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癫子

雨,下的有点大……怪冷的。

看着来来往往撑起伞的人们走过,身旁的师父……看得有些入神。

“……你那…没见过下雨打伞?”我问他,犹豫着就是没把师父叫出口。他似乎没有听到我问的话,依然安静的望着。


他在想什么,之后会说什么?想问什么?

我……姑且耐心的等着。

还有,我好像没带伞……。

“……无异。”来了:“在!想吃什么!”

等等,我在说什么!我想说的话不应该是:你想说什么问什么尽管问我吗!?

为什么会挤出一个吃字!

“……为师倒真不知道要吃什么,为师……很久很久都未吃过任何食物了。”

这话说的让我有点不敢相信,很久很久都未吃过任何食物……那是有多久,他那闹饥荒?他穷……?...

当一切都平静下来之后。(除了我的心脏。)

当神婆婆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直接把我遗漏在外,和那个男人说话的时候。

我只能坐在这间即幽暗又狭小的房间的地板上……抬着头看着他们。

他们的对话我听不太明白。

但是,总觉得,我……应该明白。

“前因后果我都说完了,你身后地上的那小子你也应该知道他是谁。”他都没来看我就点头说知道。

“你的身体……。”

“这位前辈,谢某的身体……。”

“我可以用蛊虫为你续命,不过,你想要续多久。”

我觉得他们说的话有些不可思议:“续命是什么意思?他不是活的好好的?”

“那你之前一直抱着他不放的时候,可有听到他的心跳声?”这一问让我感到有些丢人:“情急之...

一,我被那位神婆婆下了安眠药,然后她趁我昏睡的时候,安排人把我搬到了这里。



二,我穿越了。

这太不靠谱……。



三,这是一个整人节目,这地方应该是个影视基地。

但是从构造,石材,颜色质地来看……这里更像是古代遗迹……或者说是藏宝地宫…或者也有可能是墓地……?

不会吧……。



四,这里是密室逃脱游戏场景……?

我用力踩了踩脚下的石地,伸手摸了摸入口的石门…还有地上的杂草……手感都是真的。

开什么玩笑,哪个密室逃脱场地做那么大…都赶上一个体育场了!

还有这场景道具都做那么真…草都是真的……我不相信。



所以……回过头来,我被神婆婆送到了前世……反而是最...

这一章很短……嗯,真的很短……呢。






“嗯…我看到了你的前世……嗯嗯,两世,哦,不对不对……是三世。”


“你说什么,三世?我这都已经是第四世了?有没有搞错?”我伸着脖子去问对面那位神叨叨的老人,她一直凝视着她面前的一面铜镜:“……你是不是看错人了,我不是来问前世今生的。”说准确一些,我什么都不问,我只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就莫名其妙被朋友拉进这家奇怪的店的人而已。


只不过,当我刚踏进这家店,店主老人一看到我,就把我给拉进了一间即狭窄又昏暗的房间,然后迅速锁上了门……这一系列动作完成后,我才晃过神来…老人家这身手还真利索。


我起身离开了她喝令要我坐的位置上,想...


【我死了  在那日我被杀死了】


【在清晨铺满落叶的屋门之外】


【当时的我二十三岁  现在的我  十七岁】


【失去师父的我  乐无异的前世】

 

 



打开了最后一道门,见到了早已逝去的巫山神女……。

找到了昭明剑心。

禺期取了部分碎片,将其凝聚存入了晗光……。

而后……便等来了身后的人。

 

 

“抱歉……可以请你们交出剑心吗?”

一切都像是安排好的…精心安排已久的……。

 

身旁的他们见到师父之后立即警惕戒备了起...

如果没有大编剧的那通电话,我都不知道今天是万圣节……不,现在已经是下午了,也没剩多少时间了。

大编剧在电话里说了万圣节晚上一定要出去浪,所以要我和师父也一起来,具体是在某个大商场内。

我和师父从别墅赶到市区已经是傍晚,下了车后我和师父才发觉,我们身上穿的衣服不对。

在家中和师父把前世的衣服当家居服都穿习惯了,出门都忘记要换衣服,这下可好了……虽然说万圣节可以打扮的不一样一些……但是万圣节穿古装是不是有点……。

或许时代真是不一样了,下车之后走到商场内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人会特意来看我和师父,说起来也是,商场内或许是有什么万圣节主题的活动,许多人都穿着奇装异服,还混了很多cosplay,我和...

