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不归师徒路】 第十七章

昨晚自躺下之后,便一睡到亮头。

 

一手摸头一手撑着起身,发觉力气回来了大半,心想:师父昨晚一定对我动了手脚。看到小拱正踩着自己盯着……不免吓了一小跳:“下去,你这猪的份量压的我胸口疼。” 

“少主。”意料之中的衣服穿戴就在手边,我自懒得去细想摸了就穿:“师父呢?”小拱踩着我移开:“应该在大堂里,说要是你醒了,就下去吃饭,一群乞丐已经在吃了。”我整了整下摆,佩戴上抹额,把小拱捧着出了师父的房间,通过楼道,踏下楼去。一群本围着矮桌吃饭的伙计们想必是听到了声响,都转来看我,谁料之后竟一个个都站起身来齐刷刷的喊了声:“少主!”我不由被这一声齐喊给喊的踩空了一格,直把小拱给抛了出去,对处的伙计们见到如此,端着碗,或叼着筷子,或还在吞肉吞饭,都只傻傻的看着,直到听到师父的一句:“接到的人,赏他三十斤猪肉!”

一顿哄抢,扭打,小拱从猪变换做了金雕腾空不下,伙计们一个个都踩在桌面上,一地的碗筷倒椅凳,我蹲坐在楼道口,看着不远处的师父。

师父一手捧着碗,一手捏着筷子,笑的随意,我暗自问自己,师父原来是这样的……?

“无异,过来师父这。”我朝师父那边去,穿过那些在收拾桌椅碗筷的伙计们,师父仔细摆正了椅凳等我过来,一边坐下,一边夹着鱼肉往自己的饭上盖去,朝我看了一眼,指着头上处说:“叫它下来吧。”我抬头看了一眼:“师父,你昨晚是不是对我用了法术?”师父低头继续夹菜,往我碗里放:“睡的可好……?”

问的真是自然……把我昨天所有要问师父的话都一并敷衍过去,说什么叫我躺下睡好,我刚躺下,就在我毫无防备之下给我下了法术……一觉到天明,一夜无梦,自然好……我鼓着气,想着到底该怎么说才能让师父把我当一回事,想来想去都好似无解,所以有些气:“会此种法术了不起了……。”低声吐了这一句出去,只让师父听了去,他低头笑了笑,按着我坐下:“……以后为师教你。”

“我不学,要教你教我怎么解这法术!”头上的小拱变回猪的模样,落到我的腿上,慢慢两手扒上桌,对着我的碗,看着对面的师父道:“谢衣,你什么意思!为何处处针对我!”此种话显然多问,师父根本没有心思多解释,指着我道:“你躲无异身后便无需和我说话。” 手里的碗对着气的拱起身体的小拱,我突然发觉到:此时的小拱和我,其实对对面的那人,都带着,毫无办法的无奈,和累积已久的不满。

此种心情着实无处宣泄,我只好一口一口的给自己塞饭吃菜,给小拱塞肉塞鱼,师父看着还以为我饿的不行,又让伙计端了一大盆馒头包子来,往里一瞧,竟混着馋鸡,我急忙把它捞了出来,想了想,对端来的人说道:“以后做饭做菜注意着点馋鸡……别不小心将它下了锅。”那人点着头保证绝不会出这事,便走开了。

“谢衣,把晗光交出来,这把剑是属于少主的!”说的义正言辞,却始终不敢向前一步。师父放下手中的碗,伸手过来,小拱二话不说就抓起馋鸡挡在它鼻子之前:“晗光暂且由我保管,无异不可再碰此剑,你如此着急,到底存何心思?”

“你处处针对我,无非是怕我加害少主!他既然是我上代妖主的血亲,我怎能害他!?”

我默默的听着,默默的嚼着包子。

 

“无异如今会走到这一局面,自是步步拜你谋划所赐,所谓的害与无害,不由你来断定。”


“谢衣!如今局势已定,少主乃是上代妖主兀火罗之子!而你是天门山的长老,单以你如今和少主的身份处境,你以为你还能带少主和晗光回天门山!?”师父实心狠狠一掌,震的小拱不敢再出一声,随着一阵响声,桌子被劈开两断,桌上的碗盘盆声声坠地,撞撞碎碎,连同馋鸡撒了一地……。

我坐在原处,保住了唯一一碗饭。师父双眼厉锁小拱,步步逼近与他:“无异如今已成为众矢之的,单以妖主兀火罗之子的身份,取走晗光一事,就足以让整个天门山甚至整个人界视他为妖魔,毫无一丝挽回之余。”

“师父……小拱虽确实布局下套,但最终选择实行的人是我乐无异,我无法对他们的悲戚惨状视若无睹,师父……一切都是避无可避,我必须去取剑,不管我是不是兀火罗的儿子,即便不是,即便那时候取剑的我立刻死了,我也不会后悔。”

神色慢慢缓和,师父移开目光,像是失了一大半气力,摆手道:“说来……为师还真为无异是兀火罗之子感到少许安心了。”我去扶蹲在地上捡碗筷的师父,师父对着我严色道:“晗光你不可随意使用,但是若为师不在你身边,晗光就绝不可离身,你可听明白了。”我点头,小拱也跟着点头,师父立刻撇了小拱一眼,眼神直射穿到底:“你…你不在,少主,少主还有我和鲲鹏。”

“鲲鹏自是不会离开无异,至于你……很难猜测。”

后厨走来几个人,瞧了小拱几眼,便过来收拾一地的杂乱,我拉着师父选了一处角落矮桌坐下,师父对我说:“……客来店里那些干活的伙计并非是普通人类。”

小拱顿了少许时候回说:“加上之前少主在天门山所救的,有百来个,很多变化成人形在店里干活做事,还有一部分人是真的人类,只不过他们都是乞丐,不会多事。即便出事,杀了他们,也不会有人来找,更不会被追究。余下的一部分在天门山周围探寻收集情报。”

“天门山内是否也有变作人形的妖怪。”

“……哼。”小拱低声笑了一声,有些佩服的回答道:“谢衣你真是什么都知道,有几个在天门山内。”

“你们招来的乞丐一律不准动!”我插了一句丢给小拱,小拱有些勉为其难的答应,所以我又加了一句:“少一个,我让鲲鹏找你算账。”

小拱抖了一抖:“少,少主又何须动用鲲鹏来……。”我让馋鸡上手,将它安置到自己肩膀之上:“师父,如今无异不可能再回去天门山了。”

师父笑着说:“这不正何了你的意。”

“那师父是否还要回去?”师父微微的点了点头,闭眼到:“无异,取妖邪内丹助于修炼虽被很多人不耻,但它确是自古有之。而取妖邪有用之处下药,进补,甚至取翅取皮取其眼珠用以制作衣裳制作首饰也早已流行与贵族皇家以及御医之中。为师以往所收服妖怪将其囚禁天门山塔内,有部分原因是为了不让它们落入贵族皇家以及很多术士手中……但是,没想到,天门山竟也如此……。”

评论
热度(11)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