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不归师徒路】 第十五章

钟鸣之声响彻天际,山林中的群鸟在头顶上盘旋不散。

多亏了这震耳欲聋震心震肺的钟声,当我带着一群妖怪出塔的时候,塔外早已被天门山众弟子层层围堵,为首的是天门山各大长老尊者。现在要那些妖怪再退回塔内是不可能的,更何况那些刚刚从铁笼里救出的妖怪根本拖延不得。

我一眼望过去,想着这天门山该来能来的应该都来了吧。

“早知道取剑会敲响钟声……我就不取了。”我朝着身后已是妖型的小拱埋怨道。“少主,你不取剑或许我们今天一个同伴都救不了。”

“别叫我少主!要不是你搞鬼,我怎么会落到现在被同门围堵的结果!”这一层一层的包围,一把把对着我们的剑,使得我有些恍惚起来:“我从未想过有一天会被同门当做妖怪的同伙对待。”现在走也不是,退也不是。

“少主,不能再拖下去了,我们必须马上带他们离开,他们伤的太重了!”伤的有多重我从头至尾看的清清楚楚,那些一开始扑撞受伤的一个个抱着重伤的同伴,上上下下都是血,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朝着天门山众长老以及弟子说道:“放他们走,我留下,剑我还你们。”

小拱震惊之下喊道:“少主!晗光本就是上代妖主,你亲生父亲的!有何理由要给他们!”

“……我,我老爹是定国……定…不对。”这种时候即便要解释,也不能老老实实的说出来,如今我闯了那么大的祸,不能把老爹给牵涉进来:“……也就是把剑而已,说不定谁都能取它。”

“此剑绝不可擅取,若非是上代妖主兀火罗的血亲,擅自碰剑者,即刻会被烧成灰烬。”长老这一席话吓得我差点扔了手上的剑……如此听来,我想不承认是兀火罗的儿子也不成了。

“还是那句话,放了他们,我留下,剑也留下。”为首的几位长老相互会意:“妖物绝不可私放,先前灯会它们肆意伤人抓人,天门山决不可轻饶它们。”

“灯会那日被抓去的人,我们未伤他们分毫,只要你们今日放我们走!我们就将他们全数放回!”小拱挡与我身前:“少主今日也不会留下,晗光在手,想来你们也挡不住我们,想要那些人活命,你们最好现在就退开!”

“妖怪的话,怎能相信!”众天门山弟子按耐不住,一个个开始向我们处逼近。

 “你们这些妖怪杀了我们那么多同门师兄弟!今天一个都别想离开天门山!”当所有的天门山弟子一同冲向自己的时候,我所能做的只能是抬头无奈的望一眼天空,钟鸣声始终不曾停歇,如此长久的持续或许已经将所有的活物扰醒,心被钟声,被妖物的嘶吼声以及人的喊声冲撞的快要停止了。

这一夜发生了太多事,我最终所做的抉择……无论是否对错,必须得到一个结果。

天门山创造了一个对妖物们而言如同地狱一般的牢笼,我不能当什么都没有看见,当什么都不知道……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眼前所见之处尽是混斗撕咬,吼声惨叫。剑所到之处,腥红四溅。

我无力阻止,谁也都不愿停止。

导致这场厮杀开始的罪魁祸首或许是我乐无异。

当我看着宏长老提剑像我刺来之时,我一动都动不了,这一刻我所念所想,只不过是……一个人…。

想见到一个人罢了……。

 

 

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我已被一只巨大的鸟护在羽翅之下,飓风散后,小拱告诉我,它是鲲鹏,也就是……馋鸡。

鲲鹏的出现,让战局突然明朗,天门山长老立刻呵令所有弟子退下,不得再轻举妄动,而当他们全数退开之后,唯一再敢前来的,却是一直未见的师父,他乘着巨型偃甲,缓缓接近:“小拱,带他们立刻走。”我让鲲鹏上空与师父碰面。

“无异……为师…是否又来晚了……?”我点头说:“晚了,师父……不过,晚的很及时。”

钟声响过第六下,师父始终没有任何举动,在确保所有重伤妖物已离开之后,我转头低声对鲲鹏说道:

“馋鸡…鲲鹏……如果你真的是鲲鹏的话……毁了我师父的偃甲,现在,立刻!”


评论
热度(13)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