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第八章)

“其实我一直对竹笋包子杂耍团的表演感兴趣……甚至想帮团子他们一起表演…。所以我就缠着他们一定要带上我……只是没想到会被打扮成那般模样的师父!本来他们说我既然要一起表演,普通人类的样子似乎不太合适……所以就这样任凭他们出谋划策随意打扮………谁会料到最后竟被打扮的像妖怪……。”我又再次回想起之前在镜子里看见自己那般模样的冲击画面了……。


“你这等死搅蛮缠的功夫到是各处管用…。”师父喝了口酒。


“我…!”我都没办法否认……,只得给师傅添酒:“竹笋包子号其实刚刚靠岸,我就先被他们给推出去了……,说什么你既然要表演,那就先出去一个人试试…虽说如此……我总觉得他们只是想直接放弃我罢了……”说到这里…我有些沮丧……。


“竹笋包子号停靠在岸边,还有很多其它的船只停在一旁…我也不知道这个镇子的情况,就看见不少人本来是在远处的,之后便渐渐向我们的船聚拢……。那时候我只带着谗鸡,也不知道要表演什么。正发愁着……谁料谗鸡看见人越聚越多了,便自顾自的跳开了我的手去,我还没反应过来,它便掉水里,变作了鲲鹏……。” 然后场面就乱套了……。


“这里的人没见过此等妖怪,自然会吓着他们,不过你如此一来,到是让竹笋包子杂耍团没法继续表演了。”师父说着就轻笑了几声。


我抓了下头:“也不都是被吓着全跑了啊!还有些不就特意聚上前来了……”我发现现在时机不错便问了下去:“被吓到的那位姑娘是谁……?那时候其实挺乱的,先前还看着谗鸡变作鲲鹏在水里扑腾着,之后便看见师父你一手抱着那姑娘了…。”


“她叫姣鳞……”师父似乎早就料到我会问他这个:“她那时候最接近鲲鹏,只因她长期喜欢待在有水的地方……,当时我也没料到竟会突然出现鲲鹏,我本以为是误闯……谁料这鲲鹏居然认得我,也因此我可以接近它将姣鳞抱走……。”师父看了我一眼:“会认得我的鲲鹏,我想只可能是你的…,谁料一抬头真见你站在船上……也罢,天意如此……。”


“师父你言下之意是不想见到我……。”师父没有否认,看着我不说话…。


“师父你有考虑过我再次见到你的心情吗!?见到你还活着,我真的真的不敢相信!但是我又很怕你不是师父…!我很犹豫!我很矛盾,我挣扎着!所以当我看见谗鸡对你的反应的时候,我终于不再怀疑了!”我有些激动的将谗鸡提起摆师父面前:“师父,不管你那时候是不是不想见到我!反正我一直想见你!神女墓那道门自关闭后,我就一直很不甘心!不管如何我都想确认你是否真的死了!是的!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打不开那道门去确认,我试了很多次!毫无办法!既然见不到你的尸体,我就总想着还有可能见到你……。”我不甘心!我那么那么渴望见到你,而师父你对于能再次与我相见居然是如此不愿和无奈!你不想与我相见!这是为什么!?


“无异,你我最终还是相见了…这是天意,我自是无力反抗……。”为什么要反抗?我不明白师父到底是何意……!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好!无妨师父!反正已经见到了你!你逃不掉了!但是要知道师父那时还抱着个姑娘站我面前,果然还不如不见着!”我抢过师父手里的酒,一口喝下。师父从我手里没收了已经空了的酒杯:“无异,你最好别喝酒…………。”随后将酒壶也一并收了过去,不让我再去碰一下。


我有些气愤,有些不满。我在赌气!这一切师父也发现到了。他只得苦笑:“无异…为师不是真的不想见你……只是……。”


之后的话就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了……。


那之前我还老是为了师父流眼泪流鼻涕的,之后见到了不给我一个久别重逢的感人的拥抱,居然还抱着一个完全陌生的女人…这叫我如何受得了……。


我那时虽有不满但是却不敢说。想问,也不知从何开口!一肚子怨气没处发,转头正好看见有个人站我身旁,想必他是对竹笋包子号有相当的兴趣吧,居然跳上了船……我见他手里还抱着坛酒。我突感幸运:很好!居然是酒!酒是好东西,喝下去还能壮胆!几口下去我便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万一出什么纰漏我还可以用:“我那时候其实喝醉了”来给自己找借口糊弄过去!没错!我就是这样打算的。


所以那时候我便抢过了那人手上抱着的那坛酒,对着那人说了句:“好借口!”


