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不归师徒路】 第十四章

“无异,晗光为何会在你手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师父知道晗光,更知道……兀火罗。

但是……。

“……我想知道师父发生了什么,师父你的意思是:一直在我身边的师父,其实,其实不是人……其实是师父做的偃甲……那师父你到底去了哪里,你到什么地方去了,去那里做什么?”师父又给自己倒了一碗水,想了想:“为师的偃甲,是不是被毁坏了。”

“是!是我让鲲鹏那么做的。”放下碗,师父站起身向我走来:“……鲲鹏?”有些意料之内的点了点头笑着说:“果然如此……无异,你果真容易吸引妖怪。”对于这种说法,我似乎只能暂且答应下来:“……师父,天门山北边的七层塔内,真的是用来封妖怪的?”师父回答说只知道以往所有抓来的妖怪,都会关进封到塔内:“为师并未亲自封过妖物。”

“我进过塔内……。”回忆起不久之前的所见所闻,我不由的头疼起来:“……只不过,我进的是一层塔底之下。”而一层至七层并未有任何特别之处。

“塔底之下……塔下还有层数?”

“有,只不过很难被人发觉。”

师父低头问:“谁带你进去的?”

避开师父的问题,我按揉着自己的额头继续道:“……下两层,穿过一条有些倾斜的通道。”从那处开始,血腥味就已经开始变得异常浓烈,之后的每一步都如同噩梦:“……妖怪门被关在一个个铁笼里,有的被砍去了手脚,有的被挖去了双眼,耳朵,内脏!翅膀!甚至是内丹!到处是血,到处是散落的肠子内脏……。”

“妖物伤人吃人,天门山有责任将它们封禁起来……但是,若是取其眼睛,内丹…为师竟没有想到……。”

“是,我知道!抓它们是为了不让它们伤人吃人!但是我想知道,取它们的眼睛,手脚内脏是为了什么,取它们内丹更是为了什么?将他们一个个关进铁笼内,还不让他们死甚至不让他们自尽是为什么!?”

“为师有所听闻,食用某些妖物的眼睛或者其身上的肉,可以治病延年……而内丹,自是有助修炼。”这些我都知道,而师父也知道:“无异,你为何会知道塔底之事。”

“那日夜晚我察觉小拱有些异样,便偷偷跟着他走去了北边的七层塔,到时便见到相当数量的妖物在塔上盘旋撞击……不久之后那些妖物和赶来的天门山弟子相互缠斗,混乱之中我被一只妖怪撞击到塔内底层,无意之中我听到了从塔底之下传来的鸣叫之声,这是妖物的叫声,我没想到底下竟还有塔层关有妖怪。不解之余,将我撞击到塔内的妖怪似乎也听到了叫声,他并没有攻击我,而是朝着地面开始拼死扑撞,直撞到鲜血崩出而昏倒……。”

“这只妖怪的目的原来如此……。”师父思索半刻:“天门山设有法术封禁,任何妖物进入都会被限制所有妖力。”

“他们的目的是为了救被关在地底下的同类,灯会那日出现的妖怪,他们并未吃人,他们抓去的所有人都没有死,他们的目的是想用这些人去换被关进塔底的同类。”

师父吃惊道:“你是怎么知道的?”见师父神情严肃,我不禁忍不住咳了几声:“那夜我看着被天门山砍杀的妖怪,一个个鲜血直流却不断相续爬向塔内,一个个向地下吼叫的时候,我没有理由再坚持这些妖怪是为了来这里杀人吃人。那一刻,脚下的地就是最有力的答案,我想知道事实……所以在情急之下,我去了第七层塔顶。”整座七层塔包裹支撑着一座无比巨大的钟,以我所想,如若将钟顶斩断,钟落下的冲力足以撞碎地面直到下层。

“你以为那口巨型青铜钟那么好砍?还是你要用偃甲炸开它?”似乎听得出师父有一丝取笑的意味:“我没想那么多……但是在我到达第七层塔顶的时候,我猛然发觉,钟内封有一把剑…那把剑…就,就是晗光……。”

“所以你不假思索就去取那把剑?”师父显然有些生气:“无异,为师不知该如何说你!若你不是兀火罗的亲生儿子,那时你必定飞灰湮灭!”

“…我…我不知道,我更没有想到……在我拿到剑之后,钟在没有人敲击的情形下,震鸣声不断。”其声沉重剧烈,致使我难以呼吸……所有的妖怪就在那时,像是被卸走了所有束缚和封禁,继而大肆吼叫……钟声和吼叫声相互搅混撕斗,使我头疼的快要炸开了:“那些妖怪在我取到剑之后恢复了妖力……破开了底层。”

师父倒了一杯水给我,喂我喝了几口:“……他们确是只为了救同伴。”我告诉师父:“然而,他们也同时杀了来阻止的天门山的众弟子。”这一点我责无旁贷,谁都不会料想到,整座天门山用来防范封禁妖物的居然就是晗光……而谁都动不了的邪剑,却被我取走了:“……那时我的手臂因为妖怪的撞击而受了伤,流了不少血,就在我碰到剑的那一瞬间,晗光将我的血吸食了进去……。”

“无异……这或许便是天意了,也可能是……。”师父叹了一声,转身过去,轻声念了几句,继而显现出一个法阵来,随即小拱就被胡乱的摔在地上。师父重重的将他踩在了脚下:“你是否觉得谢某对你太过客气了?”

小拱!?什么时候……。

“谢衣,若不是怕你徒弟会伤心,我看你早就将我解决了……。”未等我开口,师父先捂住了我的嘴:“灯会那日,你是真的想要救无异,还是想尝一下他的血好确认无异是否纯正?”

被死死踩住,显露出妖型的小拱吃力的扭头来瞧我:“两者都有……。”

“鲲鹏何时带来的……?”师父厉色道:“进天门山之后每夜探路查询可还知道什么?”

“鲲鹏未有妖型之下很难被察觉怀疑,我知道你徒弟心善,不过留不留养不养全靠他自己做主,更何况你也……不对,那个谢衣,并非是你!”

师父笑了一声:“你倒是很不简单。”

“你也很不简单……谢衣。”


评论
热度(13)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