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第六章)

(这章比之前的都要长T  T我好欣慰……)


 

本该听到那个人的回答的。

是啊,那个你横抱在怀里的姑娘到底是谁?

 

但是在这之前我忘记了自己为何要执着那姑娘的原因。我问的问题难道就只剩这个最重要?

不是,不是啊……我想要问的,想要说的不是这些啊……。

 

师父用为何你如此在意那姑娘是谁的表情望着我,我瞬刻间察觉到:坏了!

 

师父会怎么想?会怎样认为我?

 

一直被拦着的那人,拍了师父的肩打趣道:“莫非你小子看上人家姑娘了?臭小子你刚到此地刚下船就看上了人家!!未免太儿戏了!!谢……”没等他继续下去,我便朝他的腿部狠狠的踢了下去,让他此刻给我闭嘴!!居然敢歪曲我的本意!

 

不过,我的本意连我自己都不清楚,还不如这样解释合理些……。

 

虽说师父拦开了我和那人,但是还是留有很多空隙给我们两人大打出手。

 

那人被我这力道踢的,退开去抱着脚叫唤了几声,就这点时间里,师父二话不说就一把把我拉出了门,就留着那人还在屋内揉着腿骂着些什么……之后也就听不着了。

 

“师父,他都在骂什么,有些我听不懂,你帮我解释解释。”师父一路拉,我一路只管走,顺便沿路看周遭,反正前面有师父,摔不着我也撞不到我什么……。

 

之前在竹笋包子号上有俯览过此处,这里是个依山傍水的镇子,可以看见许多船只停泊在码头,均在转运客人与货物,还有很多骡马来来回回的。镇子虽不大,但镇上却有很多条街,我也没算过,但是粗看应该蛮多。每条街似乎都不怎么长,我顺道还看见了几条有趣的街名……。镇上木房子很多,街道两边多是木梁木门。是木头的我都喜欢……。

 

“这些话就算你听明白了也毫无用处”。 看见个骡子迎面被赶着从我身边经过,我看了眼骡子身上扛着的东西。

 

师父似乎知道接下来我要问什么,直接回了句:“里面装的是茶叶”。

 

我“哦”了一声,接着便说:“听明白了那些话,下次我就可以骂回去!”我暗自做了一定要骂回去的决定,没想师父突然转身过来就停下了,我整个人刹不住似的撞了上去。

 

师父你突然停下到也不通知我下,我这样撞过来就直接贴上你的脸了!我和师父你可是差不多的身高啊!

 

我这种时候脑子里居然还在想这些个,我也不能理解自己了。

 

师父或许察觉到了,伸手扶了我一把,之后又把力道稍稍转移了下,我就被顺势带进他怀里了。当我发现此刻自己的鼻子已经快触到师父的耳朵的时候……,我都不敢呼气了……,不过没多久,我就释然了……,算了,至少这里是个安全的位置。

 

想到这里,我便觉得有些什么不好的东西冒上了心头。

 

那个牙印又再次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这次比之前的还清楚几分。

 

我告诉我自己,忍住!就当没看见!别去问这是谁留下的!!

 

虽然这样想,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去多看几眼,就好像多看几眼我就能分辨出这个牙印是谁的一样。我自然是不可能分辨出这牙印的主人的。

 

但是如果给我一点时间,我或许可以制作出推算牙印的偃甲来也未尝可知。如果是这样,那应该找什么材料才适合。

 

在我的思维已经跑去最终选择材料的情况下,师父有些担心的问:“你怎么不动……?力气恢复了没有,头还晕吗?”

 

我当然不想动了,我还没考虑出最终材料。

 

但是现在的状况也不由得我多想,总不能让师父一直这样抱着我在路上就这样杵着……。所以我便动了下,师父顺势就放开了我。

 

被放开后我居然有些失落,但是立刻又发觉了什么似的,精神了起来。

 

“你承认我叫你师父了?” 我笑着问。

 

“你还能叫什么?”我没想到师父会这样回答我。

 

“初七……”

 

“那就随你叫。”

 

“你更喜欢哪个?”

 

“我便要问你了,无异,你最希望的是哪个?”

 

我发现我和师父的对话已经和以前全然不一样了。无论是心境还是口气,还是感觉上,理解上。

 

“师父…”

 

他听着点了下头:“你也可以尝试叫我谢衣,我其实并未教过你什么,反倒总让你一次次的见你唤作师父之人离你而去。”

 

“死了一次又一次?”我毫不犹豫的接了下去。

 

师父微微的笑了下:“无异是这样想的……?”