【无异……对不起,我曾答应过你师父,在他死后,会劝你好好活下去……很可惜,我违背了谢衣。

我最终决定……杀了你。

 

你师父知道我要杀那个人,但是他没有阻止我。

 

他曾和我说过,所有的一切,或许真的如无异你所说:“我和无异无法在同一个世界…抛去一切,一同活下去……我们无法在一起。无论是上一世,这一世,或是下一世。”

 

他说他无法选择,但是他可以选择自己的生死。

所以……他用自己的死,来夺取你选择死的权利。

无异,谢衣曾问过我:一个人,一生是不是只能死一次。

我那时候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

他也不曾再问过我。】

 

 ...


求,不得。愿,不得。

只留得一人……。

我从未强求,这只是……我和师父最简单的愿望罢了。

 

【我与师父的缘是上天的注定,而这缘分的分,是我的强求,也是师父的愿望。我和师父命中注定,只要我们相遇,只要我们在一起,那我和师父生生世世都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我和师父之间,只能留一个活命,不可改变,永无可变。】

 

这些话……是梦中的我,和我自己…说的……。

 

半梦半醒,而梦…多过于清醒。

这一世…和师父真正在一起的时间,少的……我都不敢去算。

遇到他的时候我什么都不知道,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更什么都不知道。

 

“我想…你可能不...

我知道自己不太对劲,我知道……。

好久之前麻里卡就告诉过我,我的记忆出现了错乱以及混淆。所以我才会在不清醒的时候,对师父说出:“不要杀我。”这句胡话。

我问过麻里卡,我的状况会不会越来越糟糕,会不会恶化。

他的回答是:“看你会遇到什么人,什么事。”

我遇到了什么人,遇到了什么事……所有的人和事,都只会是有关师父的,我只会记得和师父有关的一切,其它的,我……不知道,不想知道,不想去在意,不愿去费心……。

在流月城里的每一日过得令人心力交瘁,叹的气比说的话要多,越想靠近师父师父就离得越远……对于师父的改变,对于我的感情…对于过去和师父的一切,对于现在,对于将来…一团乱,一团糟……就像我的...

在流月城过日子对我来说,无非就是等。

等师父不那么忙碌了,等师父什么时候想起我来了,等师父肯见我了……等师父愿意主动召见我了……。

是的,就是这一天…我想我是等到了,我终于不用先去通报就可以见到师父了。这一次,是师父想要我去见他。

这应该是我自住在流月城之后得到的最让我高兴的消息,我期待着这一天,我沉浸在这唯一的喜悦之中。这一切都是真的,师父想要见我,这是真的……。

 

只为了他愿意见我一面。

为了见到他,见到师父。


我愿意付出所有。


就如流月城那座巨型雕像,那些石阶石廊,那一座座威严的殿堂。

没有丝毫改变。

一如既往的不在意,一如既往的冷漠。...

给自己的备忘录:今天一定要更文!今天一定要更文!今天一定要更文!今天一定要更文!今天一定要更文!

“师父,原来你在这里。”

 

流月城真的好大,大到我每次去见师父,都需要走很长一段路。

 

“我不是你师父。”像是回到了刚刚遇到师父那会儿,他又开始不让我叫他师父了:“师父,你又不认我了,你怎么老这么对我。”师父给我安排的地方实在离他的住处有些远,我想让师父给我换一个离他住处近一点的地方……如此一来,我想要见师父就会方便许多:“师父,我能不能换个地方住……?”

 

师父一如既往的不来理会我,转身说走就走,完全忽视于我…我好不容易才能见到师父一面,我等了那么久才能见到…师父怎么能说走就走,说不睬就不睬……他根本就不听我说话,这几日来师父一直都是这种态度,...

对于我前世乐无异的胆量,我有时候不得不去感叹。

当我第一次看到流月城的时候,我认为流月城是一座巨大的宫殿,它宏伟,庄严,神秘,而又…沧桑。这里的一切令我震撼,令我目眩……也同时令我感到危险。

要不是当时的自己下定了打死都要偷学到偃术的决心,又因为恰好偷学的对象是师父,我觉得,我不会一再的来流月城。

这里并不是下界的人可以随便来去的地方。当然流月城的人也不会想到下界的人会进入到流月城,更不会想到这个人…会将谢衣,从流月城带走。

 

我以为我不会再来流月城,至少在我不知道当初潜入流月城的那个缺口之前,我是进不了流月城的,即使有鲲鹏在……更何况,这里没有师父。

 ...

