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第九章)

店里的人越来越多了,想着也该是吃饭的时候,只是没想这家饭店的生意会如此之好。


我端着被菜盖满的饭碗,看着店里的其他客人吃饭喝酒,有点郁闷。


我无法解释清楚我为何会咬师父这件事情,其实我喝醉后没有咬人的先例,只是师父其实也并不在意此事,他只当是以为我饿坏了而已…那我现在是不是就应该有个饿坏的样子,否则我也无法给自己找合理的会咬师父的理由了。


好…


就这样……


我很饿!


我二话不说就给自己塞饭塞菜!之前被娘亲塞饭,我多少了解了其中门道。何况我还有塞馋鸡的经验,这一技能对我而言相当熟练。


师父看我给自己塞的满嘴鼓鼓囊囊,有点不解,忙倒了茶给我:“无异…你到底多久没吃饭了……”


我不知道,我现在也没办法回答师父你的问题,等我先吃完再说,虽然没必要那么狼吞虎咽,但是一旦那么做了,真的有点停不下来,我继续给自己塞饭,想着吃完了得出去多走几圈才能消食,不由地看了一眼门外,此时正好走进一个人……,我见着眼熟…。多瞧了几眼。


坏了!


是之前被我踢的那个人!!


“无异?”我不经思考便急忙钻进了桌子底下,我果然心虚。


师父实在不明白我到底怎么了,想来拉我,我不肯出来,他便在旁边也一同蹲下身来:“无异,你吃个饭何以如此闹腾……?”


“师,师父,我不是故意的。”


此刻我和师父两人,我在桌子之下,他却在一旁,我们相互蹲着,在别人看来或许过于怪异。


不,应该是相当怪异。


“师父,你先吃饭,我蹲下就好……。”我示意师父别管我。想着那人没发现我应该就会走。我还特意探头去查看那人是否还在,但是以我的视角,只能看见在店内的客人们的脚……。


我试图将自己的头贴近地面,这样就能稍稍多看到些,只不过如此一来,我就快趴到地上了,师父眼瞧着是看不过去了,站起身,将整个桌子给抬了起来,就这样把桌子移开了去。


我现在只得正大光明的趴在地上,同时端着碗,样子不知道有多滑稽,引来不少其他人的注目……,我无地自容,就算之前那人没发现我,现在肯定不看到我都难了!是的,那人的确看到了,看的清清楚楚!已向我和师父的方向走来,我感到无比的挫败。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看见那人越走越近,我急了,立马站起就冲着他喊:“你的酒我赔!但是先赊账!!”我居然也有赊账的一天…我不敢相信…。


“……”那人被我突如其来的大喊吓倒退了几步,师父似乎明白了什么,向那人打了个招呼:“一两……,他酒还没醒,之前那脚想必是无意的……”


“谢衣你少为他开脱了!他没醒便可踢我!?那你之前打我怎么说!?”


“一两……?”我现在听到有关钱的字眼不知为何会相当敏感,这就是身无分文的人的悲哀吗……。


“无异,他是绍老板的儿子,绍一两…。”一两满脸不爽的样子,师父却当无事一般的向我介绍一两……。


“一两……好便宜的名字…。”


“你说什么!”我又引得一两跳墙起来:“便宜怎么了!便宜了好养活!总比你叫无异来得好!”


他似乎偏离了初衷开始毫无意义的和我争辩:“怪异的异字用你这妖怪身上到是相当贴切!!”


“我说了我不是妖怪!我叫乐无异!乐是乐律的乐!无异是居职还私两者无异”的无异!!听清楚!!比你好很多!!!”


“管你是什么乐什么无异!!连便宜都算不上的名字比老子的都不如!!”


“……你们可以不要闹了吗…”师父插进了一句,却马上被另一声动响给抢了去:“你们那桌到底怎么回事!从刚才起就一直没个安静!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


离我们较近的一桌人似乎忍很久了……终于按耐不住,我看了眼师父想着也是,连师父都怪我闹腾了……。

只是……


“吃你的饭!管老子!”一两说着说着就转去了那桌人,一巴掌拍下去:“你们三个人一桌才叫了一坛酒一碗面!从老子出去前坐到现在还没吃完!!!干什么来了!”


“店里凉快多坐坐不行啊!”其中一人也拍下桌起身大声回了句。


“你以为老子这是避暑山庄啊!吃完了快滚!”好歹这些人都是客人,他这样大喊大叫的轰客人走真的没有问题吗………?而且他是不是忘了什么,我们这里的事情还没解决啊……。


这种时候师父似乎是习以为常一般,完全不去理会本是我们一桌的问题转去了另一桌……。


他将我手里的碗收了去,换了杯茶给我。


我就原地站着喝茶,看着那桌人。


“叫我们滚!?要不是听闻此店谢衣曾有露面,我等才不会老是来坐!!谁知坐到现在都没见到谢衣本人!!到是被你们这干人吵闹不休!”


“吵怎么了!老子在自家地方说话响些碍着谁了!!早就知道你们这帮人不单单是来吃饭!等谢衣何干!”


我竖起耳朵必是要听个明白那些人为什么要等我师父,听着听着我便忍不住移近了他们……。


“自是要拜师学艺了!!”其中一人神情严肃,吐字清晰。我又一次喷了口茶出去……。我现在已经不敢去看师父对我的这一路反常有什么反应了,我怕师父已经被我烦的不想再理我了。师父最终只是淡淡的说了句:“你就不能好好的喝口茶……无异。”


“笑话!你们做马帮的拜他谢衣个木工学什么艺!”我没听错!!?


“谁是木工!!”我忍不住质问他,一两看我突然就挡他面前有些不解:“他不是木工?”一两指了一下师父的方向:“他整日里对着些木头捣鼓,难道不是?!”


“差远了!!我师父他……!!”没等我说完,师父忙上来捂上我的嘴:“一两,告诉你爹我有点事先告辞了……”


之后就将我拖将了出去……。


评论
热度(12)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