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恨 (第四章)

总会遇到那么几次。不,也许不会那么多,一次?或许两次?

 

你会发现自己醒不过来。

 

想要举起手来,想要睁开眼睛,想要发出一点声音。

 

但是却不知道应该从何发力,如何使劲,总而言之,无法动弹。

 

我只能说我尽力了,但是我想醒过来,我真的必须醒过来,我有不满,我有疑惑,我有很多很多的疑问,很多很多的话想说!但是我醒不过来!

 

早知会如此,我应该把话说完再……

 

再如何?我是要说遗言吗?现在如何我是醒不过来,但是不代表我真的无法再次醒来……但是我为何如此急切?

 

为什么…………?

 

不公平!真的不公平……为什么会这样!!到底是为什么!!!

 

我承认我很愤恨!我不能相信我所看到的一切!我看到的到底是什么!我不明白!我不理解!我好……

 

我好难过……。

 

我似乎听到了一声叹息声。近在咫尺。

 

我无法确认到底是谁的叹息,因为我实在无法弄醒自己,我再次用力想睁开眼睛,是的,我不甘心……我真的好不甘心…………我无论如何都要快点醒过来!我憋的好难受!!

 

“我下辈子记得你!混账!!!”这句话我破口而出,然后便意识到:这声是确确实实的叫了出来,我能听到自己的声音,随后发现自己能睁开眼睛了。

 

像是得到了一个很大的好处一般,我急忙坐起身,喊了声:“太好了!”

 

“好什么?”

 

什么好什么?

 

我带着疑问,顺着这个声音,转了下脑袋,之后眼前就赫然的出现了一个离自己相当近的脸庞…。

 

这张脸,无论何时都熟悉非常,即使右眼之下的红色纹看上去有点让人不快。这个红纹,对……就是这个……它只能是一次次的告诉我,他不是师父,也不是谢伯伯,他只是……,他只是某个人所有的杀手…………。

 

我愣了,我觉得我是愣在当场了,之前还急切的想要醒过来,现在突然想敲昏自己重新睡过去,或许此刻我再倒下去装睡还有效……。可是这种办法即便是动物,也不会骗到任何人的。

 

所以我能骗到面前的人?

 

我极力想要让我自己镇定,对着自己说:镇定,冷静,不冷静你就输了,这些不算什么!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不,本来就没有对错之说。

 

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何,谁都没有问,自然也没有回答。

 

我发现对方似乎也相当安静的等着我冷静一般,什么都没说也没动,我发现一直被对方这样看着,也不是个长久的办法,我便深呼了口气,先打破了沉寂。

 

“师父…初……不,谢伯……不对…………谢…………”喵了个咪的……我一紧张,便抓了一下手边的东西,一看是他的衣服……我忙撤手,这一切都被他看的清清楚楚……。

 

他摇了下头,闭上眼睛似乎想说什么,最后便移开了去,起了身。他这一动,我才认识到,原来我在床上,谁的床!谁的房间!!

 

我不自觉的举起手想擦汗,我肯定我自己冒汗了。

 

不一会他便又回来了,坐回我身旁。

 

我回顾了下之前一转头就看见他的脸贴的如此近的情形,想到了很多种可能和原因。

 

再把那些可能和原因一并甩出了脑子。

因为之前距离太过接近和震惊,我完全没有注意到他那时候被我突然坐起身差点贴到他后的表情。有点可惜。

 

他端着一碗水看着我。

 

我去看那碗,里面的应该不是什么水,其实是药? 给我的?我需要这个干什么?还是要做什么?

 

“喝了吧,解下酒,昨天的那坛酒相当的烈。”他把这碗药送到了我的面前,我却一直看着他的脸。

 

和初七的感觉不一样,但是和谢伯伯的感觉也有区别。难道是最之前的谢伯伯……?但是那个谢伯伯没有接触过,可恶……这种时候我居然有点羡慕沈夜……。

 

不能这样,我自顾自的摇头起来。想晃掉那个有点无聊的想法。

 

如此一来,他便以为我不肯喝,眼神稍许变的有点琢磨不透。我觉得有点烦,想来想去,这个人虽然依旧是我的执着,但是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让我无所适从和感到疲累。对于他而言,我一定是个麻烦,总是总是要遇到我,每次每次都被我拖累,死了一次又一次。

 

我……!

 

我移了一下自己的脚,手掌用力撑了一下,他似乎马上就知道我要做什么,稍稍退开了拿着碗的手,另一只却紧接着上来把我给按住了。

 

比力气的时候到了,我想快点起身下床,只要让我下了床,我就跑!不知道竹笋包子号怎么样了,还在不在,不知道馋鸡在哪里,但是不管如何,我跑的方案很多,而且保证他追都追不到。

 

当然他会来追我的话……这话说的有点悲伤了。

 

我想的或许太美,所以我挣不开那只手的时候我认了,大概是因为酒的关系,所以我都没有能离开的筹码,我连基本的力气都没有。还跑什么……。

 

我输了,我看着他,露出我认输了我不动了的表情,然后不等他招呼我,我就接过碗,把药喝的一干二净。然后二话不说往后倒下,我决定继续睡,这样可以防止任何事情的发生,虽然我真的很想问很想说,很不甘心!但是我觉得好烦好烦,这个人明明在面前,明明是那个人,那个师父。

 

但是我都不敢叫任何一个。初七、师父、谢伯伯。

 

这是为什么。是啊,叫什么都是错…………。

 

我朝着床里侧躺,然后伸手去摸索旁边的被子,准备蒙上头就睡,一干二净。

 

等散了酒,恢复了力气,我就可以……。跑!

 

然而接下去……

 

我真切的深刻的体会到他的可怕之处了。

 

这个人和之前的谢伯伯、初七又是不一样的……。所以说现在的谢伯伯到底又是何种状态……还能变成什么样?虽然有点新鲜,但是又觉得可怕。

 

初七之后又是谁?

 

他不管如何,都让我无法琢磨。

 

我本想摸到被子便给自己一头盖上,谁料想被他一把收了过去。

 

我怎么样都不能爬起来去抢…所以我只能打算不盖了吧。谁料到,他居然在我身旁也躺了下来,将被子连同我和他自己一起盖上了。

 

“昨晚被你占了大半个床,我也没怎么睡。既然你现在要睡,就好好睡一觉吧……。”原来是你的床吗!!!我最后只是确定了这个!苍天…!这是要做什么!!

 

“……你的睡相往后要改改……。”听到他补上这句后,我彻底不想活了。



评论(2)
热度(10)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