“我说…无疑,前天我见你用乌豆泡醋浆,泡了两天总算见你今早上煮它们了,这会儿又换小火熬了快一个下午了,你到底在做什么吃的……?”

看起来似乎真的像是吃的,但是这味道一定不怎么样:“不是……算了,先等熬的再稠些再说,然后我先试试……。”

丁里以为我说的试试指的是尝味道,问我可不可以让他也试试:“你试了也没用,我试比较能看得出来。”

“为什么我试就看不出来了?”丁里看着火,盯着锅内的稠体:“闻着这味道不怎么样。”

“自然不怎么样,这又不是吃的,我熬的是药膏,用来给头发染色的药膏。”

丁里这会儿立刻就明白了:“原来又是为了你师父做的。”没有什么好不承认的,这的确是给师父做的:“我头发不是黑...


“先说规矩:五子包生,侷打不包输,包九张,十二张包自摸,包前不包后,抢杠当出銃,诈和全赔,推牌顶撞动手打架的,罚三两,每人一百两银为本。”

 

“一百两…等我先去隔壁钱庄抢一笔来再陪老板娘你打马吊如何?”

“无异,不可抢劫。”

“那师父你可有一百两?”

没有,别说银两,师父连钱袋都没有。


在逻些的时候,吃喝用住都是别人的,从来无需担心钱的事情。而如今回了大唐,身上连个银子都没有。


“马吊我还是第一次打……。”麻里卡摸着牌一个个看,有些兴趣的样子,不过他也只能看看,打不起来。

单单只是打马吊的规矩,他和师父就根本听不懂。

“……无疑,他真是你师父?”自从回...

听着,乐无异。

你与你师父…谢衣。

你与他,相遇是缘。

而这分是由你所求而得来。

由你求的太深,也由谢衣……愿的太深。

注定了你与谢衣的命……。

求,不得。

愿,不得。

无论前一世,这一世,或是下一世……。

只留一人。

只活一人。

你留,或谢衣活……。

好自为之。

 

 


 

来到逻些已有多日,我还有些头痛失眠,以及…梦……变的多了。

麻里卡总算呕吐完了之后来帐篷内找我,说着这些不舒服的反应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只是没想到,他自己的症状会比我更厉害,头疼失眠呼吸难之外,还会呕吐,看着他如此辛苦,我劝他就别到处跑了,但是他就...

醒来,听到清脆的响声,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我不得不意识到,这一次的死而复生,不会有感人的,期待已久的,师父的拥抱,有的只会是我因为愤怒而还给麻里卡的一个响亮的耳光。

我才还了他一个,真是便宜他了。

“好!知道还手打我了!你终于醒了!”

虽然我还没有完全清醒,但是看着麻里卡摸着自己的脸,我不禁想到自己的……被他用如此粗鲁的手段打醒,我真不知道自己的脸现在该有多红肿。

忍不住揉了下自己的脸,才发现自己居然在流眼泪,我急忙去抹,但是没有用,眼泪如何都停不下来:“怎么回事……。”

“看来你前世死的非常之惨……。”知道我很惨还拼命打我:“…惨了是惨了点…不过我前世不是自尽的。”

师父不在屋...

第一道蛊,是我下的。心蛊。


师父当初会离开流月城,会去中原,会在人界传授众人偃术,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我的缘故。


从离开流月城那天开始,我脑子里盘算的大部分都是如何不让师父再回去。我不想让师父回流月城,我不想总是偷偷摸摸的去那找他,一次一次的借着各种空隙各种不被发现去找师父。


我不想每当有流月城祭司来找师父的时候,我只能一直躲着,一直等着。


在流月城,师父有很多时候都被其他人给占据了。

我希望,师父所有的时间,都可以给我,只有我。

我责怪着自己的自私,持续着自己的美梦,坚持着一切,想着各种方法不让师父离开自己。...