 

“两次皆是因我而死……。”

 

“不全然是……。”

 

“我觉得是!”

 

“我也曾要杀你……。”

 

“所以最后才救我?”

 

“我不能杀你…”

 

“但是你也不想背叛太师父吧……”

 

师父听到我如此顺口的叫出太师父,稍微钝了一钝。我以为他又要冷不防的停一下,急忙刹住脚。我们这一路谈的内容似乎并不怎么轻松,但是偏偏在这不怎么轻松的话题下……犹如聊天散心般的进行了下去……。

 

就这样,师父带着我继续走,之前还拉着我的手,现在是我拉着他了。

 

“我有回到神女墓想去找你……” 师父摇头:“我料到你会这样做。”

 

“不只一次…有几次带了相当数量的偃甲炸弹……”

 

“好在那时候我已不在里面,否则又要死一次…”

 

“师父,你这时候还取笑我!” 看着师父笑着我虽有不满,但是却无法真的生气。

 

“流月城已经不复存在了吧……”师父问的我有些突然,不,也不算是问我,他或许只是将一件实事向我确认而已。

 

“是的……我必须这样做。”师父看向我,略带着担忧的神情,所以我忙补充:“当然不完全是为了师父,也是为了……,啊,师父,流月城不是我一个人灭的……。”

 

“……自然是…”

 

“为了做到一些事情,为了达到目的,付出代价或许是必然的,师父。”我想起了:“我那时付出的代价便是,再也见不到禺期……以及,杀过人的自己……。”我将自己的双手展开:“师父,我的手没那么干净……。”

 

“师父杀过的人可比你多上数倍…。”师父牵过我的手,要我继续和他走着,脚下踩的已不再是平坦之路,而是石阶,走起来比之前稍费力,我和师父越走越往高处。

 

“为何不来长安找我?” 师父难道喜欢这里:“师父你应该知道我家的确切位置……。”

 

“…………”一阵沉默,师父每次不想作答的问题就用沉默对付。

 

用这种方式对付我,真不管用:“师父喜欢这里……?喜欢这个镇?还是这里的人……?虽然不明白到底师父在这里经历了什么,但是师父似乎比以往变的更加………,我说不上来,那个什么……师父!你和以往有点不一样…真的,我是说……”

 

“是否更像普通人……?”

 

我点头,同意了这种说法,以往的师父或许太完美,完美的没有任何缺点……难以接近,但是作为大偃师,不容易被接近才好,否则师父的徒弟岂不是到处都是……?

 

但是回过头来再一想,这做普通人,岂不是……

 

“师父想让自己过普通人的日子吗……然后顺理成章的给我添一位师母……?”

 

我想着这一路真是不知要停下几次,只是这次停下应该不只是因为我的这个问题。或许只是因为我们到达了师父想要到的地方。

 

眼前是一家客栈,其实一路上客栈我到是看到不少家,有些干脆是专门接待有马和骡子的客人落脚的店。客店楼上是住人的我瞧着,偏房就用于拴马,楼下都是喝酒吃茶的饭桌,很多客人拉着牲口进进出出,很是热闹。

 

“无异,进去吧,我想你也应该是饿了。”又一次避开了我的问题……。

 

不过只是为了吃顿饭,为何要选上这家,之前经过很多家客栈应该也同样可以吃啊……。

 

我不解,师父也不会和我多解释什么,之前就老是避开我的问题,不过不久之后我便知道为什么选这家了。

 

我刚一脚跨进客栈门,就看见一个黄色的东西扑向了我,我还没来得及辨识那团东西是什么,就被遮了一脸,我脚后就是门槛,前面又看不到,我只觉得有人一手就拦上我的后腰,托了一把,之后将那团东西从我脸上摘了去,这一来我便看清楚了,那是谗鸡。

 

我从师父手里接过谗鸡,顿时就被抹了一手的油,紧接着听到一声喊:“这混账小鸡崽子!!”

 

迎面便奔出一个人,一只手里握着锅子,另一只手却是菜刀,正向着我和师父跨步走来。

 

“师!师师师父……这里的人都是这般冲动行事的吗?之前那个上来就要打我,这个难道是要砍死我!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会有那么大变化了!”每天都要是和这些个人接触,我一定会变粗鲁的!!

 

“没事,他是这家客栈的老板。”说着,老板就走近了师父,扫了我一眼,然后瞪着谗鸡哼了声.

