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第十二章)

(古剑奇谭二  谢乐 初乐)



“走!”


“走走走!师父!你除了走还会对我说什么!?”


“乐公子……我早已是个逝去的人啊……。”


“乐…公子………好…叫的好!我就只当是你已经死了!”


我睁开了双眼,四周一片漆黑……。


我做了个梦,梦里的师父和我已然成为了陌路人……。


他的冷漠让我无所适从……。


“乐公子……” 我重复着这个称呼,他如此冷漠的用这个称呼来叫我……,我难以忍受。


我觉得呼吸有些困难,眼前还是什么都看不到,我躺着,想着挪动一下自己的身体,但是我动弹不得。随后我感到自己头疼的要命。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我更加无法弄清我到底在哪里?为什么这里漆黑一片,甚至没有一丝声响……,我唯独能听到的只有自己沉重的呼吸声。我不自觉的伸手去摸自己的痛处,发觉头发是湿的……,我以为躺的地方有水,但是随后便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是的……。那是我的血……。

此刻我才惊觉发生了什么事,极力的想要爬起身来,但是头部的疼痛让我很快的放弃了这个念头……………。我被人袭击了,被镇子里的人,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是谁,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那么做。


就在师父转身离开之后,我仍旧坐在原地,我没有爬起来,我拒绝了师父向我伸出的手,因为我知道,就算他待我再好,始终还是要赶我走,叫我离开,他……不需要我……。


我在地上坐了许久,那时天色已黑,师父丢下我后,我自问还有什么路可以选择?我不可能再回师父的住处,如若不回,我又发现谗鸡并没有跟着我,也就是……我如果要离开这里,必须回去找谗鸡……。我不想,我不愿意。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觉得我没有退路……。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我听到身后有脚步声接近,我一开始以为是师父……不过马上就被我否定了,因为但凭脚步声就能听出不单是一个人。

我失望的以为只是别人赶路回家而已,就没去理会……,谁知…随即而来的就是后脑的一阵剧烈的疼痛……。

我知道,我被那些人袭击了……。



“去后山…埋了他,不会被发现的 。”



我回想起昏迷之前听到的那些话,意识到,我此刻……被活埋了……。


我不敢相信这一切的发生……我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活生生的埋在黄土之下,我还活着,我没有死………却就此被掩埋……我无法想象,我无法接受……这种荒唐的事情居然会降临到自己身上………伴随着头部的疼痛,我开始害怕,我开始慌张!我害怕自己会在没有任何人知道的情况下死去。没有人会发现我,没有人会来救我,我会在这里慢慢的一点点的痛苦的死去……。

我止不住自己的眼泪,任由它们从眼眶里流出,我想叫喊,我想求救,但是如何大声呼喊,也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听到。此时此刻我极力想听到的只是有人的脚步声。不管是谁的,求求上天能让我听到……但是最终…这点要求也只是奢望而已……。

我只能看到黑暗,只能听到自己绝望的哭泣声。


好累……。我觉得好累好累。

原来哭也能让人如此的疲累…………。


我………如愿以偿的走到了临死的边缘,我想着终于可以死在师父的前头,我开始嘲笑我自己,是啊,这不就是我想要的……?死在师父的前头……。哈哈哈哈哈哈……。可笑,太可笑了……。

我竭尽全力的笑着………但很快的便笑累了…,转而又继续哭…但是我发觉无论是笑还是哭,只能给自己带来无望而已…但是我真的无法让自己停下来,因为如果不继续笑不继续哭下去…我觉得自己会立刻死去………我感觉自己像是疯了一般……。


死在师父的前头……

师父……师父……那又怎么样!死了又怎样!?


……我死在这里,师父根本就不会知道……那有什么意义!?


我让自己清醒过来……我告诉我自己,我不应该是这种死法,我要的是挡在师父的身前,帅气的对着师父说:“师父退下,由我来保护你!”如此这般才是我所要的死法!!


现在的是什么?现在的我在干什么?只是在哭泣而已,只是在等没有可能的事情发生而已,


……等着别人来救自己……没有可能的可能。


我伸出手向上摸去,摸到了墙壁。墙壁有些潮湿……我试着再去摸头部后的位置,也是封闭的墙。我最后去摸前面,摸到了自己的腿部,发现我的下半身被土覆盖了,明白到,我之所以会醒过来是因为我身处的这个洞还留有空气,而我没有完全被土所掩埋。如果那些人是把我直接扔进坑里并盖上厚土,我必死无疑,不可能会有舒醒过来的机会。


如此说来……,那些人为了万无一失,将我拉进了坑里另外挖出的侧洞里,就算哪一天有人来挖掘这个坑,也不会立马发现我的尸体,除非挖至深处找到其侧洞才能发现。


我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断气!现在的情形对我而言并不乐观但是也不算真正的绝路。我至少知道了我脚所正对的位置是侧洞的洞口,他们盖土是从上至下,所以我只有下半身被土覆盖,我只要把土刨开,或许就有出去的可能。是的…………我要出去……我不能待在这里。


我就算死,也要死在师父面前,我要让师父看见。所以……我绝对不可以死在这里。


我用手一点一点的扒开埋住自己下半身的土,我曾试图想要找工具,但是那是徒劳的,我身上没有任何可以用的东西,而洞里也没有可以让我使用的……我只能一点点的扒。

我在消耗我自己,一点一点的……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扒了多久的土,才将自己的身体抽了出来,我只知道我一点点的在被抽空,我头痛欲裂,口干舌燥,似乎是要烧起来一般,我难受的难以言表,我想喝水,非常非常的想,但是洞里除了土,没有其它任何东西。我喘着气,大口大口的……我发现呼吸对我来说越来越艰难,每喘一口气,我的喉咙都会感到像要冒火一般……。

我止不住自己的眼泪,我不断的去擦自己的眼泪,甚至想用自己的眼泪来解渴……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我开始自问为什么我会遇到此种对待?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已经没有余力,我的双手已经满是泥土,土里混合着尖锐的东西嵌进指甲磨破手指,让我每刨一次便疼痛一次……加之我头疼难忍,或许立刻死去对我而言是一种解脱,如此一来我便无需再继续忍受这些痛苦……无需再面对这无尽的折磨……。


…但是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我…………。


我知道这种时候我不能再奢望什么……因为一切奢望只能让自己更加绝望而已。


我如果出不去,我如果出不去……师父,……师父我如何才能告诉你,我真的不想离开你,我不想再也见不到你……。师父……。


你是否知道……?


你是否听到……。


无尽的黑暗,彻底的绝望……。


还要多久才能解脱?


告诉我,谁能告诉我……?


我不知道自己昏迷过几次,但是每次恢复一些意识,我就竭力的继续刨上层的土,我深知自己只能持续这种行为,一次一次的去重复,因为只有这样我才会有一线生机。


我在昏迷的时候梦到自己被师父所救,他就出现在上方,我只要伸出手去,他就可以抓到我,我也可以马上抱住他。但是当我以为要抓到师父的时候,我醒了过来。


我无声的流泪,直到眼泪流干为止……


我第一次如此痛恨自己还能醒过来。


我希望自己可以留在梦里再也不醒,即使这预示着我会死……。


我从来没有如此期望自己可以去死,只因为我不想再从美梦中醒来回到现实面对这个漆黑的地狱……。


我想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即使是用我的死去达成我也愿意。





评论(7)
热度(15)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