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第十章)

很多事情我其实并不知道,很多原由我也未曾问过。


我只知道我来到此处,我见到了师父,之后便真的什么都不去管了。


我未曾了解过师父为何会出现在这个镇里的原因,就好似师父没死本来就该在这里让我遇到他一般……师父到底如何获救,如何离开的神女墓……如何来到这个镇里生活,我未曾想过,也就未曾问过。


镇里发生了多少事,死了多少人,从未有人向我提起,因为我对他们来说只是个外人而已。更甚者,我被认为是入侵者,或者说是异类。


当人恐惧害怕的时候,他们会做出一些连他们自己都无法相信的事情。


或者说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在做什么。


有一段日子里,我一直处于恐惧和黑暗里,我认为自己无法挣脱,没有人会听到我的叫喊声,没有人会发现我,没有人会来救我。


我一个人…


“无异…?”


只有一个人……。


那里没有一丝光线,没有任何声音。


“无异………”


一切归于黑暗。


只剩痛苦和绝望。


“无异……!” 


这个声音是……


我听到了……,是的……这是我的名字。


没错……,师父他在叫我。


伴随着他之后的亲吻……。


这个吻很轻,和之前的很多次类似,师父见我有了反应,渐渐地退开了,我为了让他放心便回了句:“我没事……”。


这种方式的亲吻一天会进行好多次。


它代表着什么,我没有余力去细想,师父也从未说过他的亲吻到底包含了何种感情,因为从第一次开始,我们就没有确定过任何什么。


也是……


在那种情况下,根本无暇考虑。


师父甚至都没有把这个当作是亲吻。


“师父,我没事,我只是在理清一些事情……。”


我低头,避免和师父对上视线。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对师父的感情已经有了变化。


我从来没有考虑过我和师父的关系会有改变的一天。


能做谢衣的徒弟是我一直以来的愿望。


无论我有多少不甘,多少执念。都只为他是谢衣,他是师父。


我没想过奢求其他的东西。


然而此时此刻,我发现我对师父有了另一种想法,起了不该有的念头……


或许应该把这些称之为非分之想。


这种非分之想是另一种绝望。


我已理不清任何事情。


连感情也是……。


如何断了自己的念想,如何不让它继续……?


我该怎么做?


我其实很清楚…


所以结果还是一样,没有改变过……。


唯一不同的是:这次是出于我自愿……。


“师父…你说的没错,我不该留在这里,我早就应该离开的……。”我双手紧握,低着头一直不敢抬起来看他:“明天我就走,我不会再回来…,也不会再求你和我一起走……。”


曾几何时,我求你和我一起走,一起离开,你摇头,你告诉我你无法做到,最终将我推回人世……。


我再一次求你和我一起走,一起离开这里,你再一次拒绝了我,这次的推开将我推向了深渊,推得我和你两个人都体无完肤。


师父沉默许久,最终只是轻微的点了下头,他一直坐我身旁等着我给他任何一种反应,任何一句话,因为这样他就会安心……。


这些日子以来他一直都是如此,一直看着我,一直照顾着我,不曾离开半步,不曾有任何怨言和怠慢,曾有一度我希望这样的日子可以一直一直持续下去……。


最终是我自己断送了这些。


我不能让师父知道我对他的感情,然而留在师父身边我总有一天会暴露。


所以,绝不可以让师父发现。


决不能再留下。


评论(2)
热度(14)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