我所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体验到的,都是我前世曾经历过的。

我曾拥有过很多美好的事物,我拥有疼爱我的父亲母亲,无话不谈感情深厚的兄弟姐妹,至交好友,以及,那唯一一个师父。


乐无异是一个直率的人,他爱说话,爱唠叨……更喜欢胡搅蛮缠。

我不知道师父为什么会一次又一次的让这样的我闯进他的世界,每一次他都说不要再来,但是每一次他都会故意留一扇窗户等着我爬进去找他。


乐无异喜欢偃术,就像师父喜欢做人界的食物一样,师父说他去过一次人界,吃过人界的食物和酒。之后他就一直在流月城想尝试做些人界的食物试试看,但是每一次都失败了。


而正是因为师父曾去过人界...

“你是何人,为何会在流月城。”


“我…我叫乐,乐无异…我,我想……学偃术。”


“……你偷学了几天了。”


“我如果,如果说…只偷看了半个时辰……你会不会放过我……。”


“你以为我会杀你……?”


“我,我知道,偃术…不可外传,尤其是下界的人……我,偷学三天了……。”


他笑了。


他的偃甲发现了我,随后攻击了我。


他看了眼我肩上的伤。


“是否饿了……?”

“恩,我在流月城,就没看见吃的……。”

“三天如何度过的?”

“来的时候带了几个包子和酒。”

攻击我的偃甲凭空消失了。

“伤无大碍,可还走得动?”

“要不是…要...

死,而且生生世世轮回不止,如此轮回…罪孽岂不是越来越重。


我问麻里卡,有没有办法改变此种轮回,他爽快的给了我一个可以的答复,我天真的以为真的有办法,迎来的其实还是死这一个结果,不同的是,是自己杀,还是尤别人来杀。


“在我看来,最简单的方式无非就是改变他死的方式,被别人杀,罪孽落在别人那,他的罪孽就不会再累加。”荒唐的办法,也只有他才想得出来。

我知道,师父不会答应。


“你说的他指的是师父的徒弟,那你的意思他已经转世了…所以他现在是不是很危险,我们是不是应该快去找他?”

麻里卡听后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后准备回答我,然而在说了一个字后又突然中断,像是有什么事情必须瞒着说不得...

好好的上房就在背后,师父偏偏睡门口,师父睡门口我自然就陪着蹲门口,如此一来,使我不得不开始怀疑起自己是不是很奇怪。

“你都看了半天了,有什么好看的!”面前的人已经看我蹲在门口看了不少时候了,他一直非常沉默的盯着看,不,确切的说应该是盯着师父。

“嗯,如此实在看不清楚。”对方突然自言自语并且同时蹲下身来,一点一点的凑近师父:“…喂…你不觉得这面具有些碍事?”

问到这面具是否碍事我有些同意,所以我自然的点了点头,点完头那个人就对着我邪邪的笑了下,伸手就去摘师父脸上的面具,动作很快,一点阻止的可能都没有,就在我完全预料不到的情况下…面具,被摘下来了。


面具被摘下来了……原来如...

你好能干!!!!!抱住打滚!


无遥:

自制搜狗输入法皮肤。

点子来自 @天接水 的输入法小人梗

再欠欠地 @火癫子 

字体不舒服或者有bug的话同好们自己微调吧。

好玩儿而已,其实一点都不好用哈哈哈——

———————————————————————

呃……结果自己微调了一下

链接:http://pan.baidu.com/s/1pJ67by7 密码:c032

打从进客栈开始,我就没觉得自在过。

客栈这种地方什么人都有,各种江湖走客混在一个大堂内,环视四周,就没见一个看起来顺眼和善的,唯一一个我自己要跟的,都是不肯露脸的,说起来…也是因为他的面具构思的精巧,不妨碍他吃饭喝酒,我倒是想要看看,他是不是睡觉也会戴着它。

我手里端着烤猪站在师父的身后,烤猪的顶端扑着鲲鹏,面对一整只烤猪,鲲鹏它只管吃,也不知道眼前的形势有多紧张。看见被师父用筷子点倒的十来个江湖走客以各种姿势躺倒了一地,我觉得我在崇吾山学的几年剑术,都白学了。

也怪我从来就没认真的去练过,现在想来,我现在除了躲师父身后护着鲲鹏和我们的烤猪之外,其它我什么都做不了。

之前当一整只烤猪端...

