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不归师徒路】 第十二章

“馋鸡…鲲鹏……如果你真的是鲲鹏的话。”鼓声,只有我自己听得到,一阵阵,沉重,急促,而又……令人兴奋:“鲲鹏,毁了我师父的偃甲,现在,立刻!”

 

终究是比不过真正鲲鹏的灵活与破坏力,即便那是师父亲手制作的偃甲。

从未听过风能发出如此的巨响,撕裂,彻底的毁坏……是鲲鹏迅速回应我的结果。支离破碎,随着飓风,偃甲拨裂四处崩散,在鲲鹏羽翅的保护遮挡之下,在半空之中……我看到师父像是失去灵魂一般,与偃甲碎片一同坠落。

“鲲鹏!!!”我听不到自己的喊声:“救师父!”鲲鹏更听不到我的叫声。没有听到,谁都听不到,鲲鹏依旧将我牢牢的护在它的羽翼之下,一动不动……在混乱轰鸣之下,妖物们相序展翅,层层叠叠的围挡在我的面前,以小拱为首,等待着。

师父……早已消失在我的视野之内,找不到……更追不到。

手中的剑开始不停的颤动,右手伤口的血都被它吸食了,晗光之邪剑……妖物都听令与它,都惧怕它,但是同时……这把邪剑却又能解救它们。

 

鲲鹏缓缓落地,踏出的每一步,沾到的都是妖物们和天门山众人的血。互相厮杀,相互死斗,结果的结果,只是让天门山被染成浓重的血腥之色……看着手里的剑,看着身后跪着全数的妖物,我所想所愿……到底是什么……。

师父在哪……恍恍惚惚……我向着前方走去,这前方……或许是寻找师父的方向,又或许是能逃走的方向……我不知道…。

跪着的依旧跪在身后,它们见我走,便都跟了上来,我提剑挥了出去,在地面划出一道深长的裂口,向身后的妖物们说道:“别跟着我……。”

别跟着我……。



随着偃甲的碎片一路寻,终是寻不到师父的踪影,山林里的很多树木因之前鲲鹏引起的飓风,损毁折断了一大片,我没有预料到鲲鹏的力量居然会那么大,就像我没有预料到:鲲鹏可以在一瞬之间毁掉师父的偃甲一样……。

毁掉师父的偃甲是我做的抉择。

当师父听到我下这个抉择的时候的表情……我不会忘记。

我不会忘记。

 

“乐无异。”当我注意到有人喊我名字的时候,那个人已经将他的刀,抵到了我的面前……那一瞬间,我以为是师父在喊我的名字。

和师父一模一样的声音。

那人……戴着面具,身后跟着一只……蝎型偃甲。

蝎子…偃甲……为什么,这不是师父很久之前的偃甲!?

“……你是谁?”刀口紧逼之下,我下意识的退了一步,那人连忙紧跟一步,举刀就劈,我情急提剑就挡,没想晗光突然发出低鸣声,让那人吃了一惊:“……这把剑…。”

我趁他疏忽之际,退身就跑……急忙躲到断树杂丛之中,料他身手再好,此处障碍多而杂乱,也不能直取到我的性命要害。

“看来你也不笨。”那人站在远处,并没有要来拿我的意思。仔细辨识,声音的确和师父一模一样,只是那说话的口气,冷冽而深不可测,与师父相差甚远。

“在我还没搞清楚状况之前,怎能随随便便就被你杀掉!”我仔细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以及他身后的偃甲。手里紧紧的握着晗光,不敢有半点松懈:“你是谁,为什么会有我师父的偃甲!”

“你师父……?”

“是……我师父谢衣。”

“谢衣……。”听到远处有细碎的声音,他转身而去,我跟随着一同望去,见师父向我们走来。

师父!?

 

师父没事……太好了,师父没事。

 

握着晗光摆着架势我小心谨慎的走了出去,看着师父向我们的方向走来,那人转头看了我一眼,挥了挥手里的刀,径直走向师父,还没等我喊出一句话时,他即刻手起刀落……将师父的头颅……砍了下来。

师父…师父的…头……头……。

我是……是不是在做梦?

我是不是在做梦!

不会的……。

不会的!

不会的不会的……我深深的大口大口的呼吸…站在原地一动都动不了……眼睁睁的看着那人捡起掉落在地的师父的……。

向我走来……。

假的……假的……这是假的!


“无异……为师没有想到,你居然是兀火罗的儿子……。”


戴着面具,提着师父的头,那个人还自称着为师……。

他在说什么……他在做什么。

他对师父做了什么!

全身发抖,禁不住一阵疼痛我硬生生呕出一口血来……。

恨的…心都快要崩裂……。


评论
热度(11)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