 

“谢衣,你之前说的让我留这只鸡一晚,招呼它吃些肉便是了!”我看了一眼他的菜刀退开了一小步,师父或许还是怕我被门槛给绊了,手放在了我的背后,想是到时候方便托一把……。自打进这客栈开始,我们便没离开过这个门口……。

 

“这小鸡崽子到是把我今早准备给客人的烤肉都吃了!”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我会被谗鸡抹一手的油了,我不在的时日里,它到是更加肆无忌惮的大吃特吃了。

 

看这情形也不是办法,师父为了照顾到门外的其他客人,便将我带了些进去,终于算是离开了那个门口,我呼了口气,将谗鸡捧的牢了些。

 

“谗鸡胃口比一般的鸡要大许多,老板…这些肉我照价赔给你……。”

 

“原来这小鸡崽子是你的!?”老板一边说着话,一边晃着菜刀,进门的客人一个个回避着绕过他去找位置,我真替这老板的生意感到担忧,这样做也不怕赶走了客人……。

 

“既然说要赔,我也不为难你,800文钱!”说着,就听到啪的一声,老板把菜刀搁在了他就近的饭桌上,把坐在这一桌的客人给吓的丢掉了筷子……。

 

800文钱不多……但是回头仔细一想,我的偃甲包和偃甲盒都在竹笋包子号上才对,我身上应该是身无分文了……。

 

不是吧……我何时身无分文过!!现在放偃甲鸟给娘亲让娘亲准备银票都来不及了……。一下子我的底气就削掉了一大半……。

 

“我…我现在身上没钱…”我低头注意到了脚上的靴子…,之前有听夏夷则提到,我这双靴子应该值不少钱。

 

“要,要不我把脚上的靴子押给你吧,它应该值一万两白银……。”此话一出,老板便大笑起来:“哈哈哈荒唐!哪有用靴子抵押的理!你以为我这里是当铺吗!”虽然这样说,但是老板也不忘真的看一眼我的靴子:“没钱就给我洗十天的碗还债!” 我看着师父,然后看着谗鸡……你们两个都没钱,好吧,我认了……。正要点头说我洗……师父轻轻的拍了一下我的肩。

 

“好了,绍老板,你就别为难他了……。”随后师父便推了我一下,将我安排到比较朝里的饭桌,然后叫我坐下。我现在还真是不敢多说什么,只能捧着谗鸡缩在里面,谗鸡看见是饭桌就从我手里跳了上去,我看着桌上有两杯泡好的茶,便拿了一杯喝……。

 

那老板被师父这么一开口,就笑了:“哈哈哈!我看你一手搂着他站我店门口,还以为是带着小情人来了,没想开口是个男的!”

 

听到这句,我把刚刚喝的茶给一口喷了出去……。师父被我这一反应反而弄的尴尬了,稍皱了一下眉看了我一眼。

 

当然我此刻特别关心的本就是师父的反应,只是我一口茶喷出所对准的位置,偏偏是谗鸡落脚的位置,谗鸡被莫名其妙的喷了一身的茶,开始不满的跳上跳下。

 

算了,就当是帮它洗去身上的油吧……。

 

“你家客栈的门槛比一般的都高,我怕摔着了他,赔都赔不上,你也听到了,他脚上一双靴子就得要1万两白银。”师父你这时候还不忘记数落我!

 

“哈哈哈!我此地的门槛要是不高,怎迎的了你这大偃师来光顾!不过可惜了!他要是个女子,当个小情人,何止1万两白银,10万两黄金都是谢衣你的!哈哈哈哈哈!!!”

 

这种对话要是被我爹娘听见了,还不把这店给拆了……。

 

我没想到这种要命的话题,师父居然还能和对方相谈盛欢,怎么我之前问的一些问题他老是不作回答……。

 

不知道什么时候,谗鸡躺进了碗里,我瞧着它也算是找到了一处舒适的地方,我把之前那碗茶倒进了它躺的碗里,现在看来都像是谗鸡在泡澡。茶的温度还正好合适。

 

只是没料到下一刻谗鸡就被师父从碗里给提了出来:“它要是现在在店里变作鲲鹏,只怕为师和你都要在此店洗上一年的碗了!”

 

“我……!”我表示疏忽了,垂下头去:“…师父你有钱付这顿么……”我都不敢去看师父…

 

“吃几顿饭的钱自然是有的,无异你不用担心。”师父从竹筒里摸出两双筷子,一双摆进了我手里。

 

“师,师父…这次是意外……否,否则……十万两黄金也绝对可以给师父你……。”

 

“…………” 

 

“……”我到底在说什么……。


评论(3)
热度(29)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