沙漠中的唯一一个客栈,稀来客栈,同时也是一个可以阻挡妖魔侵入的客栈。

师父说…虽然他不肯承认他是我师父……他说这家客栈曾被高僧施过法术,妖魔无法闯入,如若闯入必定立刻飞灰烟灭。听到这句飞灰烟灭让我立刻想到了手里还捧着的摔鸡,所以我迟迟不敢接近客栈。

“它不会有事的。”虽然师父这么说我应该放下心来:“可它也是妖怪。”

“它不是一般的妖怪,它是鲲鹏。”我问师父鲲鹏是什么,他都不愿意向我解释一下,走去客栈门前,一脚踢开了客栈的木板大门,随着“砰”的一声,我手里的鲲鹏顿时彻底被惊醒,同时使得本是满堂喧哗的客栈大堂里突然安静异常…所有的走客大气都不敢出一口…有的人甚至还架起了手里的武器来,死死的盯...

那人说:这些马不可能再走了,妖邪的叫声足以让它们无法再行动半步。

而绑我的那几个人,自我们下了马车之后,就见不到他们的半点踪影了……那人说,他们跑不过妖邪的。

我问他,那些人是不是如何都没救了,他回答说:如果他们不急着逃的话也许还有救,如今离我们太远了,来不及救了。

我听得这言下之意就是:不离开他的话,就不会出事……。

所以我再问:我和你在一起,我是不是就安全了。他没回答反问道:你是不是怕了,我说我不怕。

“你不怕何以抱着我?”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我还真没发现我已经死死的抱着他了,从他的身后:“第,第一次听到那么恐怖的叫声…我,我不是怕,我只是……紧张,没错,我只是紧张罢了。”这...

这是我第一次离开崇吾山去如此遥远的地方,为了找一个人。

不管这个人是不是制作偃甲鸟的人。

也不管他是否真的叫谢衣,是否还活着。

我只知道。

我所有的期望和激情只为了寻找这一个人而存在。

如果让我停下来,那至今为止,我的活着,便毫无意义。


我回到崇吾山之后被告知吾痕真人在混灵殿等我,在去混灵殿的路上,我见到很多崇吾山弟子神色紧张的往一处赶去,有的手里还拿着剑,有几个甚至在御剑似乎是要准备飞行的架势。


“天都黑了,怎么他们还在练剑?”对于练剑修行之类的事我虽不热衷也并不关心,但是至少我知道...

写文之后,被读者恨到约架我感到很荣幸。

感谢CCTV AV  TVB  MTV  CV  ABB ABCDEFG!


无遥:

 @火癫子 约战!

坐于这家客栈内已有半个时辰,要等的人迟迟不来,走,到是走了不少人。

我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走,只因为我带来的一只木鸟。至今我都不明白,为什么很多人见到它,都会害怕甚至厌恶它,他们口中所称的邪物,妖物到底是从何而来。

如何看,它都只不过是一只会动会飞的木鸟罢了,何以它会被称作为邪物和妖物。

这个疑惑我曾问过吾痕真人,他告诉我,这只鸟,从我出生不久之后就一直在世间到处寻找我,它寻了我十多年,陪了我到今七年多,从未离开过,也从未给我带来任何灾祸和伤害。害怕它厌恶它的人,并非了解它,也从未想过要接触它。对于不了解的事物,甚至是一百年之前就已绝迹的事物,他们会害怕会厌恶,甚至去诋毁它,谁都不能...

还是用第一人称写文才舒畅。

顺便我又要开始毒害小伙伴了。

写着写着已经写到第三篇了。

谁来救我。

哈亚古。 


--------------------


【禁】第一章


--- 谢 乐 ---


烟雾弥漫,一切所见尽是白色,灰色,星星点点飘落,我以为那散落的是雪花,只是那并非白色,也非灰色…不,不是,它又变作了褐色,腥红色……血色。

是了……那并非是雪。

那原来…是血。


血,眼前尽是,人……四处皆是。

他们并非活着,他们也并非完整。

尸体…断肢残臂,肢体被撕裂,躯体支离破碎,空气...

火癫子

码字坑---已经是坑了……等变成峡谷
--------
虽然这里已经叫坑了= =
但是里面的文是不会坑的…………
就算坑也会想办法看起来不是坑的……
放心大侠们……

© 火癫子 | Powered by LOFTER