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第五章)

活不活的事情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我从来没料想过有一天会和师父睡在同一张床上,盖同一条被子。

 

至于他提到的改睡相…,我此刻到是要让他知道我新的睡相是什么样的。

 

本来我是朝里躺的,现在就直接朝着他了,也就是翻了个身去。此种情行下,我本就不可能睡去的。所以就干脆睁大了眼去瞧他,想着他真的睡着了…还是只是闭目不语而已?我挪动了一下自己靠近了点师父,靠的近了便能听到他的呼吸声,接着我便真的不知道还能干什么了…不,也不是不能干,是不敢干……。

 

不,也不是。

 

我似乎忘记了些什么事情。 

 

对……,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干了什么会醉倒了?

 

最重要的是,为什么被师父给带回来了?

 

我冥思苦想,总找不到缘由,但是脑子里突然浮出一个画面,此画面的浮现是不受我任何控制的…,所谓真切的事情就是真切的,没错。躺在我身旁的这个人,之前就抱着一民女子站我面前……,这不是做梦,可这究竟又是何种局面?谁能向我解释下这是为什么?

 

我只能问,但是没人答。能回答的人就躺在旁边,所以我不由得就再去看他,看着看着就发现了他脖子处的一个痕迹。我凑近了去,看仔细了是个牙印,印的还真是深切……。

 

顿时我反射性坐起了身,我不知道这是因为吃惊过度?还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可能性……

 

我管不了那么多,不过我这一起身想必是惊动到师父了,我没等他反应到发生什么事情之前先翻过了他到了床边,接着我就可以顺利的下床走人,我是这样想的。

 

但是我最终没料到的是:我这一动可能幅度大了些许,导致我双脚着地的当口,瞬间头晕目眩的跪坐到了地板上。我低头看着地板,哭的心情都有了。

 

我到底喝了什么酒!?

 

我不相信自己的酒量那么差,到了现在没力气不说,下地还会头晕成如此!

 

“你这是…?”身后的人一手就把我给提了起来,本想着他可能还会要问什么,但是刚开口就被一声撞门声给盖没了。听那声响…想必门已经毁了……。

 

不过我此刻特别感谢那撞门的人,无论如何,算是救了我一回!我被师父放回了床上,一手还被他按着,我肯定自己这时候特别的垂头丧气…。

 

另一面,我注意到师父竟有些厌烦的看向撞门进来的人。或许是因为门被撞坏了,或许是为了……其它缘由?这我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我能知道的事情是,这种表情我到是第一次在师父脸上看到,以往无论对方是何人,我都不会在师父脸上看到这种表情,我有点好奇,进屋来的这个人,到底是谁?

 

但是没轮到我搞清楚状况,对面那人竟已一脸凶相的对着我喊:

 

“臭小子”!

 

这是叫我……?我被师父按着,他冲上前来就要来抓我,我惊了一下,随后自然想要推开按着我的人以便躲开,但是没等我推开师父,师父就先上前一脚把那人给撂倒在了地上,还顺起一脚踩牢固了他。

 

他就不动了……。

 

发生什么事了,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定了定神,然后感觉了下自己还会不会头晕,确定没那么厉害了,我就等着事态的发展,我真的不清楚现在到底是何种状况,我看不明白,我也想不明白啊。

 

“你祖宗的!老子知道打不过你!不过昨天抢酒的可是那臭小子!老子来拿他你竟敢阻老子!” 师父思索了下便移开了脚:“他现在酒还没散,力气也未恢复,你别动他。”

 

那人见着脚已经离开了,便马上爬起来指着我喊:“酒量如此差还抢酒!大半还被他给摔了!老子还没喝一口!这坛酒可是百年珍藏!!”

 

百,百年……?

 

我抢了他的酒…?

 

酒……

 

我似乎想到了什么,那人这样一提点,我到是被迫给想起昨天的事情了。

 

昨天的事……!!

 

“你的酒有问题!我才喝了三口就不省人事!你是下了药了吧!什么百年珍藏!!!”我下地站稳了,就对着那人责问,师父见我开口第一句就责问那人,露出了一丝惊异。随后他就叹了口气去拦被我责问给问的火气更大的那人。他都已经摆出拳头来了。

 

“滚你的!老子自打见你从那艘奇怪的船上出现!就知你有问题!!看你那鬼样子!!身边还带着个蓝色巨大的鱼怪!那时候我就该将你拿下!你到底是何方的妖怪!竟喜好抢酒喝!”

 

蓝色的鱼怪……?这说的是鲲鹏?

 

等等不对…

 

“你说我是妖怪!?”我转头去看师父,师父拦着那人和我,一脸无奈,见着我看了他一眼,回了我一个眼色,我才回想起来,之前的装扮……。不由得便去摸了下自己的耳朵,和扫了一眼手臂。

 

没有了……。

 

耳朵指甲该是被师父给摘了……至于那些纹……。

 

算了!既然已经没有了,我便理直气壮起来:“我哪里看起来似妖怪了!?还有我何时抢你酒,你那时候打我旁边站着,还抱着坛酒,我就说借你酒喝几口罢了!”

 

那人听完便跳起:“你何时说过一个借字!!”

 

“我就是说过!”

 

“老子未曾听到借字!!”

 

“我说过借了,就是说过!!”

 

那人一直被拦着,接近不了我半步,只能和我一来二去的争辩,只不过这种争辩毫无结果,他没法,只能换了对象问:“谢衣!你那时候也在,你到底有否听到他说了借字!?”

 

我听那人叫师父谢衣,突觉不适应。

 

“你叫他谢衣!?”我对着那人问,随后再去看师父:“那我现在应该叫你什么?初七!”

 

“他还有别的名字叫初七!?”

 

“………” 师父面对我二人的话题突然转向自己,沉默许久。

 

见师父不语,那人也是不耐烦了:“罢了!他那时站的远些!问他也不作数!!”

 

“怎么不作数,那时候分明能听见我说的!”我现在什么事情都想起来了,还不抓到机会把要问的要说的都给倒出来:“他那时候抱着一个女子吧!”

 

关于这个问题的问出,那人似乎比师父有更大的反应。

 

“她当时被你的鲲鹏吓晕了…”之后呢……?继续说啊,我等着师父接下去说,却被那人给强势的打断:“要不是老子那时候抱着坛酒,自当是我去抱。”言下之意这女人还不如酒来的重要。

 

“那姑娘很好看”,我回想了下,的确好看,不过有种特别的感觉,目前也说不清楚,不过,现在也不是管这些的时候,现下最主要的是师父的反应和想法。

 

所以我注意着师父的一举一动,以及表情,想寻到一些答案:“那个姑娘是谁?”

 

我清楚的问出了口。


评论
热度(18)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