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第十三章)

(古剑奇谭二  谢乐 初乐)



“无异…!!”


该死的地方,该死的一片漆黑,告诉我噩梦为何不断……?为何一直纠缠,为何……?我想离开这里,我想摆脱一切,不要缠着我,不要追着我不放过……


…求求你…………你为什么不来……?


我从床上惊坐起身,死命睁开双眼,眼泪不断往下掉,我使劲的喘气,我以为自己快要被淹死一般,我惊觉自己的双手向上抬起停止在这个动作上,我想要抓住什么,我知道我只是想有一双手来拉我一把,拉我一把而已……。师父从我身后握紧我的双手,让我慢慢的收回放下,之后渐渐聚拢……,将我抱紧,让我靠躺进他的怀里……。


我满身是汗,和师父同样穿着里衣的身体紧紧的贴着,我不能让自己平静下来,因为噩梦,也因为师父。我不想离开,我不想停止……。但是我也很惧怕…


………怕自己无法控制……。


“…明日别走了,无异……。”师父在我耳旁低语,好似恳求一般:“你这样……我没办法放手……。”我侧脸过去,想去看师父,我不想师父因为自责而难过,我也不想总是让师父看见自己这样。但是我无法控制,我无法阻止自己做噩梦,无法不让自己哭泣……。之前的经历太过可怕,无法忘却,我不能自己……。


“师父……那件事和你无关…真的…。”我知道我不管说多少次,师父都不会去听,他一直把我被活埋的事当做是自己的错误,那么多天以来,每当我发作时,他便会如此抱紧我,安抚我,照顾我,然后……责怪自己。

我的记忆有一段是中断的,有一些却是模模糊糊……。


我只知道我不断的在扒土,在乞求,在挣扎,在爬行……我曾一度呼吸到新鲜的空气,那个时候我知道,我爬出了那个该死的地方!然而很快的我便再也无力爬行……,我的意识渐渐消失……。


再度醒过来时,已经在师父的屋内…躺在师父的床上……。


姣鳞告诉我,我被救出后的前几日里,整个人竟没有任何反应,没有灵魂般的不说话也不动,即使睁着眼睛,也像什么都看不到一般。有时候就是不断的掉眼泪,不断的做噩梦……。面对这样的我,师父心急如焚却毫无办法,只能整日里非常仔细小心的照顾我,不断的和我说话,希望能看到我有一丝的好转。那几日里我甚至不能喝药进食,因为任何动作我都不会有丝毫的反应,即使药汤送进嘴里,也无法吞下,最后师父就自己先将药喝下,用嘴将药送进我的口中让我喝下,连进食也同样如此,之后便一直用这种像是亲吻一般的方式喂我吃饭喝药。


我第一次真正清醒过来的时候,就是被师父如此亲吻一般的喂食……。


那个时候我知道……一切将会开始变化。


我的心……我的世界……。


之后即便清醒过来,我常常会呆滞,会恍惚,一旦发生这种情行,师父就会来亲吻我。姣鳞说,只要遇到我恍惚,看到我出神,师父怕我会一直沉浸在那些让自己痛苦的回忆里,会用这种方式来叫醒我,打搅我……。她说,只有用这种方式来对我,我才会有反应,才会立即恢复……所以至此后,只要见到我出神木讷,对师父没有任何回应,师父就会亲吻我来叫醒我,慢慢的……这种方式的亲吻,变成了师父用于确认我是否清醒的方法……。


直到现在……我靠着师父,侧着头抬头看他……,我们两人靠的极近,我能听到他的鼻息声,我只需稍稍靠近,便可亲吻到师父,是的……我很想师父再次亲吻自己,不是为了确认,不是为了试探,不是来索取我的反应……只是单纯的……。


我轻声低笑,取笑我自己荒唐的想法……告诉我自己这是不可能的……师父怎会如此做……。


“……无异为何笑……?”师父已经习惯注意我任何一个细小的举动,警惕着我发出的任何声响,我很愧疚……,我很担心师父这些天如此的照顾我,是否太过劳累,师父的面色稍差,抱着我问话,但是双眼却微微闭上,我知道他很累很困,很想睡觉,多少天的夜晚因为我的噩梦而被惊扰被破坏,他……还能撑多久……?


我不想再打扰师父,希望就此安静的让师父睡下,师父抱着我睡也已习以为常,即使他真的沉睡过去,只要我有什么响动,还是会让师父很快的醒过来,我不知道该如何改变这种折磨人的状态。


最重要的是,我无法控制自己的噩梦……。同时,还有那对师父的妄想……。


无论如何,我应该尽快离开师父,才能改变现状……。才能让师父不再如此劳累。


可是……


我没办法放手……。我回想着师父说的这句话……。


如果可以,我何尝愿意放手离开……,但是如若不离开,该怎么办?


师父稍稍抓紧了一下我的手,我没有反应过来,他的嘴唇已触到了我的唇……,师父之前问我的话我许久都没有回答的关系,师父以为我又出神了,所以……此刻的他正在等待我的反应和回神……。用这种方式……。


我只要回他一句,师父,我没事了来让他放心,确认般的亲吻就会立刻停止,不会有丝毫留恋……,就此之后…我的心都会空荡荡的……难受的无以复加。

我并上了双眼,不给师父任何的应和,想让这次的接触维持许久,或许这就是最后一次了也说不定……。


最后一次……再也不会有……。


我最终告诉我自己,我不要这样……。


我无法做到……。


我微张开了口,伸出舌头去轻舔师父的嘴唇,没有自觉的……。师父稍颤了一下,立即退开了去,像是被惊醒了一般。他不知道该说什么,甚至都不知道我刚才所做的事到底意味着什么……。


我预料般的低下头去,眼泪不受控制的滑落下来……,我不想让师父看见,虽然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只是,这时的眼泪所代表的意味,师父不会知晓,也不会明白……,我的感情,我的心意,师父怎会知道……。


“无异……你怎么哭了……?”


好熟悉的……如此熟悉的话语……。


只是,现在的乐无异……已经不再是之前的那个单纯的谢衣的徒弟了……。


我之前一直背靠躺着师父,现在我将身体稍转了一些,面向着师父,看着,望着,说不出话来……。


师父这才看清了我脸上的泪,帮我拭去……。我笑着,对着师父请求道:


“……师父…吻我吧………求求你……。”


评论(12)
热度(22)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