了口汤下去。姣鳞有些看不下去,过来给我拍了几下:“那么着急……?”我一下不太明白她说的着急指的是明日便走,还是我的吃相……。想了会,她似乎两个意思都有,所以便闷声点了下头。


“某人赶着扫我出门,我不急不行……。”姣鳞看了眼桌上余下的馒头:“你师父他眼下去哪了……?”

我探头望了眼外头,继续嚼着馒头:“不知,这几日他一早都不见踪影……。”虽然师父这几日晚间还是和我一起睡下,但是每当我醒来,他人就早已不知去哪……。


“估计也快回了……”我估摸着师父差不多回来的时间,尽快吃完这顿:“我有些……事情想问你……。”姣鳞眼瞧着我用自己常穿的蓝服袖子抹了一下嘴,有些看不下去:“你那袖子都开了,还穿着……”


我看了一眼,觉得也不碍事,只要到时穿上手甲,袖子也就藏进去完全看不到:“无妨”我摆了下手,姣鳞低头笑了一声:“看你现在这样,我到是放心了不少,刚开始被你师父救回来那模样,真如死了一般……让人心疼不已……。”她又接到:“…你没见到他那时候的模样……”


我知道这“他”指的是师父,我看了姣鳞一眼,她知道我想听下去便继续道:“我记得他是在午时将你抱回,那时我已准备好饭食等你师父与你……他抱你进屋时,我很是吃惊,我见他和你全身是泥,还伴有一些血迹。你的头部和手上的伤最为严重,你师父将你放置到床塌之上,自己却跌坐塌下,甚至还要硬撑下去,我发觉你师父早已疲累不堪,想必他自山上将你刨出后…便立刻为你救治而耗尽灵力……。”


灵力……?


我闭上眼睛不去回想那些苦痛之事,紧握双手,感觉到双手因为用力而带来的一丝丝疼痛…,有什么地方不太对……但是我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有问题……。


听师父说起过,救他出神女墓的是姣鳞,师父说自己清醒过来后便已到了此镇上,而第一眼见到的就是姣鳞,之后她便一直照顾师父的居住和吃食,所以姣鳞对师父而言应是救命恩人,所以他一直对姣鳞以礼相待,相当尊敬…。只是……,看上去如此年轻又如此纤细娇柔之人,如何将师父带出的神女墓……?

我想起师父当初和我说起过……

“她那时候最接近鲲鹏,只因她长期喜欢待在有水的地方……。”



想到此处,我打断了她本继续要说的话:“……你是鲛人……?”


她似乎并不觉得惊奇,对我的推断她打趣到:“鲛人拥有泣泪成珠这一有趣的能力…你是否想看看……?”我们相对而笑,我连忙摇头:“看美貌女子对着我哭泣,不行…我不行…!”我不自觉的摸了摸头……。


姣鳞没有否认自己是鲛人,但是也没有承认,我只当是她有说不出的苦衷和缘由……所以不打算去深究追问什么,师父也不曾求证过她任何,更多时候他反而有些拘谨于她……。


许久……,我似乎忘记了什么又想了起来:“……我想知道为何我会被袭击,为何会被活埋……。”姣鳞早已知晓我会找机会问她,只因为,她和我都清楚明白,师父不会告诉我有关此事的始末缘由。甚至对我只字不提,只因太过害怕我再次受到刺激……。


“自打你来到此地,镇里相续死了几个人……”姣鳞看了我一眼:“你当日从如此怪异的船上下来,身边还带着鲲鹏,一般人等自不会认得此种……只把你也当做是妖怪……那些袭击你的人怕是认定你是杀人吃人的妖魔,所以才会出此下策,想要将你除去,又怕被你的同伴发现,所以将你活埋藏尸……。”


“死掉的那些人……”我有些不解:“何种死法……?”


“均被撕咬致死……”那还真是如她所说,极像是妖物所为……。难怪当日竟会下如此重的手来袭击自己了……也怪自己那时大意,全然没有感觉到会有危险……那些人死的很无辜也很蹊跷,撕咬致死相当残忍,会怀疑到自己头上来也是理所当然,只怪自己当初打扮的如此怪异,还带着馋鸡如此招摇,不能责怪任何人……。但是师父………师父他会如何看待此事?师父对我被活埋的事自责至今,他绝不会善罢甘休………也绝不会毫无防范…由着那些无辜之人如此惨死……他会怎么做?如此看重生命之人……,师父他……我开始担心师父这几日的行踪,或许师父已经……。


“无异……?!”


我被惊了一下,随之而来的便是紧张……只是听到自己的名字我何以如此我自己也有些吃惊,只因每当我听到师父唤我的名字,之后便会得到师父的亲吻……我此刻想到此种结果就会非常惧怕,我本是坐着,听到师父唤我,我下意识抬头回神,想着他终于回来了……。师父似乎又以为我出神了,习以为常般的凑近我,但是之后又立马意识到什么立刻退开,我顿时尴尬万分,不知所措,只得低下头去,不敢去看师父……。


姣鳞若有所思站在一旁许久不语,我感觉到此时的师父有些无措,我知道他不想被我察觉他的些许反常……,可是又一时找不到话语……。最终我们只得相对无语……。


该如何是好……?


我发觉我不行……我真的不能忍受这个……。


这样对着师父我好难受……。


师父明显已经开始在意自己之前的行为了……。


他开始警惕自己,阻止自己那么做……。


如此下去………。


“谢衣…,无异他明日便要离开……是你的意思……?”姣鳞打破了沉静:“…你何须如此……?”


师父抬手至身侧,示意姣鳞无需继续追问,我第一次见到师父竟会用如此冷漠无理的态度对待面前之人……。


姣鳞没有继续问下去,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她和师父之间有种讳莫如深的默契……,他们或许都在心底知晓对方……。面前的两人之间到底埋藏了什么,如此深不见底,我更是无法看透……。


姣鳞收拾了下碗筷,欲走,我便跟着她一起走出了屋子:“……谢谢你…。”


“谢谢你…救了师父……。”姣鳞背对着我,停止了脚步,转身望了一眼屋内,低头垂目笑道:“…未必是救…也未尝可知呢……。”她的回答我并不清楚到底是何意…或许她只是说给自己听也不无可能……。


她转身面向我…,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明日我便会离开,或许再没有机会说声谢谢,还有……。姣鳞伸出手,手指碰触到我的嘴唇,我被姣鳞这一突如其来的亲密愣在当场……。从她此刻的眼神中,我不明的觉出一丝冰冷……,她手指移开,从而抬捏起我的下巴,大拇指却按于我的嘴唇之上,这种有些调戏亲密的动作似乎常见男子对于女子,此刻却偏偏颠倒了过来……,我不知该如何拒绝,想要退开,但没料想到我竟挣不开,鲛人的力气竟如此之大…………?


“他舍不得……”姣鳞的眼神更冷了几分…,声音沉了下去:“谢衣绝不会舍得……。”


我甚至看到她的眼睛渗出了血色……。



------

终于这一章不会哭了= =…………。

恭喜撒花……


评论(6)
热度(16)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