“…………。”我的确是说了借字…仔细想想好像也不能算…有点心虚,好在那人也不在这里:“师父……,那人的酒真的有问题,我才咽了三口酒下去,就……”。


“你那哪是喝酒……?”师父夹了一块清蒸鱼肉到我碗里:“他的那坛酒不一般,相当烈,普通人几口下去就会有些醉意。而你当时却是将酒倒吞下肚,如此还不立马醉死……。”我看着碗里的鱼肉:“我酒量真有那么差…” 师父叹了口气。


“我见你抢过他的酒就灌,怕你出事,立刻将怀中之人拜托给身旁的村民……。否则你那时就不仅是把酒摔了而已,你自己都会摔下船。”


我看着那块久久没吃下的鱼肉……,想到了夏夷则,这种情况下想到他并非我本意,我只是有点愧疚……。是啊,我直到现在为止,除了师父以外,还有想过谁……?


我……!


等等!


我没听错!?


“师父你说什么……?你,你的意思是,我昏倒后是你抱的我……?”


“自然是……”


这种时候,那个叫姣鳞的人已经不重要了,自是对我而言!


“是,是……是你把我抱回家的……?”师父点头,然后夹了一块红烧肉正要给我,没想被谗鸡给劫了……。


我端着碗本想去接那块红烧肉的,但是被谗鸡劫走后我便只得放下碗,我拿起筷子想再去夹馋鸡嘴里的肉,馋鸡反抗,没想直接夹到了馋鸡,筷子自然是夹不起馋鸡的,所以它干脆就叼着肉坐住我的筷子……。

“馋鸡!”

师父没法,又摸了双筷子给我,我低头有些高兴,但是不想让师父看见我在偷笑,只等着师父再夹快肉给我……。


“你已大醉,这种情形下只能先带你回我住处,只是没料你醉酒会胡言乱语不说,尽还会咬人。” 

师父你说什么……!

“你的那些胡言为师并未听清,但是之后念了句“猪腿”为师到是听的很清楚,紧接着你便咬上为师的脖子”师父流露出有些疑惑又有点担心的神情:“无异,在船上你是不是被饿坏了……?”


我没等师父继续说下去便拍案而起!


我知道吃饭的时候拍饭桌自是相当不礼貌的行为,何况我还拍的非常用力,师父刚刚为我夹的肉都被我突然的一拍给震落在饭桌上……。馋鸡更是有些惊魂未定……当然可以先不管它!店内的人也被我这一声给惊的齐刷刷看向我和师父。我没有办法!这种时候我无法自制想要掐死我自己!


师父捏着空落落的筷子抬头:“你这孩子怎么总是一惊一乍的……。”


“我!我我我没有!!”


这还叫没有……我自己都不相信我自己……。


我反复抓着头,半天都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那些一开始还盯着我们的客人渐渐的也都转过头去不再注意我们了……。


“师,师父!我错了!”我不知所措,我感到莫大的羞愧!我居然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咬了师父,我居然把师父的脖子当成了猪腿!好死不死,我居然喊的是猪腿!我怎么可以把师父当做是猪腿咬下去!!


“师父……一,一定很疼吧,那牙齿印我看着很……深…。”师父示意我坐下,说我站着如何吃饭,接着就轻轻拍了我一下,等我坐下后,他便递给我一碗饭:“既然饿了,就多吃点吧。”我看着饭,都不晓得该如何下口了。


“你这一咬到真的是不遗余力…我差点撒手将你抛出去……好在此种痛楚我还算忍得住。”师父毫不在意的给我碗里不停的夹着小菜。


但是我此时此刻什么都吃不下去了……。


评论(5)
热度(14)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