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不归师徒路】 第十六章


完完整整的被安置在阁楼屋内的一处角落里,侧对窗口。这几日的雨绵长不断,有些不给见天日的势头,师父就像是生锈了一般,睁不开眼,说不了话,丝毫都……动不了。

前几日里我一直下不了床,脚沾地必晕,固执强撑,就给我冲上几口血来,折腾了自己,也折腾了师父和小拱。

终于能下地了…之后……。

“今日里准备陪他到几时?”师父端着第三顿点心,向着我送来:“……无异,你想要为师如何做……?”我伸手选了两块点心,一块塞给了自己,一块捏在手里,单是捏着…师父在一旁盯着我的一举一动,他不知该做什么,所以只能一再的给我送吃的喝的,一遍一遍的找事找活好上阁楼来瞧我看住我…我始终不愿去看师父一眼,不敢看……也怕看见:“……他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安详的让人感到落寞:“好多年都是这个师父一直陪着我,一直照顾我……我舍不得,我难受。”好在眼前的偃甲师父已经被师父修复完整:“我不知道师父该如何做……我真,真,真……舍不得,就算知道他是偃甲,知道他不会再醒过来了,我就这样看着也好,每天从早上看到晚上,来来回回反反复复,我只想这么做……。”我低着头,向身后的师父吐露着真实真意,抓着偃甲师父的手,感受不到活人该有的一点点温度。

“为师可以让他醒过来……。”只不过,他不会拥有记忆。

既然都知道,又何必告诉我:“…师父。”

“何事?”

“若是有一天,一个突然出现戴着面具的陌生人,在你面前,硬生生的将无异的头给砍去了,师父会如何?”无法想象身后的师父此时听到这个问题的神情,更无法知道他现在内心到底是作何想,追根究底,师父又能如何,连我自己都说不出自己会如何……想了好几日,纠缠痛苦了好几日,我敢问的不敢问的,都还是问出了口:“我没有任何机会,就在一瞬间,就那么一瞬间……我眼睁睁的看着师父的头被砍了下来,然后看着师父的头被拿在了一个人的手里,我以为是在做梦,我疼的心要炸开了!师父,你告诉我,当时我在吐了几口血之后就昏了过去。但是我却在梦里反反复复的看着师父被砍去头颅,一次又一次,只能看着,痛着,喊着!我越想摆脱,就越是清晰。”

每次噩梦醒来,第一眼虽见到的都是师父……我却从未有真实感。

“我只有看着偃甲师父,他的头好好的……他是完整的……我才敢闭上眼睛,我才敢睡……。”

“无异如今这是在惩罚为师……。”

是,不管不顾,整日整日就待在这间屋子里,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说,只是看着面前一动不动的偃甲,与偃甲相处,与偃甲说话,与偃甲一同睡…。而师父则每日很多次的往我这里送三餐送点心,陪着看,陪着听,所有与偃甲说的话,同时也是对师父说的:“师父如果不开心,可以把偃甲师父藏起来。”师父将我手里捏的已经有些碎的点心收了去,将盘子放到一边:“你要是再这么下去,为师自当将他藏起来。”

我故作不服,将偃甲师父抱紧起来:“那你把我和师父一同给藏起来吧!”师父深深的叹了口气……看似要发作,却硬是给压了回去:“身体才好了一些,你累不得,今夜里不准再在此处睡了。”我摇头:“以往和师父常常同起同睡,我当然要睡这里!我不要睡其它地方!不是和师父我不敢睡!我不要再做师父被杀的梦了!”

“何来同起同睡,为师从未有让他如此做过。”

“你怎么知道师父就不会这么做,这是师父自己做的偃甲,是师父你做的自己,师父以往就是那样待我的。这难道不是师父的真意?师父难道没有把所有的记忆都取走?”师父有些吃惊,有些答不上来,他有些发愣的看着偃甲,在思索,在自问:“那为师还和无异做了些什么?”

师父砍下偃甲的当下便将所有的记忆取回,但是有些记忆,不知何由,师父无法读取……偏偏都是一些有关对我的记忆…。

“他是不可能转移或隐藏记忆的,若是按无异所说,有一部分记忆为师读取不到的唯一可能,就是他的偃甲身体有一部分在别处。” 师父仔细查看了偃甲师父:“他倘若真的那么做……那么。”师父看了我一眼,似乎想到了些什么,起身离开下了阁楼,再等师父回来的时候,师父手里,握着之前那把刀,他双手紧握,没有多虑,便向我砍了过来……我没有躲,我也不会躲,师父想要做什么,随他意愿,做什么都可以……。

看着师父突然停止了下来,握刀的双手在不住的颤抖,表情很是痛苦的样子,我有些被吓到,开口想问,师父随即便咬着牙开口道:“……果然如此。”师父甩开刀,退了几步去,坐下,调息起来:“和那日如出一辙……。”师父抬手朝着我的额头指了指:“为师那日在记忆未得的情形下见到你,本该立刻取你性命,谁知竟动不了你分毫,手起刀未落,为师就被一股强劲的力道震的全身疼痛发麻,几乎握不住刀……。”

师父低声笑了笑:“……他是专门做了这个来对付为师的。”我伸手摸了摸自己头上的抹额:“师父说这抹额是用他身体的一部分做的……原来的真的。”

“你身边数个小型偃甲是在为师离开之前留下的,这些小型偃甲是用来保护你的,但是它们唯独对为师无效……你那师父,竟做了这个来防范为师,而且威力不小。”师父觉得好气又好笑:“千算万算,为师终究少算了自己。”

“那日在听到师父喊我乐无异那一刻,我是不是就应该算死了?”师父有些无奈的点头道:“你若是没有这抹额……自是人头落地。”

“师父没有半点犹豫?”师父瞧了我一眼,摇头说道:“绝不犹豫。”

我失落的抱回偃甲师父:“是师父救了我的命,用他的命,今晚我要留下来陪师父一同睡。”

师父看上去有些恼怒的样子,但又奈何不了我:“为师是否不该说实话……?”他接近我道:“和为师回房去睡。”

“有本事师父你就杀了我,否则我今晚就不离开他。”

“为师自然没本事杀你,但是,为师有很大的能耐现在就拆了你的偃甲师父。”我转头去看师父,师父朝我严肃肯定的点头:“我不相信……。”我还想试试,我还想争取一下。

“为师从不撒谎。”

“好……那我要去师父房里睡。”和偃甲师父有些不情愿的道了一声别,伸手让师父顺利的牵着,一步一步的跟着师父与他一同下了阁楼,经过后厨,穿过整个客来店大堂,上了客房楼,走到最里一间房:“师父……你为什么要杀我。”


评论
热度(8)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